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之夜

傍晚的雨一直下了很久,总也不停。天空好像难过的孩子,既然眼泪再含不住,就尽情哭吧。

满是伤口的脚底,好像是唯一的忧虑。已经没过鞋子的水,那么那么凉。既然沾湿了,索性就趟水吧。

小琛很关心地问我冷不冷,不要着凉。

晚上我忽然好难过,就像这雨一样来得没有缘由,又重得托不起。跑到夜里去听雨,鞋子放在身旁。蹲坐在台阶上,眼泪和水滴一起滴答。不知道要对雨夜诉说什么心事,只好呜呜地哭。

好像过得足够久了,她在叫我回去了。

两个人在雨夜里走,我莫名的失落让她很烦忧。我提着鞋子,光脚走在路上。一把小伞,两个人。

爱在此时

又是毕业的季节,看到紫云楼下那句“学弟,学姐就要离开这里了”,忽然觉得心情好复杂。

不管是离园,毕业,学生年代,少不了的是分别。

或许就要和你相隔万里,还有那追不上的时差。快乐时没法牵手,难过时没法相拥。好多很重要的话都延迟了,爱总是要跑的,很快才对。偶尔一个人的忙碌,遇到另一个人的孤单等待。好像难过不说就会好,却一点一点生疏了。听不到眼泪的重量,以为脆弱会慢慢坚强。默默的祝福,是永远寄不到的明信片。纵然听到千言万语,此刻只想,一个拥抱。若在眼前,真的会不一样。看不到的会遗忘,因为没有什么会提醒,还爱着。

直到有一天,在通话记录里找到我都好难。
直到有一天,想不来当初为什么会相恋。
直到有一天,已经不觉得我那么可爱。
直到有一天,又会像初恋一样期待。
直到有一天,重新遇到可爱的人。
直到有一天,已经忘记还有我。

或许我们才发现,已经不是那么那么爱了。相恋要两个人真挚的心意,而分手只要一个人默默的坚决。我们只需要互道一声感谢,一声祝福。学着大度,学着坦然。即使要哭,也不要用手去擦。

或许我们太孩子气,不要大人样的生活。还记得当年说的:我能感觉到现在,也知道不会有未来。孩子就是啊,从来不会认错,总要相信自己。即使眼泪哗哗,也要说“不疼”……

为什么要让明天会不会分手,决定我们今天是不是要在一起?

感谢深夜的守候,世界,晚安。

习惯

年少时我和倭瓜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一起走走。但每晚下课离开教室,一个向左,一个向右。在门口一次次“偶遇”也成了一种生活。一次对白可能要从今天跨越到明天,从傍晚在桌上发现一只纸飞机,直到清晨将回应的纸条夹在她的书里。

相信明天会有的,今天没有也无所谓。

现在啊好像不再那么难,只要随着自己的想法就好了。长大了发现,大人们的框框,好多只是在骗小孩子。所以可以陪伴想陪伴的人,珍惜想珍惜的人。很开心地被注视,很安静地被关怀。如果相信我正幸福地被想念着,幸福就会拥抱我。

我能感觉到现在,也知道不会有未来。

好怕养成一个习惯,习惯有人在。因为有一天要习惯,习惯没人在。

感谢深夜的守候,世界,晚安。

低血糖

低血糖的一天,又飘荡到了晚上。在走进教室之前,阳光还能照亮我的脸。等从教室走出来,只看到一个个人,跳进夜的黑海里。

每次昏睡的时候,发生的一切都是怪异的。回想起很多好似没有发生过的事。

年幼的我仰起头,圆圆的脸还不会假装表情。我说我要做一个厨师,盖一个漂亮的房子,还要在院子里种好多花和树。我说我年纪还小,长大了就会好。小时候的话真的很不可思议,突然觉得,那是我吗?还是我长大了,变了。

从上学开始,就再没有好好想过,自己真正觉得开心的事是什么。是考试又得到了不错的分数?是大人们夸我是个好孩子?是自己又重新计算了一个新的理想?只是越长大,就越孤单。曾经以为遇到了心上人就是最大幸福,曾经以为自由自在无牵挂就好,曾经以为在日子的磨砺中好好活才充实。但是越往前走,就越害怕。

是什么让我放弃了做一个厨师的愿望,不再想起漂亮的房子,花和树。是现代的价值观让一个平凡厨师不再幸福;是这个拥挤的城市里找不到一个角落搭我的小屋;是人们疲惫的眼睛让我心里的花树渐渐枯萎。我们喜欢听同样的音乐,吃同样的食物,在同样的时间堵在路上。悲伤时不懂表达,开心时不会感动。我们用来形容自己的词,只剩下好和不好。

是谁送我们来到大学,却忘记在毕业那天来接我们。是谁给我们梦想的种子,却忘记告诉我们它会不会发芽。

感谢深夜的守候,世界,晚安。

年轻的选择

年轻的时候,
你选择离开她,
不聪明的她,
不优雅的她,
任性地跑得好远,
寻找重要的梦想。

那么坚定地走了好远,
直到一场雨,一点点凉。
和故乡一样的鸟鸣,
忽然会悲伤。

你终于想起她,
那个会把饼干掰一半给你的人,
那个病床旁陪你整个夏天的人,
那个每一天放学都会等你的人,
那个总是担心你会饿肚子的人,
那个很努力做所有你喜欢的人,
那个从没有向你要求什么的人,
那个只是默默地送你走远的人。

