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SUSE Conference 2019 @纽伦堡

openSUSE Conference 每年都有,以前总是因为各种要忙的没有下定决心去。这次提前安排了一下,公司还赞助了机票。

慕尼黑火车站

来过很多次慕尼黑,故地重游,有些凄凉的感觉。活动上午就开始了,乘火车到纽伦堡的时候已过了中午。

路标
刷成各种颜色的房子

城市看起来不大,道路也十分清晰易循。从火车站走路二十分钟也就到了。路旁的住宅,简单有序,似乎是个退休生活的好地方。

会场外的 Beer Garden 以及在闲聊的 Geek
听技术报告

三天活动每天都有技术报告,大部分是关于容器和 Kubernetes 之类的热门技术,我其实并不怎么感兴趣。

趣闻:

  1. openSUSE 和 Fedora 其实关系非常铁,双方的活动都是互相赞助的。还有 Fedora 的大佬来分享他们做的代码托管平台(忘记叫什么了)顺便安利 openSUSE 也迁移过去。大佬:GitLab 太烂了!
  2. Leap 和 SLE 的内核他们要从最新版 Backport 到一个较老的稳定版上。补丁的数量高达数万。
  3. openSUSE 的少数服务器运行 Fedora 甚至 Debian,因为需要的特殊软件包 openSUSE 没打包。
休闲区
夏天的感觉
长桌会

我最近做了个小工具 opi,想不到还有人认出我的名字了。还有来自日本的同学,我们在网上交流了很多字体打包方面的工作,今天总算见到真人了。还遇到了几个台湾同学,我们正好住一个酒店。

最有趣的事情就是要扫描二维码答题然后领奖。

本次最重要的任务是捉 Geeko 回家

还认识了很多朋友。喝酒聊天,乐队表演,交换不同地区的欧元硬币纸币。

某小哥的手机
Christian 和我一起维护 Wiki 网站很多年
蹭 Chairman 热度,也是动物园爱好者

蛮开心的活动!

成为 KDE 开发者

昨天获得了 KDE 的代码提交权限,成为正式开发者。今天用 Subversion 提交了第一个 Commit 。纪念一下。

微软到底垄断在哪里

最近中国工商部门展开了对微软的大规模反垄断调查。对微软来说这在全世界都已经不是新鲜事了,普通民众也在很多年前就把微软和垄断联系在一起。但是普通人往往对垄断的认定存在误解。

有非常多的人相信,市场占有率就是垄断。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

市场占有率高是一个结果,是表现形式。非垄断经营的企业也能达到很高的市场占有率。然而垄断企业之所以成为垄断企业,是在于他们采取了不正当的竞争手段打压对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