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倭瓜和明哥

与高中同学倭瓜和明哥约好去北京玩。

倭瓜是三年同班,前后桌,冤家,初恋。倭瓜的事情已经写过很多了。明哥是两年同班,前后桌,与倭瓜是同桌和室友,感情很好。开始时明哥是我们班学习最好的,平时文文静静的,非常仰慕。后来她变得比较普通了,更平易近人,时常和我们打闹。高中毕业后大家就没见过了,近六年。过去的平平淡淡的日子已经不记得多少,只剩下一些怀旧的心情。

第一次在徐水火车站坐火车,车票还是倭瓜给买的。

在北京西站地铁站碰头,她们还是原来的样子,口音没变,好像没有长高,留了长发。

一起吃了烧烤,倭瓜请客。聊起高中同学们,名字已经记不全。没有吃完的炒饭和豆腐汤。

走过长安街,沿途有故宫,国家大剧院,国务院。街道宽阔,却不便行走。又去了南锣鼓巷,看了很多有趣的工艺品,吃了冻酸奶。最后去了一家很大的医院,倭瓜去买药,我们等了一下。

倭瓜提起自己的对象,好像是很幸福的。明哥说我还是像以前一样温和,但是还要多和人打交道。

我是不热衷旅行,但见见故人还是很好的。

回来的火车票是明哥买的。急急忙忙还好赶上火车了,北京的票贩子还是很让人敬畏的。路上遇到了奇怪的人,回家已很晚。

拍了一张角度不好的照片,白衣的是明哥,粉衣的是倭瓜。

IMG_20160424_135009

补:志民的婚礼

最近回家,一直没有写。懒惰是不好的。原就少的读者大人们又要少了。

已经熟悉到可以闭着眼还是会迷路的赫尔辛基机场,坐飞机七个小时。降落的时候只能看见大雾前几十米。北京的早晨还不热。回家剪了头发,第一次剪这么短的头发,好不适应。小睡了一会儿。

明天是初中好友的生日,晚上就来接我去喝喜酒了。我并不喝酒,好友给递热水,挺好。晚上大家聊小时候的事,那时候喜欢过的女生,后面发生的种种意外。介绍我的时候说这个人是那一代人最聪明的,现在在国外读书。喝醉酒的人哭了,说找个会疼人的,早点结婚。

志民是入赘到女方家,晚上我们一班人就在这边躺了一会儿。三点多起来,收拾一下准备去接新娘。路上有人拦婚车的,就要给几盒香烟。进门前还要扔红包,取亲真不容易。传统婚礼的本意是让人珍惜得来不易的家庭。而我是断然不想要这种麻烦的。

匆匆忙忙的婚礼。

IMG_20160422_060854

感觉好累好困,加上时差的关系,两天少睡了十几个小时。家里把旧房子拆了,现在是一个大工地。花草树木每年都有一些不一样,鸟儿的叽叽喳喳,隔壁学校里小孩子的吵吵嚷嚷。

到了一个每天都会不自觉地把“结婚”思量一下的年纪,感觉此生的意义就是找到一个可爱的姑娘。但这终究是暂时的现象,有天我也会忽地明白,有件更重要的事还未做。

不会迷路的人

在屋子里呆久了,出门有点睁不开眼。阳光晒在皮肤上,好像产生了密集的化学反应。阳光真好呀,带走了噪声,改变了空气的味道。

有时候可以预计到前面那辆要出发的公交车要赶不上,所以不需再跑。于是又等了二十九分钟,比往常要长很多。看到流浪的大叔大妈,习以为常。芬兰不是理想乡。然而在困境中互相扶持的他们,又是令人嫉妒的。流离的相伴,安居的失散。

每当人问起我“开不开心”,都有种被冒犯的感觉。可以说季节很好,温暖,遇到了有趣的人,牙疼刚好,要回家了。却无法说开心,或者不开心,好,或不好。被这样定义真得很粗暴呀,讨厌。

看到一个人的做的视频,里面穿插了他的故事。他喜欢做视频,做了很多年。身边的人都问,做这个有用吗。他一直坚持,一直得不到认可。后来他沉湎于打游戏,宅寝室。他曾经一直想证明别人是错的,现在连他自己都怀疑了。做这个,有用吗。他又回来做视频了,没有理由。这件事,以前做过,现在在做,以后还会做。

