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月上了一门课,主要讲 Leadership 的。其中有一篇论文,以安然和雅虎为例,论证 Strategy As Simple Rules 。当然这篇论文是 2001 年发表的,那时候安然的骗局尚未被揭发,雅虎也还没衰落。

教育实际上已经偏离了朴素主义,他们提出一两个新概念,如果能找到些例证,那就成了。事件的发生都具有偶然性,这往往是研究所无法解释的。因为众多条件无法还原,复制模式的不确定性非常高。大部分的非科学研究成果,不论是基于数据还是逻辑,都不甚可靠。问题太复杂,理论更复杂。很多关键环节只能用“我认为”的逻辑,这就不靠谱了。

每天早起然后听一整天课,累。有时候回家太累,就去吃汉堡王。可乐还是含糖的好喝。

昨天看了朱利安·阿桑奇的采访。他已经在厄瓜多尔大使馆避难四年了,与世隔绝,几乎失去了所有自由。或许那种每天都可能死去的感觉,我们穷尽一生也不能体会。他是个悲剧色彩的英雄,他活在另一个世界。

One of the best attributes of human beings is that they’re adaptable; one of the worst attributes of human beings is they are adaptable. They adapt and start to tolerate abuses, they adapt to being involved themselves in abuses, they adapt to adversity and they continue on.

人类最大的优点是适应性,这也是最大的缺点。他们适应了痛苦,忍受虐待压迫。他们也适应了逆境,继续前进。

大雪,最后一颗苹果还没有落。

心如室,贵在无杂物。既不要经历太多,也不要体验太少。无空虚,无烦恼。像这样写一篇日志,稍稍满足了对生活之期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