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A:为什么要探索宇宙

1970年,赞比亚修女 Mary Jucunda 给 Ernst Stuhlinger 博士写了一封信,他因在火星之旅工程中的原创性研究,成为 NASA(美国航空航天局)Marshall 太空航行中心的科学副总监。信中,Mary Jucunda 修女问道:目前地球上还有这么多小孩子吃不上饭,他怎么能舍得为远在火星的项目花费数十亿美元。

Stuhlinger 很快给Jucunda 修女回了信,同时还附带了一张题为“升起的地球”的照片,这张标志性的照片是宇航员 William Anders 于1968年在月球轨道上拍摄的(照片中可以看到月球的地面)。他这封真挚的回信随后由 NASA 以《为什么要探索宇宙》为标题发表。 (更多…)

思莫停

有时候,
你忽地闲下来,
有了一个无事的上午

悠闲,平静,
是你最恐惧的
听啊,思绪的藤,
已经开始疯长了

思念的刺芒,
正抵住我的呼吸,
回忆那些,
回忆不起

二零一二年七月末

再见,Thunderbird

对很多人来说,Thunderbird应该算是老朋友了吧。除了Outlook之外,Thunderbird应该算得上最流行的邮件软件了。

正当它如日中天的时候,Mozilla基金会宣布停止了Thunderbird的开发。我们不得不与可爱的蓝鸟说再见了。

Thunderbird 的谢幕,标志着上一个时代结束。那时候,计算机,本地程序就是我们的全部,而互联网只不过是服务于本地软件的附庸。而现在,越来越多的功能被转移到web 上,我们在网页上收发邮件、聊天、编辑文档、甚至远程会议。在本地管理庞杂而无条理的资源,应对一堆复杂繁琐的软件,实在是令人恼火。相对的,web上正 引导一种快速、便捷、稳定的生活方式。我们不必再理会是否需要安装软件,它如何使用,它崩溃又该怎么办。只要打开网页,完成工作就行了。

未来,mailto标签会立即将我们引导到一个页面,而不是花几十秒打开一个邮件程序。这是时代思维与观念的转变。

说说四旋翼

这种有四个螺旋桨,能够在空中悬停、升降、自由移动的高超飞行器,在一开始的确引起了不少轰动。

然而世界上80%的原创是20%的人做的,大多数人习惯于模仿。第一台四旋翼飞行器是创新的,或许后来的改进者若能做出重大突破,也不失为创新。但现在,我们更习惯于照着原有的设计不断重复。

看,我们做出了飞行器!这似乎是很振奋人心的。但深入想想,有哪些东西是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创造呢?我们按照图纸去搭建一个毫无疑问会成功的东西(前人已经验证了千百次)。

抽不离的怨念

誓言的碎片如今
飘向了何处
被人捡起
又重新丢到风里

谁偷走了
我头发的颜色
变成墨迹
又被岁月再洗去

抽不离的怨念
缠绕了从前
和心跳一起
在静默里慢慢沉痛

二零一二年二月

再还故乡

故乡,只是小小的村子
小时候,世界不过是从这一头
跑到那一头

俊俏的少年,脏兮兮的娃娃
在槐花的季节追逐
好像忘了时间在一点一点流
等下一次树染成霜白
你我 在哪里

离开的孩子,在外乡长大
多了陌生气息
再记不起槐花的味道
听到故乡的口音
一时间竟不会回话

只有老人
还会用手比划
我们是如何,一点点长大

二零一零年六月中

《新杨志卖刀》

我为数不多的几次表演,难得一见。2011年机器人协会圣诞晚会。

夜读

难得读过夜半,清冷
将追求与执迷放下
翻一翻衰老去的故事

羡慕《大登殿》里的王宝钏
可以有一个值得等十八年
戏文里的事,总是好简单
只言片语,春秋已过

喜欢杜十娘的始终如一
随失落的心,沉入江底
要多少次痛苦抉择
才会像她一样,不再犹豫

我也是爱讲故事的人
但始终没有自己的故事
想写
却写不出什么,温婉曲折
或许明天我就会遇到不平凡
想出精彩情节
又怕自己的故事
在别人口中,念成哀伤
只好继续读,活在别人的故事里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中

机器人工作日

早晨起来,9点。
9点半的时候,准备好了工具和材料,这个时候我还没有洗脸。
借来陈翥的分规,画了一个圆。借助三角板和圆规,在铝塑板上画好了图。这时候大约10点一刻。
底盘制作过程耗费了两个小时。我借助的工具有裁纸刀、螺丝刀、钢尺、铁剪。工作台是放在地上的一个旧木制画板。
12点半,出去打了开水,买了两包方便面。午饭仅此而已。
安装好轮子和马达,时间约40分钟。
做了一些收尾工作之后,时间到了2点。
出门,寻找螺丝。
在外面费了一点时间,回来时,大约快到四点了。
邹洵回来帮忙,安装好两个万向轮。之后到了吃饭的时间,4:30。
吃饭回来的时间是5:15。
晚上的工作不太顺利,线路遇到很多故障,困难很多。
9:30,工作结束。
控制电路没能正常工作,因此只是检测了电机和轮子的机动性能。可以近乎完美的0半径转弯,但是不能笔直前进,由于滚珠万向轮的特性,左右会不平衡。
10点半,收拾好工作场地、工具、材料和机器人。
11点,写下这篇日志。

是否等不及

总有一天,机会回来的。如果今天,机会来了,就像它应该的那样,彩霞和光环。又怎样?

机会很多的。今天没有,明天还可能会有。

我们只有两只手,太少了不是吗?牢牢地抓住一个,便意味着,没有办法再抓住其它。

即便机会无限多,对我们来说,有效的不过寥寥几个。那么,我们是否会耐心等待,等到最正确的那一个机会。

好多医生做了律师,天才厨师成了车手。未来是难以估计的,可能我们等了太久,以为自己成为一个好厨师的的机会永远不会来了,恰好这时舒马赫从门前经过。当我在踱步的时候,眼前的东西总会比幻想更加清晰。好了,我走了。后来会怎样?那个期待已久的机会会来吗?不会。因为,已经没有人在等他了。

一群小孩子在等校车来接他们。但今天会来的很晚。等待是可怕的,每一秒都是一个问题:留下,或离开。总会有人走的,如果校车一天后才到。

如果再等一等,校车会来的。这是特别的,没有办法替代的。

未发迹的天才厨师,你会等吗?如果我向你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