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一趟日本

因缘

去年秋天 DYX 同学和越南同学拉我入伙,参加一个 Hackthon,以期获得免费的日本旅行机票。虽然最终获奖了,但是计算一下在这期间投入的时间成本,实际上不太划算的。连到了日本,都还要花一天时间做 Presentation 和 Social。

继续阅读 →

向日葵

夏天的中间,我搬到了离工作很近的地方。骑车需要十分钟,路上会经过很大一片花田。延伸到森林边缘的紫色,开过了整个夏天。燃烧殆尽,花穗只剩了白色。仅仅过了几天,一片看似荒废了的土地,向日葵压着杂草生长起来。向日葵田在路的转角。骑车经过的时候,总是会望着它们。

这一段不长,只有公路和两旁的树林,草地,溪流。上班和下班的时候,只有一辆旧自行车的我,独自消化着不知从哪里来的想法。人大多是实实在在地活着。出与归,作与息。幸福感来自无忧且知足,禁忌是:改变。

平平常常,短暂停留于世的花,不是轻易让人欣赏的。它们的孤高,无畏,从未随随便便生长。无法选择天气和土壤,也要用尽方法获取阳光和养分。

我羡慕那些还在困境中挣扎的人,因为挺过困境之后,其实什么也没有。

夏天已经结束,这片向日葵田也时日无多。它们只有一个夏天,而我们有几十个。

戚风研究报告

从零开始做蛋糕。

材料

面粉:芬兰超市里一般有三种面粉,包装上面画着面包的,画着蛋糕的,还有画着面条。用途就和画的一样,应该不会买错的。

牛奶:芬兰有三种牛奶,不论品牌都可以按包装颜色区分。红色的是全脂牛奶,深蓝色的是半脱脂牛奶,浅蓝色的是脱脂牛奶。我现在用的是半脱脂牛奶 kevytmaito。

色拉油:我用葵花油替代了。其实菜籽油,花生油都可以。专用的色拉油只是这些油提纯过,去除了味道而已。因为想省钱就没有专门买。可能用色拉油味道会更好一些。

鸡蛋:买最便宜的就好。

砂糖:大包的那种最便宜的。

嗯,用不到黄油。

巧克力坚果也别加。

不要在里面放水果。

把你的葡萄干收好。

配比

鸡蛋:5 个

砂糖:90 克(30 克用于面糊,60 克用于蛋白霜)

面粉:80 克

牛奶:40 毫升(40 克)

色拉油:45 毫升(40 克)

称量方法:我只有一个很便宜的量杯,它有三种刻度,分别测量液体体积,面粉重量,砂糖重量。液体材料我都用体积记录了,牛奶的密度大约是 1 克/毫升,油的密度是 0.9 克/毫升。

打发

蛋清必须完全不含任何蛋黄和水分,必须用电动搅拌机。

  1. 先搅拌到产生大量细小泡沫的膨胀状态。
  2. 加入 15 克糖。
  3. 继续搅拌到表面出现些许褶皱。
  4. 加入 15 克糖。
  5. 继续搅拌到能戳出坑,但能缓慢复合的程度。
  6. 加入 15 克糖。
  7. 继续搅拌到能戳出坑,且很难恢复的程度。
  8. 加入 15 克糖。
  9. 继续搅拌到能戳和拉出的形状比较锐利的程度。

