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眼睛

每个人 都给我新的眼睛
从那里看 竟会是不一样风景

曾经的那个早晨 或是傍晚
你们一起踏在路上
会以为这时间属于你们
忽然一片枯叶 飘落在盛夏的沉闷
两个人 开始了不同的心事

一根琴弦 无法同时弹出两个音
只是一个音未完 下一个还不存在
聪明的乐师 可以天衣无缝
但这一刻 他也不明了
心留在哪个音符

秋天渐渐落了 你的忧伤
你把心事埋起 却常常会挖出来
再次拥抱它 独自哭泣
你在心中诉说着不幸
春天的花开了 你却没有

你要自己不能忘记 不能原谅
像是为死去的真心镌刻一个名字
散不去的春寒 撕扯了沉静的湖水
只不过是用冰冷 向冰冷复仇

风暖了
只一拂过 心情便融化成水
已记不得原是冬天留下的寒冰
或许记得
但现在 只是一捧水
温暖 纯净

车轮的印痕缠绕起来 像嬉戏的孩子
停在大路旁的少年们
不知缘由的一齐望着 人 风景

跑出了父母的眼睛 耳朵 还有思念
选择相信一个人
为珍藏的秘密找一个归宿

夕阳还是沉了
他们又回到平常里 没有变化
或许有 因为心又多了一份记录

他们没有再回去
名为“成长”的怪物 把所有人都抓走了
而那里 竟又站着些人
是一样年轻

男孩子低头吸着烟
连影子也蜷缩在一起
不远处的人回头望 然后飘逸地转身
长发里 滑落一颗晶莹

迎春早已不再开
美好也沉默了

他用手指在空气里写
每一个字 都落在她的笔尖
长长的信 始终没有贴上邮票
拨出的号码 总是差一点坚决

深爱与深爱之间
若不是清高的祝福
若不是自私的感谢
若不是冰冷的抱歉

曾有一个 在夜里为你留一盏灯
你不知道他是否会一辈子 把你照亮
可能一盏灯就错过了
可能那盏灯 本就不是你的

一场雨 冷透了单薄
你独自走进沉默里
扯断凝望的目光

风是惆怅
卷过他的头发 掀起了衣角
试着推开 却将他抓得越紧

东方的白 一点点将夜抹掉
黯去的灯光 一样明亮
有太阳的时候
或许就不必在乎这微光
那盏灯 只懂得在夜里
为你照亮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