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0日

爱在此时

又是毕业的季节,看到紫云楼下那句“学弟,学姐就要离开这里了”,忽然觉得心情好复杂。

不管是离园,毕业,学生年代,少不了的是分别。

或许就要和你相隔万里,还有那追不上的时差。快乐时没法牵手,难过时没法相拥。好多很重要的话都延迟了,爱总是要跑的,很快才对。偶尔一个人的忙碌,遇到另一个人的孤单等待。好像难过不说就会好,却一点一点生疏了。听不到眼泪的重量,以为脆弱会慢慢坚强。默默的祝福,是永远寄不到的明信片。纵然听到千言万语,此刻只想,一个拥抱。若在眼前,真的会不一样。看不到的会遗忘,因为没有什么会提醒,还爱着。

直到有一天,在通话记录里找到我都好难。
直到有一天,想不来当初为什么会相恋。
直到有一天,已经不觉得我那么可爱。
直到有一天,又会像初恋一样期待。
直到有一天,重新遇到可爱的人。
直到有一天,已经忘记还有我。

或许我们才发现,已经不是那么那么爱了。相恋要两个人真挚的心意,而分手只要一个人默默的坚决。我们只需要互道一声感谢,一声祝福。学着大度,学着坦然。即使要哭,也不要用手去擦。

或许我们太孩子气,不要大人样的生活。还记得当年说的:我能感觉到现在,也知道不会有未来。孩子就是啊,从来不会认错,总要相信自己。即使眼泪哗哗,也要说“不疼”……

为什么要让明天会不会分手,决定我们今天是不是要在一起?

感谢深夜的守候,世界,晚安。

2013年6月4日

习惯

年少时我和倭瓜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一起走走。但每晚下课离开教室,一个向左,一个向右。在门口一次次“偶遇”也成了一种生活。一次对白可能要从今天跨越到明天,从傍晚在桌上发现一只纸飞机,直到清晨将回应的纸条夹在她的书里。

相信明天会有的,今天没有也无所谓。

现在啊好像不再那么难,只要随着自己的想法就好了。长大了发现,大人们的框框,好多只是在骗小孩子。所以可以陪伴想陪伴的人,珍惜想珍惜的人。很开心地被注视,很安静地被关怀。如果相信我正幸福地被想念着,幸福就会拥抱我。

我能感觉到现在,也知道不会有未来。

好怕养成一个习惯,习惯有人在。因为有一天要习惯,习惯没人在。

感谢深夜的守候,世界,晚安。

2013年5月25日

年轻的选择

年轻的时候,
你选择离开她,
不聪明的她,
不优雅的她,
任性地跑得好远,
寻找重要的梦想。

那么坚定地走了好远,
直到一场雨,一点点凉。
和故乡一样的鸟鸣,
忽然会悲伤。

你终于想起她,
那个会把饼干掰一半给你的人,
那个病床旁陪你整个夏天的人,
那个每一天放学都会等你的人,
那个总是担心你会饿肚子的人,
那个很努力做所有你喜欢的人,
那个从没有向你要求什么的人,
那个只是默默地送你走远的人。

