资助为我打开另一扇门

大学是一扇门。

或许小时候唯一比较长远的计划就是上学。小学,中学,一直到大学为止。少年生活很平淡,因为身边的人都同样艰难。因为习惯了,因为这个环境中的所有人都一样。乡村生活只需要把想象留在村子就够了,只需要考虑到今天和明天,不必想得太多。当生活自给自足,自己种粮食和蔬菜,住在自己的小房子里,一家人围坐在桌边吃饭,人特别容易知足而不会忧虑。

生活总会发生变故,想要维持那种平静的生活越来越难。高考不是最难的一次考验。在我踏进大学校门之后,才发现乡村之外的世界更加危机四伏——这危机更多来自心里。进入大学的经济压力慢慢变成了心理负担,这种压力也蔓延到了整个家庭。作为父母,不仅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有学上,也希望孩子能自信。爸爸妈妈一直在辛劳工作,而这带给我更大的压力。我期望的是能够完成学业尽快找到工作,为父母不久就能免于劳累。更希望即便现在他们也不要太劳累,然而我没有能力完全负担起自己的大学生活。这种理想和现实的反差,令人分外沮丧。

大学生活之初充满了矛盾。生活拮据使我与身边同学的生活格格不入。大学生都喜欢聚会,而这是让我最尴尬的。有些人都不愿意告诉别人自己的窘迫境遇,我就慢慢变成这样。掩饰是环境的产物,发现自己与别人不同的时候,第一反应是隐藏秘密而非开诚布公。总是在心里暗示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久而久之自信心和热情减损,也难以融入其他同学的圈子。人际关系难以展开,生活就更加困难。缺少交流,朋友也就少了很多。在一些团体活动中,无所适从。

年龄增长带来的压力也很大。作为成年人,在经济上不能自力更生令我十分惭愧。焦虑成为生活的基调,让很多事情变得手忙脚乱。时间让我增长了增长了知识,但知识积压在头脑里,没有用武之地。加上已经过了20岁,求学的信念不觉动摇了些。为兴趣而学更多了些现实的目标,理想渐去渐远。现实不断涌进心头,迷茫泛滥开来。

大学是一扇门,那一面的世界让我无力招架。

国家资助是一次机遇,将我从巨大的压力中解救。疲于应付生活困境的我,开始有精力去进行学业上的拓展。我可以暂时不再担心当年的学费,专注于学业上的问题。如果整个大学生活都在忙着赚学费,天天为生存而忧虑,可能就无法静下心来学到应该学的东西。国家资助移走了头顶的大石头,我的脚步也走得更快。除了本专业的学习,我还选学了很多不同专业的课程,丰富了自己。在大一末的时候,我选择了读一个我很喜欢的辅修专业。如果没有国家资助,现实不会允许我做这样的决定。选择的权利渐渐回到我的手中,我重新掌握了生活。

减少的不仅有生活上的负担,也有心理上的。告别“生活无着”状态,可以放松绷紧的神经,焦虑情绪也慢慢降温。安下心来,可以从容面对生活。在学习时我可以更加专注,耐心;也更愿意与人交往,融入环境。告别那种焦虑中度日如年的日子,告别灰色的心情,告别自怨自艾,告别心中没有希望的日子。难得的平静生活,我十分珍惜它。

国家资助的激励,让我重拾对生活的热情。我在学业上的奋斗又有了动力,不能辜负国家的期望。原本只是为实现自己和家庭的愿望而来读大学,现在有了新的意义。填充了更多责任,我也更多地思考自己求学的目标,重新审视自己的价值。在大学这短暂的两年以来,思考从来没有停滞过。现在我更加珍视自己的意义,坚持对理想的追求。

国家对贫困学生的扶助,让我相信社会公平是可以达到的目标。我愿意用自己的努力,为实现这个目标做出贡献。我的余生要为更多人的幸福而奋斗,而不止是自己一人一家。已经接受了如此多的帮助,唯有以帮助他人来回馈社会。

难以入眠的日子里,我想过很多。如果没有国家资助计划,我的生活现在会是什么样?

