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又沙沙响了,
我躺在夏天的懒散,
朦胧回想,那些晴天,雨天。

那张特别的桌,仍躺在沉寂里。
修补的人一直躲在神秘中,
偷笑着看我们,再次相遇。
如准许我,感谢误会。

既然倾慕,为什么会口是心非,
好像都不在意,我和你。
倘若看太重,又会讨个伤心。
那一晚,我看到了月食,
太阳和月亮,正在思念的两边。

已到暮春,才觉察寒冷消退。
花团锦簇时,却忽略了那么多。
如果有一件事,驻留你心,
让所有不曾知晓,不再记得的,
也有了意义。

好像有什么,一直没有完成。
不是未送出的礼物,
没机会去的地方。
想说的话,在出口之前,
就已经回想不起。

生分的话别,
是略带羞涩的幸福。
在天空游过的燕子,
此刻正要回家。

先离开那个,会比较好过,
不用望见,离开的背影。
凝望是勇敢的奖赏。
等夜色将你拥抱了,
微笑着,转身。

真爱不需要证明,
看开,放下,只是自说自话,
什么也不会改变。
只是有一些事情,
终会慢慢湮没,寻不见。

为何不在离别的傍晚,
以一个庆祝的拥抱,为我送行?
即使放不下,永远,忘不了。

二零一三年四月三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