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16

中文维基学院在Wikimania 2013

我是在本次于香港举行的Wikimania 2013上发起了主题为《The Future of Chinese Wikiversity》(中文维基学院的未来)的讨论。

Lunch_time_in_Wikimania_2013

在讨论开始前的休息时间,我与一些中文维基人交流了对中文维基学院的看法。大部分中文维基人不了解维基学院,好像是第一次听说。我遇到了一位德国老爷爷,他知道维基学院计划。有一些维基人知道中文维基学院,但他们大多不看好中文维基学院。不看好的原因首先是中文维基学院的定位不明晰,其次是关注度过低。第一个原因造成了第二原因,而第二个原因也造成了第一个原因。这真的是一个“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

很遗憾除我之外没有中文维基学院的维基人参与此次讨论。此次讨论的参与者都是对中文维基学院项目感兴趣的维基人。除了中国大陆、港澳、台湾的维基人之外,还有在中国工作、读书的外国维基人。不同的观点让这次讨论更有意义。

首先我向参加讨论的维基人介绍了中文维基学院的现状与目标。

维基学院最初是维基教科书的一个子计划,用于研习原创研究。后来维基学院成为了一个独立的计划,专注于探讨学习和原创研究。而后维基教科书不再接收原创研究。目前已经有十四种语言的独立维基学院,英文维基学院已有超过两万个研究课题。

中文维基学院目前仍在Wikiversity Beta上,尚未独立。目前的参与用户数量约有三十位,而活跃用户数量长期少于十位。已有的研究课题约一百个,而完整的课题很少。中文维基学院没有确定自己的方针指引,其发展方向也尚未在社群中达成共识。

我们没有找到最初关于维基学院构想的讨论,也就无法知晓它最初的目标是什么。在元维基(Meta-Wiki)上的维基学院页面说:

“Wikiversity is a centre for the creation and use of free learning materials and activities. Its primary priorities and goals are to:

Create and host a range of free-content, multilingual learning materials/resources, for all age groups and learner levels

Host learning and research projects and communities around existing and new materials.”

意为:

“维基学院是一个创造和利用自由学习资源和活动的中枢。它的首要职责和目标是:

创建和汇集一系列自由内容的,多语言的学习材料和资源,适用于所有年龄层和学历。

汇集基于现有材料和心材料的学习和研究项目及社群。”

英文维基学院的介绍页面说:

“Wikiversity is a community devoted to collaborative learning. ”

“维基学院是专注于协作学习的社群。”

每一个语言的维基学院都是独立的计划,可以有自己的独特方针,但不偏离维基学院的核心。我们得到的维基学院的目标是“Collaborative Learning and Research”(协作学习和研究)。得到广泛认同的一点是,维基学院是关于学习的。学习和研究都是以知识为中心的,通过维基让不同的人进行协作是维基学院的核心。中文维基学院也将追随这些基本理念。

中文维基学院目前的首要目标是项目独立与发展。这一目标实现的条件是内容积累和社群扩大。所以我们需要用户,需要维基人参与其中。中文维基学院用户之间的交流很不顺畅,在互助客栈及讨论页的讨论非常少,邮件列表和IRC无人问津。

而后参与讨论的维基人聊了很久,有不少重要的结论产生。

最开始大家的问题都集中在“维基学院是什么?”这个问题上。我们怎么区分维基学院和维基教科书?为什么不将内容放到维基百科上呢?维基教科书接纳非原创研究内容,即那些已经被广泛认可的成果。而维基学院接收原创研究,那些尚未获得广泛认可的知识。举一个例子,有一道很知名的中国菜——佛跳墙。我们可以在维基百科上建立一个页面介绍佛跳墙的历史典故和做法、特点。而在维基教科书上可以介绍其详细的做法,特殊技艺。而如果有人对传统做法做了改进,得到了一种不同风味的“佛跳墙”,那么这个成果就属于原创研究,只能被维基学院接收。维基学院是对维基百科和维基教科书的补充,很多时候维基学院能接受的内容并不能被其他计划认可。

相比于现在的论坛,博客和社交网络,维基学院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论坛,博客,社交网络都是一种自我发布媒体。它们的作用是阐述作者自己的知识和观点,而无法如wiki一样促进协作成果的诞生。对维基学院来说,协作编辑是它最独特的地方。

中文维基学院会做很专业的研究,还是那些起点很低的研究?中文维基学院目前正在早期发展过程中,若只进行专业化的研究,则会失去很多用户。维基学院的用户具有各种各样的年龄和学历,研究不论简易高深,都是有意义的。我们需要热情地吸纳每一个用户的研究贡献,维基学院的贡献者大多是各行各业的普通人,他们的作用是非常关键的。中文维基学院需要一个低的门槛,让更多人加入社群。

