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热,醒前凉

六月末,杭州的连阴雨刚结束,保定的雨水刚开始。不一样的热。而 Espoo 和 Helsinki 还是很凉爽,晚 […]…

近日记

六月已去大半。 赫尔辛基一带的气温忽然变得很低,出门总带外套和雨伞。雨伞还是彩虹伞好呢,在 Tiger 买了一 […]…

不想干了咩

每天工作五六个小时好累呀,不想干了咩………

包粽子

今天邀请同学一起包粽子,有 DYX , YXT 和她妹妹。先用麻绳,又用皮筋,最后用铁丝绑……形状不好,味道不 […]…

才不要做社会人

已经快要二十五岁了,正处在校园和社会之间的无管制地带。接触的人慢慢地从学校的同学老师,到社会中的形形色色的人。 […]…

发热,洗脑,设计,论文

我真是太爱 Kebab 了。下午,晒着明媚的阳光,吃着 Kebab ,喝着可乐,看着火车。好像是有点奇怪,不过 […]…

窗外的花树

在我住的木屋二楼房间窗外,有一株开满粉色花的树。芬兰的冬天很长,夏天很长,于是春天很匆忙。看着它繁盛得如此张扬 […]…

Museum of Broken Relationships

Helsinki City Museum 的一个展览,那天是第一天开展,人很多。 展览都是一些日常生活中的小物 […]…

补:倭瓜和明哥

与高中同学倭瓜和明哥约好去北京玩。 倭瓜是三年同班,前后桌,冤家,初恋。倭瓜的事情已经写过很多了。明哥是两年同 […]…

补:志民的婚礼

最近回家,一直没有写。懒惰是不好的。原就少的读者大人们又要少了。 已经熟悉到可以闭着眼还是会迷路的赫尔辛基机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