大家可能不会在意这诺大校园中的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他朝来暮往,不会与别人交谈,也没有什么目的地。甚至,找不到自己要做的事情,一直盲目地游荡。有了住所,心却在漂泊,没有目的地的船永远靠不了岸。

这不是很可悲吗?

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期待帮助,却没有能获得。我是幸运的一个,有这么多人在帮助我。在国家资助的背后,是这个社会的成员们在默默支持,让援助能够一直延续下去。而我获得资助的同时,也接过了他们的期待与嘱托。我相信自己去不断追求理想,实现自己的社会价值,就能对这世界有所回报。这是我将这些帮助回馈社会的方式,奉献与回馈让爱心的力量代代相传。对那些仍然身处不幸的人,我有了更深的感触。在我接受帮助的同时,我对他们同样负有责任。

父母之恩无以为报,暮年的双亲仍在辛苦工作也是我心理的酸楚。国家资助减少了父母的负担,他们不必再那样不顾辛劳地工作。在孝顺父母与完成学业之间,达到了两全。如果没有国家资助,这又要如何实现呢?

国家资助不仅帮助我完成学业,也使我对人生和社会有了更深的体会。青春的年华短暂易逝,弥足珍贵。能够在这么多的帮助下,完成学业,使我心怀感激。这份帮助教我撑起责任,感恩父母,回馈社会。我成长了很多。

经历的意义

我坚信所有经历都是有意义,虽然很多时候没有直接回报。就像我们现在玩LibreOffice,认识了很多朋友,了解不同的思想和观点,探索外面的世界。

一入机协,两度春秋

每当看到学弟学妹们,让我会想起自己的那段时光。仿佛昨日还是心怀欣喜,忐忑不安的新人,今日却已满是沧桑。时光总是在趁我们不注意把青春一点点偷走,留下一大堆理不清的回忆。

记得我第一次知道机器人协会还是在2010年“百团大战”的时候。那时候正好看到黄大神的机器人在摘果子。好像新人都有贪多的毛病,在文化广场转了一圈,抱回一摞报名表,闷头在宿舍里面急急忙忙填完,又一份份递出去。我也抱回去好多报名表,不过因为自己太懒了,只填完了机器人协会(机协的报名表最简单明了)和微软技术俱乐部的(后来才知道他们好像不收大一的)。我还是很喜欢那时候机器人协会的水墨会衫的(后来听车干说,图案本来是3D的,结果印糊了)。

就这样稀里糊涂地交了报名表,然后就收到短信去面试了。面试那天晚上还悲剧地走错地方了。(我把隔壁排练话剧的当成面试了,吓了一跳)后来车干从门里出来了,问我是不是来面试的,然后就被拽进去了。面试的几个问题基本就是你能想到的关于机器人和协会的问题(我猜好多人提前把答案都背下来了):你为什么想加入机器人协会,你能为机器人协会做什么,你能在机器人协会得到什么,你心目中的机器人是怎样的……(诶,好像没问机器人三大定律什么的?三大定律真的很无聊!)我和那时候很多人的回答都差不多:我喜欢机器人,对机器人非常感兴趣,想要学习机器人技术,以后从事机器人相关的工作;我会为机器人协会尽我所能,让协会越办越好;我想在机器人协会中锻炼自己的能力,增长知识……

从实践的角度来看,机协的这几个问题真的不好回答。很多新人往往会像我们一样做出错误的回答,因为大家的理所当然都是差不多的。两年过去了,我对曾经的机协之问有了新的解读。

“我喜欢机器人”这个回答,好像接近标准答案。但事实是,我们只是更喜欢看阿童木和变形金刚而已。在那些陷入在单片机和机协图纸的日子里,那种美妙而不切实际的情形是不存在的。当面试新人的时候,听到他们说出同样的回答,我真的不忍告诉他们,那种想象的事情是不存在的。人们不能靠幻觉活着,必须从现实中找到生存的灵感。

在机协最初的半年真的很辛苦,小课堂不断讲新东西,机器人太复杂了。车干总是安慰小朋友一样地说:“了解概念就行了!”那时候还没有学C语言,自己到图书馆啃书。(在图书馆总是睡着的时间比醒着的时间多)最头疼的是中断什么的, 用开关点个灯泡原来都不简单。(后来超哥说,他讲中断的时候也不太懂)最大的挑战是黄大神讲的电路图和PCB,我的软件一直不正常,电路板画不好。(那时候我把那张电路图当桌面)寒假闭门修行,小有所得。(学会C语言了)大一最后一次小课堂的时候,还是LX讲的,底下坐着四个人(传说中的小班教学)。

