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访名企活动总结

2012718日至20日,我和李猛、康良、潘平波四名队员在杭州地区进行了为期3天的名企走访活动。3天之中,我们走访了致力于信息安全的浙江安恒公司,经营节日礼品的友创贸易公司,以及杭州维动教育咨询公司。尽管遇到了很多困难,大家还是坚定果敢,运用智慧一一化解。

718日,在多次电话之后我们成功联系到浙江安恒信息安全公司董事长。下午一点,全体队员从紫金港校区出发,乘公交车抵达杭州市滨江区。判断失误导致我们提前一个站点就下了车。由于没有携带地图,我们数次迷路,却仍然没有找到目的地——中财大厦。由于时间不多,大家商议决定打车去。到达中财大厦的时候已经是下午3点,超过了预约的时间。大家对失约的严重性估计不足,险些导致走访活动失败。在和安恒公司董事长联系说明原因并诚挚道歉之后,对方大度地原谅了我们。由于董事长已经因为工作离开,所以另外联系了两位经理和我们交流。

我们先跟随销售部经理进入研发部门参观。研发部门除了很多计算机之外,最显眼的就是堆满专业书籍的书架。在工作中,职员们也在不断学习充实自己。研发部经理向我们介绍了一些大学基础课程,比如C语言,在工作中的重要性;同时也建议我们多多学习知识,多参加职业等级考试,增强自身竞争力。研发经理和职员们对走访队员非常热情,向我们详细介绍了公司的运营情况。

在随后的环节,我们们与研发部经理进行了深入交流。当问及如何与国外IT公司竞争时,他说:“单纯就技术水准而言,国内的信息安全企业和国外同行的差距还是很大的。但在中国,我们能够利用‘地利’优势,推出本土化产品。同时我们也在积极创新,增强自身实力。另外,国家对本土企业的支持,也使得安恒能够在国内占据一席之地。”他们还谈起大学生择业问题。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多喜欢选择像谷歌、微软这样的大公司。然而对于新创业公司而言,能够获得的机会更多,更容易实现自身价值。

在生产线上,我们一行观看了安恒公司产品的装配调试过程。虽然安恒是产值过亿元的大企业,但它的生产车间却只有几十平米,两三人而已。这些高科技企业,其核心价值在于产品的科技含量,产品的数量不多,硬件也是由代工厂生产。之后队员们参观了安恒的测试环境。与国外的服务器机房不同,国内的服务器机房大多很混乱,环境没有那么好。为了使产品能应对最艰难的环境,安恒的测试环境也相当恶劣。这是适合中国国情的优化调整。

在即将告别安恒之际,研发部门经理还真诚邀请浙江大学学生能够考虑在毕业后加盟本土创业公司。

当天的走访结束后,我们在回去的路上对此次走访进行了总结和反思。他们首先对出行计划的时间安排和路线勘察进行了反思,认为下次行动需要更周密的计划和更详细的资料。同时也认识到准时赴约的重要性,失约不仅会错过采访机会,还会失去对方的信任。第一次走访,企业非常热情的接待让我们对接下来的走访工作充满信心。

第一次的成功之后,等待我们的是不断的挫折。大家按照杭州周边企业名单上的联系方式分头联系了剩下的所有公司,但都以失败告终。正在走访工作陷入僵局之时,同学们开始拓宽思路,自己寻找名单之外公司的联系方式。队员们群策群力,终于联系到了杭州维动教育咨询公司等三家位于杭州及周边地区的公司。

我们下一行的目的地是杭州友创贸易公司总部。我们事先了解到友创公司是主营节日礼品业务的公司。在随后的采访过程中又了解到,友创贸易公司在电子商务和创意商品领域也有发展。公司经理向我们介绍了公司的主营业务,和一些营销策略。节日礼品行业对队员们来说还相当陌生,商业营销策略也令同学们开阔了眼界。同时我们对电子商务在礼品行业的发展也非常感兴趣。

行程的最后一站,我们来到了杭州维动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维动公司主要经营的业务是乐高机器人教育培训,在杭州市及其他地区有5家连锁机构。其创始人在中国乐高总代理西觅亚公司工作十余年,丰富的经验和对乐高教育市场的了解促使他创办了维动。在不断发展过程中,乐高教育已经从单纯的玩乐爱好,变成了培养青少年创造力的新型教育形式。维动公司不仅培养学生的动手动脑能力,还带他们参加国内国外的乐高机器人比赛,积累实力。这里的工作就像小孩子在玩一样,充满想象和趣味,与枯燥的,一板一眼的传统行业千差万别,使我们重新认识了创业方向。

结束走访之后,我们不急着休息,而是抓紧时间将走访材料一一汇总。大家畅谈自己的感受,每个人都收获颇丰。这次走访的体会悄然扎根于我们的思想中,深刻影响了我们对未来人生方向的选择。

鼠患

鼠食我粟,奈之何?鼠寝我屋,奈之何!