伪科学和玄学,中文维基学院将怎样对待?不论中国还是其他地方,都曾经存在着以非科学的方法阐释自然的理论,如中国的风水,中医经络理论。中文维基学院吸纳相关的研究,但研究需要客观评述它们的理论及其无法证实性。玄学和宗教都是存在的,它们的研究只要客观,并且不试图去说服人们相信即可。就像我们可以给孩子讲神话故事,但需要告诉他们神话不是真的。而没有根据的玄学研究会因为无法印证而不被包容,因此维基学院不会成为一个伪科学泛滥的地方。

中文维基学院如何打破“没有用户参与-没有发展目标”的死循环呢?这是最困难的问题。因为没有用户参与,无法探索发展方向;反过来,正是因为没有明确的目标,用户不知道该如何参与。目前有一个方法是可行的,先吸引用户参与,在实验研究过程中不断探索,从而得到适合的发展方向。各个维基计划都曾经经历过探索时期。在最初我们可能会犯不少错误,有很多争议,这都是必要的。没有它们,我们无法知道怎样做才是正确可行的。不断有新的维基人加入,不断地编辑,是发展的必由之路。

有一位维基人问我为什么我会参与维基学院。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计划,它让世界上不同地方的人在一起,毫无功利心地共同探讨学习,发现新的知识,而不是关在自习室里读自己的书。这才是教育的目的。

2013-01-17

反差

这两天我想了想Arron事件为什么国内外反应差这么多,一个原因是中国目前主流意识是在加强版权的阶段,而国外则是已经发现现有的知识产权法律体系有问题了;另外一个就是国内对被审核已经习惯了,对信息自由没有很切身的体会。—— Coiby

Aaron Swartz今年26岁,只比我大五岁。但他十年前所做的事情都不是我现在能企及的。
Aaron Swartz是Creative Commons的发起人之一。那时他已经意识到本应为世人共有的知识文献,却被少数罪恶的看守严密看管,借以收取高额的使用费用。
2010 年,Aaron Swartz创建了反对审查互联网的DemandProgress.org。2011年7月19日,他因数字偷窃而被捕,被控从在线学术期刊系统 JSTOR下载了480万篇学术论文。Aaron Swartz利用外置硬盘通过物理接触的方式从MIT内网运行脚本下载JSTOR论文。消息称JSTOR并无意起诉Aaron Swartz,但美国联邦检察官坚持要起诉Aaron Swartz。Aaron Swartz于2012年9月24日出席法庭听证会但拒绝认罪。
26岁这年,他自杀了。只有人生四分之一的时间,他所做的事,比好多长寿的人一生还多。
那些死亡的人不是失败者,真正的失败者是那些还活着却失去了反抗精神的人。——鹤仙人

明明就是一个贼,无论他以前做过什么。反抗网络审查,也不能掩盖他盗窃的事实。——流莹

他获取只是学术论文。——鹤仙人

别人的成果怎么就是共享的了?这就像开源世界的一些人认为商业软件闭源收费是种罪过一样。——流莹

学术论文背后的成果是谁资助的?学术成果难道不是属于全人类?
许多学术论文的成果都来自zf资助,来自tax,但普通人却还要通过向出版商付费获取这些…
而且向学术期刊投稿有稿费吗…——meo_meo

即便是牛顿的三大定律,也是人类的共有财富。我只是说知识应该给每个人平等获取的机会。
就学术研究而言,他们都已经发布到期刊上,为世人共享。我们才能在前人基础上继续研究。
实际上我谈的是一个知识共享的问题,而你说的是著作版权的问题。
我只是希望大家能多为知识自由多做一些事情。
在他一生中做过许多事情,这一次或许是个错误,但不能因此就否定他对人类的贡献,无论是网络技术标准,编程方法,还是知识共享协议。
逝者已矣,请给他一点尊敬。——鹤仙人

到底是他错了,还是制度错了,这是一个全世界都在思考的问题。
或许他用错误的方式,做着正确的事情。——鹤仙人

即使是学术论文也只是一种运行模式而已。每个人想无偿地获得东西是不可能的。除了这流动不息的空气,我想不出有什么是全人类所共有的东西。即使标榜如此,实际也完全不一样。——faultmee

看来是挖了个不小的坑,不过多探讨一些这样的问题,还是很有意义的。——鹤仙人

个人认为,哪些东西应该是public的,哪些不应该是,是社会形态决定的。相关的体系比如专利、著作是人类文明进步到目前的基石,有它存在的价值意义。
当然,事物是发展的,激进的做法会引起反思,挺是好的。我想可以做的是,在现有的稳定体制下,做些启发性的工作。
reddit不就是一个革新么?——BIAOBIAO齐

