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荒者

总会产生一些无法证实的错觉,开始很幸福,久了却会焦虑。盖棺定论之时,仿佛躯壳被抽空了,茫然。然而从始至终都未尝 […]…

带喜欢的人回家的风险

春节到了,很多人第一次带伴侣回老家见父母。今日看到一则新闻,某上海姑娘和男友回乡下老家,因为接受不了环境和食物 […]…

近日谈

整个十月,一直在彷徨。 学姐不想理我了,通话频率从每天一次降低到每月一次。虽然她说是忙碌,但也有一些异样的感觉 […]…

两周年纪念

六月四日是我和小琛学姐交往两周年纪念。好像努力了很久,却只有两年。只能认为日子不容易吧。 现在是异国,一年前也 […]…

赫尔辛基找工作始末

本来没打算找工作的。 因为小琛在芬兰找不到工作,要去德国实习了。我想再趁着小琛还没有去芬兰,再努力一下找找。 […]…

深呼吸

今晚还没有写报告,但现在又不想做。最近一个多月,可能已经两个多月了,没有好好回顾一下。 在芬兰的生活,很轻松。 […]…

摇滚精神

我很喜欢摇滚,它有一种意念,我们称为摇滚精神。 现代,工业,城市,催生了摇滚精神。那时它还没有名字。一些人觉察 […]…

不要一个人哭呀

亲爱的小琛2013-07-07 21:42:46 总觉得奶茶唱歌也略压抑呢 仙人晓也2013-07-07 21 […]…

年轻

今天忽然觉得,“年轻”这个词好有趣。 轻,是轻盈,单薄。像一片羽毛,飘到哪里都好。年岁的增长还没有沉淀足够多的 […]…

分手结婚

中午吃饭的时候遇到了书柳姐姐。 本来是谈起我刚刚送走小琛学姐,正在忧伤的情绪里。忽然沉默了一会儿,她说:“我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