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办选购:正版,散货,GK,景品,祖国版,优质版

一开始买手办踩了不少坑,这里总结一下踩坑经验。

正版手办

正版手办的特点是有 IP 授权,制作精细,价格昂贵。通常需要预购,长期供不应求,发售后有些甚至会涨价,因此成为闲鱼倒爷的香饽饽。

一线厂:ALTER, MaxFactory, GSC。又称手办界的御三家,质量做工是最上乘的,有钱基本上可以闭眼买,闭眼预订。(GSC最近有些作品翻车,但是整体水平还是在线的)

正版手办通常是 1/7, 1/6 居多,有些 1/4 比例但是很少。

关于预订,我个人是不建议的(除非你真不差钱)。一方面,量产大货的质量和样板的质量可能存在差异,偷工减料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另一方面,现在手办的产量上来了,稀缺性不如以前,很多发售后就跌价两三百,妥妥的大怨种。

闲鱼二手,我个人也是不建议的。骗子太多,有人拿祖国版当正版卖,含泪赚你一千块。

散货

手办也是工厂人工制作的,难免有残次品。能是注塑缺陷,也可能是涂装错误。一线厂的品控又很严格,这些残次品就没有出厂。瑕疵明显的会被销毁废弃。有些瑕疵不严重的,会通过一些渠道流到外面。

没有盒子,因此二手也卖不上价,通常没有升值空间,不会被闲鱼倒爷炒。

相对便宜,通常是正版价格的一半左右(1000 → 500),性价比是很高的。但是还是比景品和祖国版贵得多,毕竟一分钱一分货。

买散货就是要冒一些风险。淘宝上的手办店铺又很多不支持七天无理由退货,还是要多看评价。收货时注意保留开箱视频,在产生纠纷的时候是有力的证据。

景品

景品也是正版,有 IP 授权,正经厂商生产,比如世嘉SEGA,TAITO。这些景品通常都是用于夹娃娃机,抽奖,集卡兑换的。产量大,价格便宜,几十块到一两百。质量通常是比祖国版好一些,但是也能看到明显的偷工减料的地方。比如之前买的世嘉的一个小圆,腿一点都没上色,鞋也是涂的很随意。不过偶尔也是有精品出来的,比如 2023 年 Taito 的黑江雫就是当年的一匹黑马,性价比极高。

对于景品,我建议谨慎入手,买之前多看看别人的开箱视频。不然很容易堆积一堆不贵,但是质量不怎么好的景品。

墓地

在大山的深处,有一个与外界少有往来的村庄,村民们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一天,落难的传教士们在逃亡时误入此地。传教士们不擅长劳作,却会讲故事。他们编造了一个谎言,称村民们若不捐银钱求一块被祝福过的墓地,便会在死后受尽无数的折磨,灵魂不得安宁。村民们自此更加拼命劳作,开垦更多的土地,种植更多的粮食。即使如此,也少有人能捐得起一块墓地。久而久之,越来越多的人因辛劳而早亡。墓地越来越满,价格也水涨船高。人们开始互相抢夺和厮杀,而传教士们满载着钱财和粮食离开了。

夜归人

不论几时下班,总有同路人拖着同样疲惫的壳,歪歪扭扭地走着夜路。

结伴的人欢快地聊着天,直到在地铁口熟练地挥别。穿正装的人顿了一顿,点上一支烟,吸了两口便丢了,匆匆地走了。路边卖唱的母女在保安的注视下离开,笨重的音箱是无法抛弃的负担。大哥的断腿兀地横在路上,念着哦弥陀佛。卖红薯的异乡人,受夜色的庇护而未被驱赶。电瓶车像家乡的燕子一样灵巧,极限地滑过身旁,又倏然消失在还巢的鸟群里。

