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

夏天的中间,我搬到了离工作很近的地方。骑车需要十分钟,路上会经过很大一片花田。延伸到森林边缘的紫色,开过了整个夏天。燃烧殆尽,花穗只剩了白色。仅仅过了几天,一片看似荒废了的土地,向日葵压着杂草生长起来。向日葵田在路的转角。骑车经过的时候,总是会望着它们。

这一段不长,只有公路和两旁的树林,草地,溪流。上班和下班的时候,只有一辆旧自行车的我,独自消化着不知从哪里来的想法。人大多是实实在在地活着。出与归,作与息。幸福感来自无忧且知足,禁忌是:改变。

平平常常,短暂停留于世的花,不是轻易让人欣赏的。它们的孤高,无畏,从未随随便便生长。无法选择天气和土壤,也要用尽方法获取阳光和养分。

我羡慕那些还在困境中挣扎的人,因为挺过困境之后,其实什么也没有。

夏天已经结束,这片向日葵田也时日无多。它们只有一个夏天,而我们有几十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