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惯

年少时我和倭瓜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一起走走。但每晚下课离开教室,一个向左,一个向右。在门口一次次“偶遇”也成了一种生活。一次对白可能要从今天跨越到明天,从傍晚在桌上发现一只纸飞机,直到清晨将回应的纸条夹在她的书里。

相信明天会有的,今天没有也无所谓。

现在啊好像不再那么难,只要随着自己的想法就好了。长大了发现,大人们的框框,好多只是在骗小孩子。所以可以陪伴想陪伴的人,珍惜想珍惜的人。很开心地被注视,很安静地被关怀。如果相信我正幸福地被想念着,幸福就会拥抱我。

我能感觉到现在,也知道不会有未来。

好怕养成一个习惯,习惯有人在。因为有一天要习惯,习惯没人在。

感谢深夜的守候,世界,晚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