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岁生日记

这天只是普通地上着班,做着与平时无异的工作。想订个生日蛋糕,但并不喜欢吃。于是什么都没有准备。倒是老家三代人买了个生日蛋糕,远程庆祝了一番。外甥女这天学会了走路。

最近并不顺利呢,辗转反侧。似有什么带走了夏天温度,吸走了空气中稀薄的氧气。世界繁华热闹的背景音渐渐隐去,每一丝低声啜泣都汹涌而来。那些非常不好的事情,找不到人娓娓道来。如果说重来一次可以做到更好,便有责怪自己的理由。却好像每一步都已经用尽全力,怕得要死的时候,也还是埋头前进。

南方的热终于过去了,少了楼下摊档的吵闹,狭小的房间似乎也宽敞了一些。不甚和睦的邻居,也放下了争执。简单煮了一碗面,从此这里算是一个正式的落脚点了。

老人形容新人,总会用一个词:心气。不安于现状,心心念念着摇摇欲坠的理想乡。高谈阔论,热衷表达,沉浸于自我。这些略带贬义的描述,对我这样的人恰如其分。

要勇敢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