有时,我们并不了解做一件事是为什么。在机器人协会,我们选择“听学长的”。在大一灌输的知识会慢慢发挥作用:C语言可以不去上课了;懂单片机也是一种竞争优势;在众人中,玩机器人的人成了奇葩;机器人的知识在很多时候能够解决问题。

大二的一年,几乎全部伴随着机器人比赛的回响。在长达八个月的时间里克服了那么多困难之后,每个人都付出了很多而并不对回报有那么多期待。这之间发生的点点滴滴填满了时间。修改过几十次,积累了数百张图纸;一锤一剪地加工零件,第一次自己开钻床;抱着机器人游走在玉泉和紫金港之间;在工控所实验室里熬夜调试。辛苦得很想哭的时候,会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于这中事情了。

走出课堂的欣喜,机器人第一次启动时的紧张,这些珍贵的感情是无法用兴趣来解释的。

很多人相信,兴趣使人为事业奉献一切。但在机协这两年时光让我改变了看法:是奉献让我爱上机器人。

时光不止带走了青春,连梦也一起带走了。兴趣慢慢会腿色,相比一生的长度,宛若昙花一现。唯有奉献让人不离不弃,坚持下去。

我来到机器人的世界,我决定为之奉献。

走访名企活动总结

2012718日至20日,我和李猛、康良、潘平波四名队员在杭州地区进行了为期3天的名企走访活动。3天之中,我们走访了致力于信息安全的浙江安恒公司,经营节日礼品的友创贸易公司,以及杭州维动教育咨询公司。尽管遇到了很多困难,大家还是坚定果敢,运用智慧一一化解。

718日,在多次电话之后我们成功联系到浙江安恒信息安全公司董事长。下午一点,全体队员从紫金港校区出发,乘公交车抵达杭州市滨江区。判断失误导致我们提前一个站点就下了车。由于没有携带地图,我们数次迷路,却仍然没有找到目的地——中财大厦。由于时间不多,大家商议决定打车去。到达中财大厦的时候已经是下午3点,超过了预约的时间。大家对失约的严重性估计不足,险些导致走访活动失败。在和安恒公司董事长联系说明原因并诚挚道歉之后,对方大度地原谅了我们。由于董事长已经因为工作离开,所以另外联系了两位经理和我们交流。

我们先跟随销售部经理进入研发部门参观。研发部门除了很多计算机之外,最显眼的就是堆满专业书籍的书架。在工作中,职员们也在不断学习充实自己。研发部经理向我们介绍了一些大学基础课程,比如C语言,在工作中的重要性;同时也建议我们多多学习知识,多参加职业等级考试,增强自身竞争力。研发经理和职员们对走访队员非常热情,向我们详细介绍了公司的运营情况。

在随后的环节,我们们与研发部经理进行了深入交流。当问及如何与国外IT公司竞争时,他说:“单纯就技术水准而言,国内的信息安全企业和国外同行的差距还是很大的。但在中国,我们能够利用‘地利’优势,推出本土化产品。同时我们也在积极创新,增强自身实力。另外,国家对本土企业的支持,也使得安恒能够在国内占据一席之地。”他们还谈起大学生择业问题。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多喜欢选择像谷歌、微软这样的大公司。然而对于新创业公司而言,能够获得的机会更多,更容易实现自身价值。

在生产线上,我们一行观看了安恒公司产品的装配调试过程。虽然安恒是产值过亿元的大企业,但它的生产车间却只有几十平米,两三人而已。这些高科技企业,其核心价值在于产品的科技含量,产品的数量不多,硬件也是由代工厂生产。之后队员们参观了安恒的测试环境。与国外的服务器机房不同,国内的服务器机房大多很混乱,环境没有那么好。为了使产品能应对最艰难的环境,安恒的测试环境也相当恶劣。这是适合中国国情的优化调整。