你会翻开所有旧箱子,
找她为你求的护身符。
拨出重新找到的号码,
有那么多抱歉与感激,
却沉默很久没有说话。

她为何那么讨厌,
明明不喜欢长发,
却一直还留着它。
是怪你没来得及,
为她买一个辫花,
说一些甜蜜的话。

时光总是在提醒,
过去的为何不会过去。
世上好多你爱的人,
而那样爱你的,
或只有曾经那个。

给亲爱的倭瓜

决定

做决定,不是容易的事。恋爱,一定要两个人决定;而分手,只需要一个人决定。在决定之前,再感受怀念的温暖,不要忘了深爱的人。

2013年5月1日

放不下

树又沙沙响了,
我躺在夏天的懒散,
朦胧回想,那些晴天,雨天。

那张特别的桌,仍躺在沉寂里。
修补的人一直躲在神秘中,
偷笑着看我们,再次相遇。
如准许我,感谢误会。

既然倾慕,为什么会口是心非,
好像都不在意,我和你。
倘若看太重,又会讨个伤心。
那一晚,我看到了月食,
太阳和月亮,正在思念的两边。

已到暮春,才觉察寒冷消退。
花团锦簇时,却忽略了那么多。
如果有一件事,驻留你心,
让所有不曾知晓,不再记得的,
也有了意义。

好像有什么,一直没有完成。
不是未送出的礼物,
没机会去的地方。
想说的话,在出口之前,
就已经回想不起。

生分的话别,
是略带羞涩的幸福。
在天空游过的燕子,
此刻正要回家。

先离开那个,会比较好过,
不用望见,离开的背影。
凝望是勇敢的奖赏。
等夜色将你拥抱了,
微笑着,转身。

真爱不需要证明,
看开,放下,只是自说自话,
什么也不会改变。
只是有一些事情,
终会慢慢湮没,寻不见。

为何不在离别的傍晚,
以一个庆祝的拥抱,为我送行?
即使放不下,永远,忘不了。

二零一三年四月三十

2013年4月24日

带我走

夏天的雨水 刚刚停住
你走过我站的走廊
脚步踏出水声
抬头相视的那瞬
让行走的匆匆 多一些慌张

微风随你飘走
留我一个人在陶醉里
无声地叹息

暖风吹散了孤寂 融化成温柔
蜷缩的心情在早晨的阳光里舒展
凌霄花从你的窗头 蔓到我的梦里

我们静静望着 微笑
我用手指在你额头
画一个圈
你闭上双眼
脸被羞涩染红

夕阳把影子推得好远
两个人浸在昏黄里 说不出话
望着你金色的脸颊
脚只是抬起 放下

任你傍着臂弯 抓得很紧
你的眼神望着我
好像有那么多要告诉我 却什么也未说
又靠在我的肩头 抓得更紧

空空的广场上
只剩下你 和我
还有那总等不来的巴士
今天来得特别早

手搭在你肩头
望着你眼眶里那滴 慢慢凝结
盘起的头发 被风吹乱

雨夜的叮咚 敲打着
假寐终还是要醒来 坐起
人在灯下落泪
心在窗外淋水

找一只老旧信封 展平折痕
想寄给过去 只言片语
若有什么能承载
请一定 带我走

2013年4月12日

年少无知

在高中时代,我遇到了一个特别的女孩子。

她的名字叫倭瓜。倭瓜不漂亮,也从不打扮自己。她喜欢笑,爱说话,声音很好听。她的眼睛会闪光,像湖水一样。

我第一次注意到她,是她被老师罚站。她就是这样不可思议。我们又恰好是同一天的值日生,因为自己懒散常被她说教。就这样,生活的交集慢慢开始了。

在那个时候,只有五分钟课间休息,十五分钟就餐时间。一切忙得让心慌慌的,就要晕厥。好像都来不及和别人说说话,一天就过去了,连梦都不会做。所以才会特别珍惜,陪伴我的人。有人相伴,好喜欢。

三年里,她为我打过不知多少次水,带过不知多少次饭。我总是不懂照顾自己,常常会生病。每一次,她都会记得来看我。即使吵架之后,关心也从不缺席。我性格那么古怪乖张,让人难以接受。她总是会包容我,找一些我喜欢的话题。那次,我们一起去逛庙会。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我只看到她。我第一次知道倭瓜也会害羞,在走廊见到我都会低着头跑开。

生活中有很多事情我们不得不面对。在那几年,挣扎是常态。但静下来的时候,心里还有个角落,一直很明亮。像金子一样闪光的人,在最美好的时光。

高考结束后,我们也走到了阳光下。一个是冷冰冰,不爱说话的天才少年;一个是热烈似火,伶牙俐齿的厌学女孩。我们的人缘都很好,所以大家亦都觉得这是极好结局。我们的默默坚持,鼓舞了很多身边的人,不离不弃。那个夏天,我们第一次牵手,走了很多路,但并不在意要去哪里。送别的时候,我觉得不久就会再见。

分开之后,却真的分开了。

两年之前,和两年之后,改变了如此之多。我看到了更多,人与人,人与 世界的故事。我开始理解她的想法。是我们有不同的节奏,她感觉无法跟上我,又害怕会成为我的牵绊。我总是沉浸在自己的事情里,男孩子总会慢慢承担起很 多责任,家庭的,自己的。如果很多年后我会埋怨她,后悔因为迁就她而舍弃心中理想,她会很难过吧。所以分开渐渐成为一种结果,而非选择。她总是笑笑说那时年少无知。年少不好吗,半块饼干就可以很开心。无知不好吗,只要抓住手就不会去害怕。

