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姐

刚认识学姐的时候,学姐还喜欢画画。当时托她画了一幅炮姐,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拿到。右下角的是,“For 晓也”。…

加拉帕戈斯

加拉帕戈斯,进化之岛。必须要去的地方,虽然太过遥远,因为太过遥远。之前约好一起去的人,要么死掉了,要么失踪了, […]…

伪物总是过分合理

今天看到人分享一段话: 想當然覺得別人會喜歡什麼,就送給對方什麼,好像這就是付出了。卻從不問一問,對方想不想要 […]…

搬家到 Kilo

搬家的心情就不写了。 Kilo 是一个很偏远的地方,除了有一个小小的火车站台,就没什么特别的了。新房子在一个小 […]…

久违地吵了一架

这两天参加了一个叫 TeamUp 的活动,就是有创业想法的人,有不同能力的人组成创业团队。 我和 DYX 已经 […]…

四个疑问

零、有限的生命如何珍惜。 一、为何人无法相互理解。 二、越是倾尽心血的事情,为何越容易放弃。 三、为何正确比错 […]…

没病也可以的

今天又回旧家装了一箱东西,还要磨磨蹭蹭地搬两次。 中午去警察局改注册地址,路上遇到一个特别漂亮的姑娘在打扫卫生 […]…

绕一个大圈圈

上周开始新学期。 Interactive Prototyping 做了最终汇报, B&O 的人给了积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