你会翻开所有旧箱子,
找她为你求的护身符。
拨出重新找到的号码,
有那么多抱歉与感激,
却沉默很久没有说话。

她为何那么讨厌,
明明不喜欢长发,
却一直还留着它。
是怪你没来得及,
为她买一个辫花,
说一些甜蜜的话。

时光总是在提醒,
过去的为何不会过去。
世上好多你爱的人,
而那样爱你的,
或只有曾经那个。

给亲爱的倭瓜

决定

做决定,不是容易的事。恋爱,一定要两个人决定;而分手,只需要一个人决定。在决定之前,再感受怀念的温暖,不要忘了深爱的人。

《亲爱的路人》刘若英


一个一个笑窝 一段一段泪光
每一次都以为 是永远的寄托
承受不起的伤 来不及痊愈就解脱
我们 已经各得其所

所谓承诺 都要分了手才承认是枷锁
所谓辜负 都是浪漫地蹉跎
所以别问 还差甚么我们没结果
都结了果 却由他来收获

那时候 年轻得不甘寂寞
错把磨练当成折磨
对的人终于会来到
因为 犯的错够多
总要为 想爱的人不想活
才跟该爱的人生活
来过 走过 是亲爱的路人 成全我

尘埃落定之后 回忆别来挑拨
何必刻意难过 去证明快乐过
时间改变你我 来不及回看就看破
洒脱 是必要的执着

所谓承诺 都要分了手才承认是枷锁
所谓辜负 都是浪漫地蹉跎
所以别问 还差甚么我们没结果
都结了果 却由他来收获

那时候 年轻得不甘寂寞
错把磨练当成折磨
对的人终于会来到
因为 犯的错够多
总要为 想爱的人不想活
才跟该爱的人生活
来过 走过 是亲爱的路人 成全我

那时候 年轻得不甘寂寞
错把磨练当成折磨
对的人终于会来到
因为 犯的错够多
总要为 想爱的人不想活
才跟该爱的人生活
来过 走过 是亲爱的路人 成全我

那时候 只懂得爱谁最多
忘了谁最懂得爱我
对的人会成为一对
因为 再不怕犯错
没有错 让最爱的人错过
才知道最后爱甚么
来吧 来吧 让亲爱的路人 珍惜我
没有你们爱过 没有我

凌霄花的梦

我的窗外有株凌霄花,一直蔓到很远处。盛夏的时候,它开得很漂亮。

有一天我趴在窗头,听到凌霄花忧伤地对我说,“你知道吗,每到晚上,我就会做梦。”我是第一次知道,花也会做梦。

“你梦到了什么?”

“我梦到我醒过来就是早晨,世界开始有些迷迷糊糊的。过一段时间就变清晰了,我感觉自己是一只云雀。”

“一只鸟?”

“对,一只鸟。每次都是。我会唱歌,到树林里抓虫子。回家的时候,能看到太阳落山。在那之后,我就睡着了。”

“对我来说,做梦是很常有的。或许总是有一样的梦是不寻常的,但时间久了就习惯了。”

“但是醒来的时候,我又变成了凌霄花。早晨的时候,感觉昏昏沉沉的。傍晚的时候,又昏昏沉沉地睡去。在梦里,在醒着的时候,天都是亮的。天亮的时候都是醒着的。到底哪一个是在做梦,什么时候是醒着呢?”凌霄花越来越失落了,朱红色的花都垂下去了。

这个问题难住我了,我想了好久。凌霄花很有耐心,它已经习惯了静静地一下午。我在做梦的时候,常常也分不出,是不是醒着。会苦恼的话,应该是在梦里想着醒着的时候发生的事,而醒着的时候,又想着梦里的事。

“或许你其实不必想这个问题吧。既然分不清的话,就都一样来过好了。既是凌霄花,也是云雀。只要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就好啦。你现在是凌霄花,不需要去想云雀的生活啊。你不是很喜欢做一株凌霄花吗?”

凌霄花很开心,又扬起了头。我这样看着它,知道黄昏的金黄洒满我的窗台。凌霄花睡了。等它醒来的时候,会是一只云雀。我也要睡着了,或许我只是快醒了。

故事罐子

有一只小罐子,装着十个好听的故事。

常常会有人,拿起小罐子,放到耳边。这时候,小罐子就开始讲故事了。人听故事着迷了,就把它带在身边,当作宝贝一样。可是啊,小罐子就只有这十个故事。故事很快就讲完了,没有新故事,小罐子就被丢弃了。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终于,小罐子不再讲故事了。它变成了一只普通的罐子。

一天,小姑娘捡到了小罐子,她可喜欢了。“罐子罐子,我们可以做好朋友吗?”小罐子很开心,“好啊。你喜欢听故事吗?”“喜欢,”小姑娘说,“你会讲故事么?”“是的,”小罐子开始讲故事了,“从前有一只追着夕阳的鸟……”小姑娘很高兴地听着,时间一转眼就到黄昏。在讲完第九个故事的时候,小罐子忽然有些难过。“我只有十个故事,所以剩下的是最后一个了。”“那讲给我听吧!”小罐子讲完了最后一个故事,小姑娘依旧很开心地听着。最后一个故事讲完了。

“你的故事真好听呀,”小姑娘拍拍手说,“我也讲一个故事给你听吧!”小罐子感到有些意外。“山的那一边,石头像金子一样会发光……”头一次有人,讲故事给小罐子听。“我呀,就知道这一个故事,”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没有你讲得好,不要笑话我呀。”她把小罐子放回路旁的石凳上,对着小罐子悄悄说了一些话,然后跑跑跳跳地走了。

小罐子又开始和人讲故事了。每当它讲完故事的时候,都会说:“你愿意讲一个故事给我听吗?”很多年以后呢,小罐子已经有数不完的故事。它早记不得哪个故事是谁讲给它的,而它又把故事讲给了谁。只是一直都记得,曾经有人告诉它,“你讲了这么多好听的故事给别人,也一定会有人愿意讲故事给你听,装满了故事就不会不开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