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4日

带我走

夏天的雨水 刚刚停住
你走过我站的走廊
脚步踏出水声
抬头相视的那瞬
让行走的匆匆 多一些慌张

微风随你飘走
留我一个人在陶醉里
无声地叹息

暖风吹散了孤寂 融化成温柔
蜷缩的心情在早晨的阳光里舒展
凌霄花从你的窗头 蔓到我的梦里

我们静静望着 微笑
我用手指在你额头
画一个圈
你闭上双眼
脸被羞涩染红

夕阳把影子推得好远
两个人浸在昏黄里 说不出话
望着你金色的脸颊
脚只是抬起 放下

任你傍着臂弯 抓得很紧
你的眼神望着我
好像有那么多要告诉我 却什么也未说
又靠在我的肩头 抓得更紧

空空的广场上
只剩下你 和我
还有那总等不来的巴士
今天来得特别早

手搭在你肩头
望着你眼眶里那滴 慢慢凝结
盘起的头发 被风吹乱

雨夜的叮咚 敲打着
假寐终还是要醒来 坐起
人在灯下落泪
心在窗外淋水

找一只老旧信封 展平折痕
想寄给过去 只言片语
若有什么能承载
请一定 带我走

2013年4月22日

我们的眼睛

每个人 都给我新的眼睛
从那里看 竟会是不一样风景

曾经的那个早晨 或是傍晚
你们一起踏在路上
会以为这时间属于你们
忽然一片枯叶 飘落在盛夏的沉闷
两个人 开始了不同的心事

一根琴弦 无法同时弹出两个音
只是一个音未完 下一个还不存在
聪明的乐师 可以天衣无缝
但这一刻 他也不明了
心留在哪个音符

秋天渐渐落了 你的忧伤
你把心事埋起 却常常会挖出来
再次拥抱它 独自哭泣
你在心中诉说着不幸
春天的花开了 你却没有

你要自己不能忘记 不能原谅
像是为死去的真心镌刻一个名字
散不去的春寒 撕扯了沉静的湖水
只不过是用冰冷 向冰冷复仇

风暖了
只一拂过 心情便融化成水
已记不得原是冬天留下的寒冰
或许记得
但现在 只是一捧水
温暖 纯净

车轮的印痕缠绕起来 像嬉戏的孩子
停在大路旁的少年们
不知缘由的一齐望着 人 风景

跑出了父母的眼睛 耳朵 还有思念
选择相信一个人
为珍藏的秘密找一个归宿

夕阳还是沉了
他们又回到平常里 没有变化
或许有 因为心又多了一份记录

他们没有再回去
名为“成长”的怪物 把所有人都抓走了
而那里 竟又站着些人
是一样年轻

男孩子低头吸着烟
连影子也蜷缩在一起
不远处的人回头望 然后飘逸地转身
长发里 滑落一颗晶莹

迎春早已不再开
美好也沉默了

他用手指在空气里写
每一个字 都落在她的笔尖
长长的信 始终没有贴上邮票
拨出的号码 总是差一点坚决

深爱与深爱之间
若不是清高的祝福
若不是自私的感谢
若不是冰冷的抱歉

曾有一个 在夜里为你留一盏灯
你不知道他是否会一辈子 把你照亮
可能一盏灯就错过了
可能那盏灯 本就不是你的

一场雨 冷透了单薄
你独自走进沉默里
扯断凝望的目光

风是惆怅
卷过他的头发 掀起了衣角
试着推开 却将他抓得越紧

东方的白 一点点将夜抹掉
黯去的灯光 一样明亮
有太阳的时候
或许就不必在乎这微光
那盏灯 只懂得在夜里
为你照亮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