街道的灯光,污染了夜的纯净。

九点钟,路上游荡的身影依旧不见少。打工人三五成群,倚靠在电瓶车上闲谈打趣。寡言少语的人,吃完一盘炒粉,还坐在那里等着。超市店员叫卖着品相欠佳的柑桔,似在等换班。大姐们的广告位争夺战仍在继续。每次贴完租房广告,都会盯一会儿,免得被人覆盖。那种靠眼神就能判断对方贴的是哪张的炉火纯青,是我辈不曾到达的境界。

在附近住了一月有余,却记不起一个熟面孔。大概我也是不会有人注意到的那个。昏暗的走廊,布满锈迹和灰尘的铁门,狭小的居室,无暇拆开的行李。不去想太多的话,在陌生的城市生活也非难事。不去喜欢,不去讨厌,不去刻意了解它的一切。

感谢这个暂时的容身之所,让我还有力气幻想远方。

二十九岁生日记

这天只是普通地上着班,做着与平时无异的工作。想订个生日蛋糕,但并不喜欢吃。于是什么都没有准备。倒是老家三代人买了个生日蛋糕,远程庆祝了一番。外甥女这天学会了走路。

最近并不顺利呢,辗转反侧。似有什么带走了夏天温度,吸走了空气中稀薄的氧气。世界繁华热闹的背景音渐渐隐去,每一丝低声啜泣都汹涌而来。那些非常不好的事情,找不到人娓娓道来。如果说重来一次可以做到更好,便有责怪自己的理由。却好像每一步都已经用尽全力,怕得要死的时候,也还是埋头前进。

南方的热终于过去了,少了楼下摊档的吵闹,狭小的房间似乎也宽敞了一些。不甚和睦的邻居,也放下了争执。简单煮了一碗面,从此这里算是一个正式的落脚点了。

老人形容新人,总会用一个词:心气。不安于现状,心心念念着摇摇欲坠的理想乡。高谈阔论,热衷表达,沉浸于自我。这些略带贬义的描述,对我这样的人恰如其分。

要勇敢呀。

你好,深圳

2020 年十一月,从上海来到深圳,然而事件并没有想象中顺利。

继续阅读 →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庄子。

从扩张到裁员:一家芬兰设计公司的挣扎

2020 这个数字显得很特别,新年的时候人们抱有极大的期待。登陆火星,5G 网络,人工智能,量子碰撞之类的大饼刚画了一半,我们才发现这一年的主角只有冠状病毒。

继续阅读 →

openSUSE Conference 2019 @纽伦堡

openSUSE Conference 每年都有,以前总是因为各种要忙的没有下定决心去。这次提前安排了一下,公司还赞助了机票。

继续阅读 →

去了一趟日本

因缘

去年秋天 DYX 同学和越南同学拉我入伙,参加一个 Hackthon,以期获得免费的日本旅行机票。虽然最终获奖了,但是计算一下在这期间投入的时间成本,实际上不太划算的。连到了日本,都还要花一天时间做 Presentation 和 Social。

继续阅读 →

向日葵

夏天的中间,我搬到了离工作很近的地方。骑车需要十分钟,路上会经过很大一片花田。延伸到森林边缘的紫色,开过了整个夏天。燃烧殆尽,花穗只剩了白色。仅仅过了几天,一片看似荒废了的土地,向日葵压着杂草生长起来。向日葵田在路的转角。骑车经过的时候,总是会望着它们。

这一段不长,只有公路和两旁的树林,草地,溪流。上班和下班的时候,只有一辆旧自行车的我,独自消化着不知从哪里来的想法。人大多是实实在在地活着。出与归,作与息。幸福感来自无忧且知足,禁忌是:改变。

平平常常,短暂停留于世的花,不是轻易让人欣赏的。它们的孤高,无畏,从未随随便便生长。无法选择天气和土壤,也要用尽方法获取阳光和养分。

我羡慕那些还在困境中挣扎的人,因为挺过困境之后,其实什么也没有。

夏天已经结束,这片向日葵田也时日无多。它们只有一个夏天,而我们有几十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