计算机正在毁掉我们的生活

为什么我们宁愿和网络中的陌生人交流也不愿意和身边的亲人在一起。

为什么我们愿意沉浸在虚假的感觉之中,那些二进制堆砌的虚荣,成就,感动。

我们的手被锁在键盘、鼠标上,眼睛被屏幕遮挡,耳机让我们与真实世界彻底隔绝。这种状况不能再糟糕了。

计算机时代的生活很有趣,但在头脑中留下的东西却很少。我们可以把文字和照片存储在光盘里,但我们想回忆某些东西的时候却很难找到。或许我们可以在网络上找到朋友,但只有现实中的人有能力帮助自己。那些在计算机的世界里找到自我的人,同时也献出了自己的青春,这悲惨的交易。

为什么我们喜欢在网络上发布状态,焦急地期待着一点点回复——那些愚蠢的数据?我们是多么可怜!

愿望2012

我要早点工作,爸爸妈妈可以安心在家休息。

我要多锻炼,不生病;我想学格斗技巧,保护自己。

希望做出更好更有趣的作品。

我的下一台机器人应该能放进口袋。

我想做出能有效消灭蚊子的机器。

燕子明年还回到我的屋檐下,麻雀不要再把它们赶走了。「达成!」

麻雀不要吃光我的李子树,给我留两个。「达成!」

我想去加拉帕戈斯

在毕业前,我可爱的机器人协会能有一台自己的DV,记录下这美好的时光吧。「达成!」

创办一个开放内容的机器人知识库。「达成!」

找到一个有开放思想的后辈,接替我成为ZJUWIKI的站长。

一次公开的RobotTime机器人秀。

向生命反击

见生命之陨,如薪尽扬灰。予亦悲人生之短,故志士当勉,不可屈于外务。

提问的智慧

弃权申明

许多项目的网站在如何取得帮助的部分链接了本文,这没有关系,也正是我们想要的。但如果你是该项目生成此链接的网管,请在链接附近显著位置注明:我们不提供该项目的服务支持!

我们已经领教了没有此说明带来的痛苦,我们将不停地被一些白痴纠缠,他们认为既然我们发布了本文,那么我们就有责任解决世上所有的技术问题。

如果你是因为需要帮助正在阅读本文,然后就带着可以直接从作者那取得帮助的印象离开,那么你就不幸成了我们所说的白痴之一。 别向我们提问,我们不会理睬的。我们只是在这教你如何从那些真正懂得你软硬件问题的人那里取得帮助,但 99.9% 的时间我们不会是那些人。除非你非常地确定本文的作者是你遇到问题方面的专家,请不要打搅,这样大家都更开心一点。

引言

黑客 的世界里,你所提技术问题的解答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提问的方式与解决此问题的难度,本文将教你如何提问才更有可能得到满意的答复。

开源程序的应用已经很广,你通常可以从其他更有经验的用户而不是黑客那里得到解答。这是好事,他们一般对新手常有的毛病更容忍一点。然尔,使用我们推荐的方法,象对待黑客那样对待这些有经验的用户,通常能最有效地得到问题的解答。

第一件需要明白的事是黑客喜欢难题和激发思考的好问题。假如不是这样,我们也不会写本文了。如果你能提出一个有趣的问题让我们咀嚼玩味,我们会感激你。好问题是种激励与礼物,帮助我们发展认知,揭示没有注意或想到的问题。在黑客中,“好问题!” 是非常热烈而真挚的赞许。

此外,黑客还有遇到简单问题就表现出敌视或傲慢的名声。有时,我们看起来还对新手和愚蠢的家伙有条件反射式的无礼,但事情并不真是这样。

我们只是毫无歉意地敌视那些提问前不愿思考、不做自己家庭作业的人。这种人就象时间无底洞──他们只知道索取,不愿意付出,他们浪费了时间,这些时间本可用于其它更有趣的问题或更值得回答的人。我们将这种人叫做 “失败者(loser>)”(由于历史原因,我们有时将“loser”拼写为“lusers”)

