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05

没病也可以的

今天又回旧家装了一箱东西,还要磨磨蹭蹭地搬两次。

中午去警察局改注册地址,路上遇到一个特别漂亮的姑娘在打扫卫生。

在 TeamUp 上遇到一些有意思和没意思的人。

晚上回家的时候,火车变成了半小时一班。那些派对结束在拥抱的人,看起来像打群架。

上山的小路上,黑人大姐唱着伤感的歌。这昏暗,寒冷,孤独的时光,实在是好喜欢。

没有疾病或缺陷,也可以活得不似正常人。

Can you hear 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