其实也不用这么复杂,只要记住糖要晚点加分几次加,然后搅拌得足够久,让蛋白霜有点硬硬的,能成型感觉就行了。

面糊

  1. 加入蛋黄。
  2. 通过筛子筛入面粉。
  3. 倒入牛奶。
  4. 倒入色拉油。
  5. 手动搅拌。

尽量多搅拌,搅拌到均匀没有结块的感觉。可以用搅拌器拉起来看看能不能形成一张膜。

混合

将面糊倒到蛋白里,或者反过来?两种做法我都试过,好像没有什么差别。

用橡皮刮刀从下到上翻几下,然后将刮刀插进去,横着划一遍,竖着划一遍,重复几次。这个动作可以找网上的视频看看。直到颜色比较均匀了为止。不能搅拌太久,气泡会消失的。

搅拌之后倒入大约 8 英寸 / 20 厘米直径的圆形模具中。然后重重地在桌子上 Duang 几下,将里面的大气泡震出来。一些中等大小的气泡不可避免的会留在里面。

烤制

  1. 先预热烤箱到 140 摄氏度。
  2. 烤 25 分钟。
  3. 升温到 170 摄氏度。
  4. 烤 35 分钟。
  5. 拿出来迅速倒扣在案板上放凉。底下垫两根筷子啥的可以让蒸汽散出。

这个过程可以避免两个问题:鼓起塌陷。先用低温烤定型,可以避免鼓起。拿出后倒扣放置,可以防止塌陷。

这个方案尚不完善,持续修正中。

成品

2017 年十月 23 日。烤制时间不够,是 140 度 25 分钟 + 170 度 35 分钟。高温烤制时间应该延长。

继续实验中,持续更新……

汉堡-哥本哈根-柏林

十一日。早上出发前还头一次用电熨斗熨烫衬衫。今天依旧是绵绵小雨,好像秋天的红色和金色都要被洗掉了。

从天上感受芬兰的秋天,像是放太久的花椰菜

第一站是柏林。只是走马观花地闲逛了一圈,就出发去汉堡了。

与慕尼黑比起来,柏林算不上繁华。施普雷河从城市中心穿过,宽阔的道路和大片的广场绿地,都有种空旷的感觉。既有现代主义风格的建筑,也有铁锈般的历史遗物。 继续阅读 →

中秋记事

中秋节和玥辛,小童,Paula 去了一家蒸汽朋克风格的酒吧。在芬兰也就去过两次酒吧,上次也是和 Paula 一起。自己一个人是完全不会想到来这里的。玥辛说,听你讲要来酒吧玩,大家都吃了一惊。其实最奇怪的是,为啥庆祝中秋节要来酒吧呢。

向玥辛学着点了一杯酒,告诉调酒师你想要什么感觉的,他会发挥创意给你调一杯。得到的东西总是出乎意料,比如我的是一种奇怪的水果调配而成,酸酸涩涩的无酒精的酒。小童喝了一杯又点一杯,如果不是因为心疼钱的话,她大概要一直喝下去吧。

酒吧里到处是各种十九世纪的装饰。吧台上吊着一个飞艇,墙上装的是各种蒸汽管道和机械仪表。随处可以见到飞行员的眼镜,或是潜水员的头盔。大概是海底两万里那种感觉。参加完活动的芬兰学生,在酒吧里坐得满满的,走了一拨,又来一拨。舞台上的重金属摇滚歌手用尽力气嘶吼,面对面都能很难听见谈话的声音。偶尔从管道喷出的蒸汽,像是原始潜艇里的某种机器在运作。

互相品尝了以下别人的酒,分了一块蛋黄莲蓉月饼,还有芥末豆。聊了好多好多,直到乐队演出开始,说话的声音几乎完全听不到。

上一次聚在一起,还是夏天最明媚的时候。太阳好像不会落下,人也会忘记回家的时间。

每天晚上,打开台灯,拿起铅笔,伏在画纸上画一些喜欢的东西。画画的时候,时间会很快地过去。只要能稍微温暖自己的话,这样继续画下去也不错。

前些天,发狂一样地想离开芬兰。在这里孤身一人,好像在慢慢地枯萎下去。在这里或是在其他地方,又有多少不同呢。如果一直去追随或依赖某个人的话,会永远孤独下去的。那些幸福的人,大概都是能从不断变化的环境,和来来往往的人之中,获得温暖的吧。那些像水和空气一样平常的陪伴,才是好好活下去的关键。

要表达自己,确实是很难的。

即使是这样,也要一遍遍去表达那些重要的东西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