云被吹走了,天是蓝色的。我想找一个位置角度,感觉整个世界都是我的。

人们总是互相否定,已是习惯。也许现在很不走运,以后也不会好。越来越无法和人比较。害怕,什么也不敢做。可是啊,只要花一些时间思考,就能继续行动。坚持也好,换一个目标也好。

我从来没有迷路,只是忘记了这条街的名字。

IMG_20160402_162152

还是眼镜最萌了

写日志的时候常常过了午夜,所以内容是关于昨天的。

早晨起床,拉开窗帘,阳光照进房间,暖。屋子不保暖,暖气也不热,夜里总是睡得冷冷的。

今天做了不少事,为 KDE 做了一些翻译,为创业项目写了几段代码。感觉肚子饿的时候,效率很高。

牙疼。照镜子看看,下边的牙齿还真是歪得离谱。

去参加了一个创业讲座,介绍股权分配的问题。遇到一个胖胖的眼镜娘,果然眼镜什么的最萌了。

在 Minecraft 里挖了一个巨大墓穴,却在里面迷路了而放弃。又开始玩《火炬之光》,一个人在荒野中探索,被包围,只能逃跑。

季节太长,后一半都用来无所事事盼望下一个季节了。回忆几年前的六月,总是下雨,有爱咬人的蚊子。想念越多,记忆就被篡改越多,好像还有了背景音乐和旁白。

无法分担,你的喜与忧。

没有时间来思考时间

几天前看了《噬神者》。在对抗荒神的过程中人不断死去,而荒神死后细胞随风飘散,在另一个地方聚集重生。只有几分钟来决定这一生的意义,然后一切都会消失。

We just do not have time to think about time itself.

之前的二十四年,从来没考虑过时间的问题。现在经历的,拥有的,还追求的,总有一天会完全消失。从物理学说,物质只会转化,信息也只是稀释。它们还在,只是已经没有人会知道。算算如果健康平安的话,寿命也还有大半。成年之后,大概比少年时更加珍惜时光。

The greatest happiness is to live content with little.

这句话贴在公寓的门口,本意是想解释为啥暖气不热。生命有限,只能满足于此,才能安心。假如有了无限的生命,便无法珍惜这一日的时光。亲情,友谊,爱恋,都是我们那有限的时间,凝结而成。古人喜欢创造不朽的建筑,器物,历史和文学来延续死后的存在。而我只活在当下,做一些不需要人记忆的事。

时间是温柔的,它走得悄无声息,不让我们害怕。

想回家种田,每天日出日落,朝露晚风。家人都在一起,没有谁会离开。教小孩子捕蝉养兔子,就像我小时候那样。每个季节,每个节日,都有些期待与喜悦。趁还没忘记的时候,把那些有趣的故事,讲给人听。

今天花了二十五分钟烤薯条,包装上明明说只要十五分钟的。

赫尔辛基周边旅行

与邹洵同学游览赫尔辛基以及周边城市。

海边集市,在这里吃了格子饼。有一条奇怪的狗/羊。

IMG_20160325_122236

芬兰堡。

IMG_20160325_135447

IMG_20160325_140350

IMG_20160325_140639

岩石教堂。有个大叔在弹这个霸气的管风琴。

IMG_20160326_121019

赫尔辛基墓地。本以为是个公园……

IMG_20160326_135940

波尔沃。

IMG_20160327_130956

第一次滑雪被摔惨了。

IMG_20160327_161255

森林公园。

IMG_20160329_122052

IMG_20160329_124643

追寻野生动物足迹,貌似有鹿和熊。

IMG_20160329_125405

IMG_20160329_125727

路上好多冰,也是一路滑。上山下山。

IMG_20160329_134744

IMG_20160329_140031

IMG_20160329_144112

IMG_20160329_160516

西贝柳斯公园。

IMG_6137

IMG_6140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20 号学姐回来了,住我家。去机场接人之前还在想,会不会见面就打呀。见面后相处还好,总算能好好说话了。我现在住合租房,所以学姐睡我房间,我一直睡沙发。