这家伙还是很厉害的,去年这个时候崇拜他。他不仅参与了CC制定, 还写了web.py,参与了Markdown和Rss的制定,搞了reddit。而且去年他参与发起的SOPA真心让我觉得澎湃,某种程度上也突然让我对开源的兴趣大增。
我不对他窃取学术论文发表意见,因为这件事情他基本上丧失了所有自由,最后崩溃自杀,我觉得需要鄙视下美帝的种种。——Daniel黑头

linux爱好者的理想主义气质暴露无遗。。。。。。。
同学们,你办个杂志,招了批人,工资从哪来?别人投了稿要审稿,钱从哪来?没钱不审稿,谈什么优秀论文。一个期刊会议里垃圾如云,你的优秀研究成果有人能看到?
学术期刊根本就卖不出去几本,又不是畅销书,你想要靠这几本回本,便宜的了有鬼了。
所以订阅价格才如此高昂(但其实作者主页都下得到的,如果你真的是看过论文的话应该知道)
现在审稿基本都是不收审稿费的,如果要收你审稿费的话,诸位又要说了,科研成果就是应该分享给全世界的,你这个无耻之徒居然用高昂的审稿费阻止我向世界分享我的成果,难道我没钱,我就不能科研了?我必须把你打倒——CO

又有新的声音加入进来了。
不过曾看过一些生命科学的杂志,据说还是挺有名的。他们就是投稿人付费发表,而读者可以在网站上获取免费的内容。因此,公有模式并非是不存在的,也并非是不现实的。
这 更是一个环境产生的问题,在中国,这个领域还处于刚刚开化的时期;而在国外,新的模式和理念已经成长起来了。就像维基百科,维基物种,或是新的维基数据, 这些共有领域的知识媒体并非新的创意。只是因为在中国这个环境下,大家只能想到以商业方式获利。而这种分享模式缺乏生存的土壤。
archive.org不就是个例子吗?还有古腾堡计划。他们成功了,证明这件事并非是一场空谈。只是在中国,我们还缺少条件,比如法律、制度、市场、社会意识。——鹤仙人

但是你不能要求所有的杂志期刊都弄成所谓的分享模式。所谓的分享模式在国外也是主流?我看不见得。他的存在在激励像lz你这样的支持者外,同时必然也会打击部分人的积极性。
你说的维基XX,靠的也都是志愿模式,所谓的共有模式说白了都是志愿。你不能要求每个人都认同这样的价值观。
而且分享模式就一定是好的吗?当然我不否认他的优点,但是如果所有的期刊、杂志都以这种模式,我觉得简直是灾难,不仅仅是对杂志本身,也是对读者。归根到底,做什么事,必须先保证不能断人食粮——流莹

就像杭州的博物馆,超过90%都是免费供人参观的。他们并没有断谁的食量。
或许维基百科断了大英百科的食量,但这只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大英百科不能继续为世界提供更新更全,更容易获得的内容了。
知识,教育和医疗,这种公共性质的事业并不同于普通的商业活动。因为他们关系到每个人的生活,所以很多国家会有免费的教育,免费的课本,免费的图书馆,免费的医疗。这不是一个断谁活路的问题,而是一个社会事业。
新的思想难免造成冲击,有质疑和批评。但新的思想还在发展。——鹤仙人

审稿还审稿费呢,现在的论文,排版是作者自己排,审稿全是领域内专家“自愿”被抓来审,编辑部就做点啥事还搞 得天价许多大学都负担不起,发起抵制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原本以前学术交流不方便出版社的存在是为了促进学术交流;而现在网络上的交换如此发达,而那 些 publisher 只是考虑自己的腰包而已,许多 publisher 现在在做的事情完全只是在阻碍交流而已。现在许多领域内的 Open Access 的学术期刊都已经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功,这也是未来的趋势。
Aaron Swartz 的事情是个悲剧,jstor 都已经撤销了起诉,结果美国政府非要提起公诉,现在他的自杀引起了很大的风波,也算是引起更多的公众注意和讨论这些问题了。——pluskid

作者论文发表出来,最大的希望就是让更多的人能看到而已,从作者的角度来看,当然是要分享。publisher 在这里到底是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http://arxiv.org/ 现在许多学术论文发表之前(特别是在数学领域)都会直接传到 arXiv 上
http://jmlr.csail.mit.edu/ JMLR, 目前 Machine Learning 最好的期刊,Open Access,它的发起就是为了抵制当时封闭的 journal ( 8g 可以见这里: http://blog.pluskid.org/?p=842 )
http://www.plosbiology.org/ Bio 的 Open Access Journal
cost of knowledge: http://thecostofknowledge.com/  对于 Elsevier 的 protest ,建议读一下它页面上的 Statement of Purpose,可以对学术出版这行到底怎么回事有点了解——pluskid

确实如此 现状是在向着公开免费的方向进行的——瞎逛

在这场风波中,中枪的不只是journal,更有美国司法部,版权法案,社会意识,甚至美国国家制度。
这些问题现在有,原来也有。Aaron将它们从黑暗角落挖出来,公众才有了这样一个机会,重新思考这些问题。——鹤仙人

2013-01-07

枷锁

吾曾慕博学大方之家,后知其亦为世俗所困,受制于人,不禁悲其事,悯其人。俗务皆可抛,拂袖出庙堂,谁能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