我们意识到许多人只是想使用我们写的软件,他们对学习技术细节没有兴趣。对大多数人而言,计算机只是种工具,是种达到目的的手段而已。他们有自己的生活并 且有更要紧的事要做,我们承认这点,也从不指望每个人都对这些让我们着迷的技术问题感兴趣。不过,我们回答问题的风格是为了适应那些真正对此有兴趣并愿意主动参与解决问题的人,这一点不会变,也不该变。如果连这都变了,我们就会在自己能做得最好的事情上不再那么犀利。

我们(大多数)是自愿者, 从自己繁忙的生活中抽时间来回答问题,有时会力不从心。因此,我们会毫不留情地滤除问题,特别是那些看起来象是失败者提的,以便更有效地把回答问题的时间留给那些胜利者。

如果你认为这种态度令人反感、以施惠者自居或傲慢自大,请检查你的假设,我们并未要求你屈服──事实上,假如你做了该做的努力,我们中的大多数将非常乐意 平等地与你交流,并欢迎你接纳我们的文化。试图去帮助那些不愿自救的人对我们简直没有效率。不懂没有关系,但愚蠢地做事不行。

所以,你不必在技术上很在行才能吸引我们的注意,但你必须表现出能引导你在行的姿态──机敏、有想法、善于观察、乐于主动参与问题的解决。如果你做不到这些使你与众不同的事情,我们建议你付钱跟别人签商业服务合同,而不是要求黑客无偿帮助。

如果你决定向我们求助,你不会想成为一名失败者,你也不想被看成一个失败者。得到快速有效回答的最好方法是使提问者看起来象个聪明、自信和有想法的人,并且暗示只是碰巧在某一特别问题上需要帮助。

(欢迎对本文指正,可以将建议发至esr@thyrsus.comrespond-auto@linuxmafia.com。 请注意,本文不想成为一般性的网络礼仪指南,我一般会拒绝那些与引出技术论坛中有用的回答不特别相关的建议。) 继续阅读 →

NASA:为什么要探索宇宙

1970年,赞比亚修女 Mary Jucunda 给 Ernst Stuhlinger 博士写了一封信,他因在火星之旅工程中的原创性研究,成为 NASA(美国航空航天局)Marshall 太空航行中心的科学副总监。信中,Mary Jucunda 修女问道:目前地球上还有这么多小孩子吃不上饭,他怎么能舍得为远在火星的项目花费数十亿美元。

Stuhlinger 很快给Jucunda 修女回了信,同时还附带了一张题为“升起的地球”的照片,这张标志性的照片是宇航员 William Anders 于1968年在月球轨道上拍摄的(照片中可以看到月球的地面)。他这封真挚的回信随后由 NASA 以《为什么要探索宇宙》为标题发表。 继续阅读 →

思莫停

有时候,
你忽地闲下来,
有了一个无事的上午

悠闲,平静,
是你最恐惧的
听啊,思绪的藤,
已经开始疯长了

思念的刺芒,
正抵住我的呼吸,
回忆那些,
回忆不起

二零一二年七月末

再见,Thunderbird

对很多人来说,Thunderbird应该算是老朋友了吧。除了Outlook之外,Thunderbird应该算得上最流行的邮件软件了。

正当它如日中天的时候,Mozilla基金会宣布停止了Thunderbird的开发。我们不得不与可爱的蓝鸟说再见了。

Thunderbird 的谢幕,标志着上一个时代结束。那时候,计算机,本地程序就是我们的全部,而互联网只不过是服务于本地软件的附庸。而现在,越来越多的功能被转移到web 上,我们在网页上收发邮件、聊天、编辑文档、甚至远程会议。在本地管理庞杂而无条理的资源,应对一堆复杂繁琐的软件,实在是令人恼火。相对的,web上正 引导一种快速、便捷、稳定的生活方式。我们不必再理会是否需要安装软件,它如何使用,它崩溃又该怎么办。只要打开网页,完成工作就行了。

未来,mailto标签会立即将我们引导到一个页面,而不是花几十秒打开一个邮件程序。这是时代思维与观念的转变。

说说四旋翼

这种有四个螺旋桨,能够在空中悬停、升降、自由移动的高超飞行器,在一开始的确引起了不少轰动。

然而世界上80%的原创是20%的人做的,大多数人习惯于模仿。第一台四旋翼飞行器是创新的,或许后来的改进者若能做出重大突破,也不失为创新。但现在,我们更习惯于照着原有的设计不断重复。

看,我们做出了飞行器!这似乎是很振奋人心的。但深入想想,有哪些东西是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创造呢?我们按照图纸去搭建一个毫无疑问会成功的东西(前人已经验证了千百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