在即将告别安恒之际,研发部门经理还真诚邀请浙江大学学生能够考虑在毕业后加盟本土创业公司。

当天的走访结束后,我们在回去的路上对此次走访进行了总结和反思。他们首先对出行计划的时间安排和路线勘察进行了反思,认为下次行动需要更周密的计划和更详细的资料。同时也认识到准时赴约的重要性,失约不仅会错过采访机会,还会失去对方的信任。第一次走访,企业非常热情的接待让我们对接下来的走访工作充满信心。

第一次的成功之后,等待我们的是不断的挫折。大家按照杭州周边企业名单上的联系方式分头联系了剩下的所有公司,但都以失败告终。正在走访工作陷入僵局之时,同学们开始拓宽思路,自己寻找名单之外公司的联系方式。队员们群策群力,终于联系到了杭州维动教育咨询公司等三家位于杭州及周边地区的公司。

我们下一行的目的地是杭州友创贸易公司总部。我们事先了解到友创公司是主营节日礼品业务的公司。在随后的采访过程中又了解到,友创贸易公司在电子商务和创意商品领域也有发展。公司经理向我们介绍了公司的主营业务,和一些营销策略。节日礼品行业对队员们来说还相当陌生,商业营销策略也令同学们开阔了眼界。同时我们对电子商务在礼品行业的发展也非常感兴趣。

行程的最后一站,我们来到了杭州维动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维动公司主要经营的业务是乐高机器人教育培训,在杭州市及其他地区有5家连锁机构。其创始人在中国乐高总代理西觅亚公司工作十余年,丰富的经验和对乐高教育市场的了解促使他创办了维动。在不断发展过程中,乐高教育已经从单纯的玩乐爱好,变成了培养青少年创造力的新型教育形式。维动公司不仅培养学生的动手动脑能力,还带他们参加国内国外的乐高机器人比赛,积累实力。这里的工作就像小孩子在玩一样,充满想象和趣味,与枯燥的,一板一眼的传统行业千差万别,使我们重新认识了创业方向。

结束走访之后,我们不急着休息,而是抓紧时间将走访材料一一汇总。大家畅谈自己的感受,每个人都收获颇丰。这次走访的体会悄然扎根于我们的思想中,深刻影响了我们对未来人生方向的选择。

鼠患

鼠食我粟,奈之何?鼠寝我屋,奈之何!

计算机正在毁掉我们的生活

为什么我们宁愿和网络中的陌生人交流也不愿意和身边的亲人在一起。

为什么我们愿意沉浸在虚假的感觉之中,那些二进制堆砌的虚荣,成就,感动。

我们的手被锁在键盘、鼠标上,眼睛被屏幕遮挡,耳机让我们与真实世界彻底隔绝。这种状况不能再糟糕了。

计算机时代的生活很有趣,但在头脑中留下的东西却很少。我们可以把文字和照片存储在光盘里,但我们想回忆某些东西的时候却很难找到。或许我们可以在网络上找到朋友,但只有现实中的人有能力帮助自己。那些在计算机的世界里找到自我的人,同时也献出了自己的青春,这悲惨的交易。

为什么我们喜欢在网络上发布状态,焦急地期待着一点点回复——那些愚蠢的数据?我们是多么可怜!

愿望2012

我要早点工作,爸爸妈妈可以安心在家休息。

我要多锻炼,不生病;我想学格斗技巧,保护自己。

希望做出更好更有趣的作品。

我的下一台机器人应该能放进口袋。

我想做出能有效消灭蚊子的机器。

燕子明年还回到我的屋檐下,麻雀不要再把它们赶走了。「达成!」

麻雀不要吃光我的李子树,给我留两个。「达成!」

我想去加拉帕戈斯

在毕业前,我可爱的机器人协会能有一台自己的DV,记录下这美好的时光吧。「达成!」

创办一个开放内容的机器人知识库。「达成!」

找到一个有开放思想的后辈,接替我成为ZJUWIKI的站长。

一次公开的RobotTime机器人秀。

向生命反击

见生命之陨,如薪尽扬灰。予亦悲人生之短,故志士当勉,不可屈于外务。

提问的智慧

弃权申明

许多项目的网站在如何取得帮助的部分链接了本文,这没有关系,也正是我们想要的。但如果你是该项目生成此链接的网管,请在链接附近显著位置注明:我们不提供该项目的服务支持!

