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没有更新博客了,一来时间不多(我写得很慢,可能要花上好些小时才有一篇半幅),二来有很多不是确定的事不知道要如何言说。

大概在二月的时候,我才翻了一下学校的毕业时间表,本来计划赶四月的期限,最后拖到了五月末。毕业设计是颇费功夫的,心思和气力都用尽了。最后的几天,都是写到后半夜。五月二十三日清晨,最后一次保存,再也改不动了。

那天天气格外好,时隔数月,再次复习了一次去 Arabia 的路线。在论文写完前一直有种对学校的恐惧。这天 Aila 一直在等人来,这次可以送她一份礼物了。在芬兰,很多人不把毕业看作一个 Deadline,只有自己觉得够了的时候才会离开。

I have had enough.

在赫尔辛基跑来跑去,找一个能够打印论文的地方。那是我最后的焦虑了。稍微歇息的时候,回忆这三年间的雪泥鸿爪。一无所知地来到这里,漫不经心地过了一年。直到琛忽地走了,我才意识到自己选择来到芬兰,一定是要有某个意义的。之后的日子,我的叛逆和孤高都弱化了。那些我从来没有时间了解的朋友,渐渐填补了被搬空的世界。那些曾经觉得很无聊的课业,也有了新的理解。

在学校学到的最后一件事——这世界上我不知道的和不理解的还有很多。然而那部分,我应该到另一个地方去找。

在毕业论文完成的前两天,得到了第一个工作 Offer。大概投了二十份简历。找工作的过程可能深刻地改变了很多人。即使在周围人眼中闪亮夺目,也是屡败屡战。渐渐地乱了阵脚,不知道是哪里错了。被人选择的状况,总是不让人舒心的。我大概是很幸运的,这个过程只一个月便结束了。

买了一张动物园的年卡,常与飞禽走兽为伴。赫尔辛基动物园在一座小岛上,这个季节常有雨水和冰雹。虽然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做,我还是会花上几个小时在这里发呆。那些烦恼,都留在了海对岸。我暂时只是一个无状态的人,没有在写论文,没有在找工作。围栏里的山羊在咀嚼青草,围栏外的我在咀嚼时光。

回到我的小屋,不停地思考同一个问题:我要回哪里去。

那次骑车走了很远,遇到一个不知名的小湖。曾想找一个如此清静之所隐居,但果然还是不行的吧。

大海的颜色

有时晚上睡不安稳,起床迷糊地对着镜子看乱糟糟的头发和红红眼睛。

散步的时候向海边走了很远。结冰的路面,昏暗的树林。工厂的烟囱,似乎也成了景致。路灯的光让人感觉不舒服,沉闷得发不出声。路上遇到的人,除了在打电话的,都是默默地走过去了,或者站在原地等什么。停在始发站的 112 号公交车,只有司机一人。

在自己生活的地方几步之遥,有农田,花园,丘陵,森林和马场。只有偶然的机遇之下才会选择那条岔路,决定走得远一点。即使是这种无名的景色,也能在昼夜寒暑的变化中找到乐趣。

大海其实很近,走几步就到了。大海其实很远,想象中的波纹和色彩,不在此时此地。

10000 步

今天出门的时候,遇到一对父子。爸爸给小男孩买了 PS4 游戏机,小男孩提着大大的袋子蹦蹦跳跳地走过,爸爸也是一脸满意。从旁边晃过的我,也分享了他们的大好心情。

敲出这一段文字的是我新买的键盘。在芬兰淘到英语键盘也着实不易,小开心。

小时候资源缺乏,可以做的选择很少。凡事仰仗父母,得到新物件是极大的乐事。随着年长独立,凡事都体验过一番,随心所欲。这是一个好的时代,物质和信息都相当丰富,也更加自由。节制之少,让物质的乐趣变得难得。在异国,吃到家乡的小吃会很幸福,下午晒着阳光与人聊天大概也不错。要列一个清单,大大小小的愿望全部找回。

人每天所需运动量是走一万步,但我的计步器好像不太准。

几日前,与学姐通信。赫尔辛基与上海,在不同的地点,时间的属性也不一样。时间是人的资源,或者人是时间的原料。这一辈的好多人,都还没有长大。站在岸上不想下水,或者已经被急流冲走。又一天我也会安稳地生活,但现在还不用。

这几日晴朗明媚却也寒冷,出门时瑟瑟发抖。临时的寓所,堆满了未开封的行李。

巴黎时间

那时候常常抱着这只兔子玩偶,望着窗外的夜色发呆。遗落很久之后,还是会想起它,想起那时的我。白天休息,晚上进行光合作用。打开身体的每一个气孔,吸收着世界的孤独与思念。琛,你是否也觉得,那时我们的不安与困扰,也是我们喜欢彼此的地方呢。

一周的进展

本周做了 Santakani 网站首页的改版。

对比旧版,新版将首页/设计/设计师三个列表页面合并为全新的首页。导航栏因此得到简化,只有 Design,Map 和 Story 三个选项。首页顶部采用了一种浅色有机纹理,取代了滚动的图片。文字也大大简化,更注重表达简介明了的含义,无需深度阅读。列表我最终还是决定用设计师作为主体,一行照片,一行产品。希望每个设计师的设计风格得以表达,而不是被散落在随机的产品列表中。图片采用了类似 500px 的等高填充布局,让横版和竖版的照片都能完美呈现,只做微小裁剪。

本周做的另一个项目是 openSUSE 的新网站主题。

试用了 Bootstrap 4 Alpha 6 版。虽然还有很多小缺陷,但整体上非常棒。使用 Bootstrap 自身的 Utility 类就能调节各种布局,大大减少了自己写 CSS 的工作量。

