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06

机器人的故事,不会结束

2012年11月6日晚,在浙江大学玉泉校区,机器人协会自创始来的几代人聚餐,送别即将参加工作的创始人谷复兴。
2012年11月6日晚,在浙江大学玉泉校区,机器人协会自创始来的几代人聚餐,送别即将参加工作的创始人谷复兴。

距离2004年机器人协会创立已经过去八年。这个风雨飘摇的小团体已经经过了几代人。

再过几天,组织创始人——谷复兴将离开浙大。他会到上海理工大学做一名讲师,或许不及浙大名气,但对他来说这是再好不过的。在那里他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为了发论文而发论文。

他说自己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能在这段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成就和名声不能带给我们的东西,那到底是是什么。我们的故事还没有结束,新的人永远会寻找新的答案。

我们这一代一定要比所有人都自由。

2012-09-11

一入机协,两度春秋

每当看到学弟学妹们,让我会想起自己的那段时光。仿佛昨日还是心怀欣喜,忐忑不安的新人,今日却已满是沧桑。时光总是在趁我们不注意把青春一点点偷走,留下一大堆理不清的回忆。

记得我第一次知道机器人协会还是在2010年“百团大战”的时候。那时候正好看到黄大神的机器人在摘果子。好像新人都有贪多的毛病,在文化广场转了一圈,抱回一摞报名表,闷头在宿舍里面急急忙忙填完,又一份份递出去。我也抱回去好多报名表,不过因为自己太懒了,只填完了机器人协会(机协的报名表最简单明了)和微软技术俱乐部的(后来才知道他们好像不收大一的)。我还是很喜欢那时候机器人协会的水墨会衫的(后来听车干说,图案本来是3D的,结果印糊了)。

就这样稀里糊涂地交了报名表,然后就收到短信去面试了。面试那天晚上还悲剧地走错地方了。(我把隔壁排练话剧的当成面试了,吓了一跳)后来车干从门里出来了,问我是不是来面试的,然后就被拽进去了。面试的几个问题基本就是你能想到的关于机器人和协会的问题(我猜好多人提前把答案都背下来了):你为什么想加入机器人协会,你能为机器人协会做什么,你能在机器人协会得到什么,你心目中的机器人是怎样的……(诶,好像没问机器人三大定律什么的?三大定律真的很无聊!)我和那时候很多人的回答都差不多:我喜欢机器人,对机器人非常感兴趣,想要学习机器人技术,以后从事机器人相关的工作;我会为机器人协会尽我所能,让协会越办越好;我想在机器人协会中锻炼自己的能力,增长知识……

从实践的角度来看,机协的这几个问题真的不好回答。很多新人往往会像我们一样做出错误的回答,因为大家的理所当然都是差不多的。两年过去了,我对曾经的机协之问有了新的解读。

“我喜欢机器人”这个回答,好像接近标准答案。但事实是,我们只是更喜欢看阿童木和变形金刚而已。在那些陷入在单片机和机协图纸的日子里,那种美妙而不切实际的情形是不存在的。当面试新人的时候,听到他们说出同样的回答,我真的不忍告诉他们,那种想象的事情是不存在的。人们不能靠幻觉活着,必须从现实中找到生存的灵感。

在机协最初的半年真的很辛苦,小课堂不断讲新东西,机器人太复杂了。车干总是安慰小朋友一样地说:“了解概念就行了!”那时候还没有学C语言,自己到图书馆啃书。(在图书馆总是睡着的时间比醒着的时间多)最头疼的是中断什么的, 用开关点个灯泡原来都不简单。(后来超哥说,他讲中断的时候也不太懂)最大的挑战是黄大神讲的电路图和PCB,我的软件一直不正常,电路板画不好。(那时候我把那张电路图当桌面)寒假闭门修行,小有所得。(学会C语言了)大一最后一次小课堂的时候,还是LX讲的,底下坐着四个人(传说中的小班教学)。

有时,我们并不了解做一件事是为什么。在机器人协会,我们选择“听学长的”。在大一灌输的知识会慢慢发挥作用:C语言可以不去上课了;懂单片机也是一种竞争优势;在众人中,玩机器人的人成了奇葩;机器人的知识在很多时候能够解决问题。

大二的一年,几乎全部伴随着机器人比赛的回响。在长达八个月的时间里克服了那么多困难之后,每个人都付出了很多而并不对回报有那么多期待。这之间发生的点点滴滴填满了时间。修改过几十次,积累了数百张图纸;一锤一剪地加工零件,第一次自己开钻床;抱着机器人游走在玉泉和紫金港之间;在工控所实验室里熬夜调试。辛苦得很想哭的时候,会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于这中事情了。

走出课堂的欣喜,机器人第一次启动时的紧张,这些珍贵的感情是无法用兴趣来解释的。

很多人相信,兴趣使人为事业奉献一切。但在机协这两年时光让我改变了看法:是奉献让我爱上机器人。

时光不止带走了青春,连梦也一起带走了。兴趣慢慢会腿色,相比一生的长度,宛若昙花一现。唯有奉献让人不离不弃,坚持下去。

我来到机器人的世界,我决定为之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