在新家第一次做两人份的饭。

IMG_20160321_185051

之前说过,得到了炮姐的画。

IMG_20160321_192622

被理发,发型已毁。

IMG_20160322_125936

平时在家也没怎么交流,她忙她的工作,我写我的作业。感觉学姐真的挺忙,不停地 Skype 。最近她新换了工作,搬到了另一个城市,现在还在面试其他工作。详情没问。

一起去电影院看了《Zootopia》,买了一桶零食,整个放映厅只有六个人。第一次两个人来看电影。

学姐这次回来是重新申请德国工作签证的,上一次没有成功。这次等到周五也没等到,要再来芬兰一趟了。

24 日晚,邹洵正好到了,和学姐三个人去中餐馆吃饭。聊了很久,餐馆都要打烊了。学姐搬去旅馆住一晚。小路很暗,旅馆门口有一只大猫。

25 日,第一次来芬兰堡,一座孤单的海上要塞。

走之前还在抢一包肉桂卷。

rou-gui-juan

炮姐

刚认识学姐的时候,学姐还喜欢画画。当时托她画了一幅炮姐,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拿到。右下角的是,“For 晓也”。

IMG_20160321_192622

加拉帕戈斯

加拉帕戈斯,进化之岛。必须要去的地方,虽然太过遥远,因为太过遥远。之前约好一起去的人,要么死掉了,要么失踪了,要么分道扬镳。自己一个人的梦想,实现起来更容易些。不用等谁,如果是真的梦想的话,一个人出发也不会怕。不要再把一个人的愿望,变成两个人的愿望了。

galapagos-map

伪物总是过分合理

今天看到人分享一段话:

想當然覺得別人會喜歡什麼,就送給對方什麼,好像這就是付出了。卻從不問一問,對方想不想要,願不願收。這種人,再掏心掏肺,也不過是一種自以為是。自個兒豁達、大度、問心無愧,其實還是自私。這是在講男女情愛也好,或是在說兄弟交往也罷,都可以去套這個理。對人好,不容易,但也不算難。若真的能設身處地去尊重別人,就很難了,古人以知己這個說法來形容至交好友。因此如何才算知己,真的是大學問啊。

看起来是很有道理吧。我也曾认为这是对的,错在人。但是现在我发现,这道理是错的,人无罪。

喜欢和讨厌,可能先来自对人的态度。

所谓感情亲疏影响对事物的认知。我一直挺讨厌吃巧克力的,然而我喜欢的人大多有此喜好。被递过一块巧克力,也是会感觉开心。因为是喜欢的人。因为是喜欢的人,可以做很多自己不喜欢不擅长的事情。刷地图一样去旅行,融入她的家庭和朋友圈。反过来,要是不被喜欢的话,即使做一些对方喜欢的事,也不会得到好感。这种情况只有什么都不做才好,因为无法改变“我是我”这个事实。

大多数人成不了知己,但他们依旧努力。

互相理解是很难的,需要时间,需要机遇。与父母聚少离多,几年之间喜爱的饭菜口味已经变了很多,然而父母还是只会做小时候我喜欢的那种。在远方长大,和家人交流也有些困难。可能这一生都没有时间来互相了解了,但是又怎样呢。我还是喜欢家里的饭菜,和家人一起会觉得安心。妈妈爱唠叨,爸爸爱规划我的工作,我都不大喜欢。这不是可以责怪或者被责怪的事呀。最喜欢的人,用尽心思去解读的人,还是会有发现不了的一面。问了千百问题,唯错过对的那个。

最后,这是付出者的问题,还是接收者的问题呢?

如果可以明白对方出于真心,却还纠结于表象的对错,心中不快,又不告诉他哪里错,让人如何是好。交流互动的问题,怎么可以只责怪一方呢。

很多时候人们喜欢曲解别人,比如叛逆期的少年对父母,挣扎的漂泊者对远方的恋人。给人有罪假定而非无罪假定。

如果有人想对你好却用了错误的方式,请给他一些指引和耐心。疼爱你的人,没有那么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