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曾慕博学大方之家,后知其亦为世俗所困,受制于人,不禁悲其事,悯其人。俗务皆可抛,拂袖出庙堂,谁能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