我们已经领教了没有此说明带来的痛苦,我们将不停地被一些白痴纠缠,他们认为既然我们发布了本文,那么我们就有责任解决世上所有的技术问题。

如果你是因为需要帮助正在阅读本文,然后就带着可以直接从作者那取得帮助的印象离开,那么你就不幸成了我们所说的白痴之一。 别向我们提问,我们不会理睬的。我们只是在这教你如何从那些真正懂得你软硬件问题的人那里取得帮助,但 99.9% 的时间我们不会是那些人。除非你非常地确定本文的作者是你遇到问题方面的专家,请不要打搅,这样大家都更开心一点。

引言

黑客 的世界里,你所提技术问题的解答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提问的方式与解决此问题的难度,本文将教你如何提问才更有可能得到满意的答复。

开源程序的应用已经很广,你通常可以从其他更有经验的用户而不是黑客那里得到解答。这是好事,他们一般对新手常有的毛病更容忍一点。然尔,使用我们推荐的方法,象对待黑客那样对待这些有经验的用户,通常能最有效地得到问题的解答。

第一件需要明白的事是黑客喜欢难题和激发思考的好问题。假如不是这样,我们也不会写本文了。如果你能提出一个有趣的问题让我们咀嚼玩味,我们会感激你。好问题是种激励与礼物,帮助我们发展认知,揭示没有注意或想到的问题。在黑客中,“好问题!” 是非常热烈而真挚的赞许。

此外,黑客还有遇到简单问题就表现出敌视或傲慢的名声。有时,我们看起来还对新手和愚蠢的家伙有条件反射式的无礼,但事情并不真是这样。

我们只是毫无歉意地敌视那些提问前不愿思考、不做自己家庭作业的人。这种人就象时间无底洞──他们只知道索取,不愿意付出,他们浪费了时间,这些时间本可用于其它更有趣的问题或更值得回答的人。我们将这种人叫做 “失败者(loser>)”(由于历史原因,我们有时将“loser”拼写为“lusers”)

我们意识到许多人只是想使用我们写的软件,他们对学习技术细节没有兴趣。对大多数人而言,计算机只是种工具,是种达到目的的手段而已。他们有自己的生活并 且有更要紧的事要做,我们承认这点,也从不指望每个人都对这些让我们着迷的技术问题感兴趣。不过,我们回答问题的风格是为了适应那些真正对此有兴趣并愿意主动参与解决问题的人,这一点不会变,也不该变。如果连这都变了,我们就会在自己能做得最好的事情上不再那么犀利。

我们(大多数)是自愿者, 从自己繁忙的生活中抽时间来回答问题,有时会力不从心。因此,我们会毫不留情地滤除问题,特别是那些看起来象是失败者提的,以便更有效地把回答问题的时间留给那些胜利者。

如果你认为这种态度令人反感、以施惠者自居或傲慢自大,请检查你的假设,我们并未要求你屈服──事实上,假如你做了该做的努力,我们中的大多数将非常乐意 平等地与你交流,并欢迎你接纳我们的文化。试图去帮助那些不愿自救的人对我们简直没有效率。不懂没有关系,但愚蠢地做事不行。

所以,你不必在技术上很在行才能吸引我们的注意,但你必须表现出能引导你在行的姿态──机敏、有想法、善于观察、乐于主动参与问题的解决。如果你做不到这些使你与众不同的事情,我们建议你付钱跟别人签商业服务合同,而不是要求黑客无偿帮助。

如果你决定向我们求助,你不会想成为一名失败者,你也不想被看成一个失败者。得到快速有效回答的最好方法是使提问者看起来象个聪明、自信和有想法的人,并且暗示只是碰巧在某一特别问题上需要帮助。

(欢迎对本文指正,可以将建议发至esr@thyrsus.comrespond-auto@linuxmafia.com。 请注意,本文不想成为一般性的网络礼仪指南,我一般会拒绝那些与引出技术论坛中有用的回答不特别相关的建议。)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