十七岁的时候,还不懂爱情,却最知道珍惜,关心,守候。那时候不知道爱什么,却遇到了爱我的人。会包容那么多缺点,原谅那么多事情。生活简简单单,没有太多要求。从未说过有多喜欢,但就是很确定。相爱的人,只是没有缘。伤心,挽留,都经历了才会安静地怀念。虽然最后分开,还好该努力的,都努力过。

多年之后,已经不再悲伤,不再自怨自艾。我们会重新遇到喜欢的人,有了新的故事。可还是会突然想起,拨一个电话问候,送一个小小的礼物。非常感激,人生有一次,年少无知。

2013年1月10日

爱情带来了什么

晚上教室里,两个女生在倾诉自己的恋爱经历。不知道为什么女生们并不在意我的存在,也许我平时不言不语,亦不评论,仿佛成了环境的一部分。

成长到这个年纪,大家似乎都开始寻求倾诉自己感情经历。那是岁月留下的遗产,而我没有。

我没有感情吗?不,每个人都会有吧。有时遇到一个人,让你怦然心动。可能是个漂亮的女孩子,或者有某种特质。这是一种猜测的开端,我有时会假设会和某个人发生怎样的故事情节。当虚构的差不多了,觉得现实也应当“差不多”。

爱情,从来不是“差不多”就可以了。

我们会幻想得到爱情会更有安全感,会找到真正的幸福,会找到人生的方向,会变得完整。那些曾经喜欢的人,给我们带来了什么。那些我们爱的人,现在是何种结局。感情带来了不安全感,幸福浸满泪水,一次次把你带到十字路口,每个人都变得残破不堪。

一个人的自由是另一个人的放手,一个人的幸福是另一个人的牺牲。最后才发现,一个是冰,一个是火。

2012年12月26日

只要远远望着

有些人,

只需要远远望着,

虽然我可以再走近一点

 

再走进一点,

越过心房里重重帘幕,

踏进崭新的世界

 

世外仙境,

我却不小心,

抖落一缕尘土

 

我像见到蛋糕的孩子,

迫不及待地抓起,

却留下一个脏兮兮的手印

 

那如梦中的人,

永远在那里,

熠熠生辉

2011年8月2日

我的爱

我的爱像一盏灯,照亮了夜色。没有这一点微光,我的眼前不会有这么美好的景象。微小,短暂,可是,很难得。

我第一次见到她,她看起来很……乱糟糟的头发,低着的头,藏起来的眼睛。为什么她总是乱来,为什么她总是麻烦缠身,为什么我们被一件事联系到一起。

渐渐看清乱蓬蓬的头发下,她清晰的脸颊,低着的头,总是挂着微笑,藏着的眼睛是那么明亮。真的有一天,开始谈起她的故事,谈起我的故事。没有很长时间的了解,但是已经把她当作,可以托付的人。很难遇到这样一个人,让我把所有的心事倒出来。长大后才发现能够说说心里话的人太少了,我不能将烦恼说给熟识的人,一个陌生人是我最好的选择,然而,这个人已经不再陌生。

习惯着这种微妙的联系,特别的感情,脆弱、危险的平衡。人是永不满足的,总以为更多的感情才会更美好。不论是咖啡还是红茶,太浓了,就会苦的。当我恋爱了,我发现,美妙的事件要结束了。

爱情本身没有错,付出太多又算得了什么。我们不应该有太多期望,山盟海誓、矢志不渝,做不到也没有关系。我们不应该有太多剧本,不必每一个情人节的桥段都要这样精致。

没有过去,亦无未来。我的爱悲惨收场,在爱情的葬礼上,我捧着百合花,却等不到她。

她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留给我静静的夜,叮咚的心跳。相思的病永远好不了,她的笑现在觉得那么美好。她从来没有坚定地握住我的手,静静地望着我,什么也不说。灯灭了,才发现月光已经照亮了我的桌案。我起身望着窗外,差点哭出声来。

她是昼,我是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