在 Google+ 上分享这个 Demo 之后得到了很多好评,感觉动力满满。

另外参考 KDE 的翻译项目,给 openSUSE 的文档项目添加了 XML ↔ PO 转换功能,这样就可以利用 Weblate 网站翻译文档。

毕业设计艰难进行!做了一次范围更大的问卷调查,参与调查的女性 100%,好像很不科学的样子。或许就像老师曾说的,女性更热衷于参与和奉献。

人生精彩只因会修电脑

刚刚帮一个邻居解决了电脑连不上 WiFi 的问题。邻居是巴基斯坦男和伊拉克男,貌似年纪都比我小?为表感谢邻居留我吃了顿饭。

巴基斯坦男学护士的,还在读本科,准备继续读硕士。芬兰非常缺护士,因此是不愁找工作的,还可以一次拿到四年工作签证。

伊拉克男是以难民身份过来的,现在正在工作和学芬兰语,就快拿到芬兰国籍了。伊拉克男正准备买车,芬兰政府给各种福利。不用担心找不到工作,政府会安排好。即使没有工作政府也发补贴,生活完全不愁。

中国男表示马上要毕业,正在憋毕业论文。因为会修电脑,所以未来一片光明。

拉普兰

在芬兰许久,终于踏上了向北的火车。

从赫尔辛基到罗瓦涅米,需要十二个小时。火车速度很慢,但内部舒适整洁。床单和枕头还是可爱的猫头鹰,处处有设计在。像是好好睡了个觉,很安稳。

罗瓦涅米,零下一度。脚下是松松软软的雪。

没来得及在罗瓦涅米看看,就搭上了去伊纳里的汽车。天亮得很晚,昏昏的,雪地映出淡淡的蓝灰色,像是在做什么梦。

公路两旁,是白色的雪和黑色的树。松树都很矮小,远不像原始森林那般。

原本在伊纳里订了一个小木屋,但是因为住满,只好换到了旅馆。

窗外有一个心。

伊纳里是个小地方,一个旅馆,一个超市,一个纪念品店,一个旅游中心,一个餐馆,几乎就是我们第一天能找到的所有内容了。最重要的是,旁边有个湖。

第一天晚上没有云。站在巨大的湖上,可以看到数不清的星星。

很流行的雪地摩托,这一次并没有体验。

倒在雪地里,印一个模子。

用木头建造的图书馆。

没有瑕疵冰面。

每到一个新地方,总要去看看博物馆。通常会有些收获。

古怪的芬兰娃娃。

芬兰的发源。

黄鼠狼。

看科普视频和摄影展的时候,发现人们会抓住小驯鹿,然后做某些处理。仔细研究发现,原来是要修剪耳朵。惊恐。

这种萌萌的小鼠可以在雪地里极速打洞。

留言。

喜欢大鱼玩偶。

纪念品店。

已经对鹿肉见怪不怪,熊肉还是让人诧异。

在纪念品店,只买了一只手电筒,方便夜间活动。纪念品都好贵呀。

夜里的林间小路。

旅馆,沿着坡道走下来就是冰湖了。

一处小教堂。

第二天夜里,看到了极光。大多数时候只是微微发亮,而不像照片和视频里见的那样绚烂。望着夜空等待和寻找的心情,才是最大的乐趣。发现一条新的光就激动不已。

星星真得好多呀,一颗挨一颗。在这种空旷漆黑的地方,星空变得异常闪亮。

全副武装,猜猜接下来要干嘛?

此行最重要一事,哈士奇雪橇~

狗狗在跑之前非常激动,叫个不停。

出发!

哈士奇跑得非常快,驾驶时必须踩着减速,不然就和前面的追尾了。

一队哈士奇有六只,有一只是 Leader。它会经常回头看,冲其他哈士奇叫。似乎是某种指令。

广袤的雪原,寂静无人。

第五小队全体成员。

抵达终点,给狗狗解开绳索和喂食。

哈士奇非常乖,可以随便摸。比家养的哈士奇要瘦小。

这些狗狗都有奇怪的名字,这只叫 Hentai,我队的 Leader,真是绅士呀。

得到了一张明信片,照片上的狗狗叫爱因斯坦。

这里的餐馆也是主营 Kebab 的。这次旅行真是吃了好多次 Kebab 呢。

第三天夜里,终于见到了巨大的极光。

离开伊纳里,回到罗瓦涅米。在罗瓦涅米住的是一间很小很古老的旅店。墙上有油画和芬兰特色的装饰。

圣诞老人村,这礼物怎么还要钱?

木屋餐馆。

圣诞老人办公室。正版圣诞老人就在这里了。

与圣诞老人合影。圣诞老人的小精灵都是萌妹子呀。

某中国游客与圣诞老人合影。

典型游客行为。

离开罗瓦涅米的时候还是零下十度。听说我们走后就变成了零下三十度,侥幸侥幸。

奥卢。比起罗瓦涅米,算是个大城市。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零下十五度。地面上都是冰。手机也冻死机了。The winter wants to kill you.

酷似金三胖的地标。

在温暖的木屋里吃晚餐。

旅行终了。

NANA/a little pain

两年前。

“学姐在看什么?”

“NANA 。”

“NANA 是什么?”

“NANA 就是 NANA ~”

成为 KDE 开发者

昨天获得了 KDE 的代码提交权限,成为正式开发者。今天用 Subversion 提交了第一个 Commit 。纪念一下。

天然的圣诞树

昨晚在小区的 Christmas Party 上玩类似投壶的游戏,用乒乓球投杯子。这条刚切了个痦子缝了两针的胳膊居然得到了全场最高分,三战三胜。Mr. Professional 感觉甚好。

外国纸牌游戏 Bus Driver 和 King's Cup 。

窗外静静地落了雪,我们也有了圣诞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