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医院跑楼梯

今天去了医院挂号看病。整个大厅里都是老年人,走廊里一会儿推出来一个。遇到一位驾驶电动轮椅手持两根操纵探针的老人,我帮他倒了杯水,他的手指不能动只能用手掌拖住杯子。岁月真可怕,活着就是胜利,活着才是胜利。

给我检查的护士是个胖大叔。我说有点呼吸困难,胸腔压力大,能走不能跑。手指头夹个夹子测进氧量,听了新肺,然后在身上贴胶布接好多根电线测心电图,一切正常。然后护士说要和医生讨论一下。过了一会儿给我戴上刚才测氧气含量的设备,带我跑楼梯。跑上去,跑下来。说是要测试一下运动时的呼吸效率。胖大叔貌似比我喘得厉害……然后说应该没什么大问题,让我回家继续观察。

做了一个很长的计划路线图,从现在一直到 2017 年初。要在芬兰留好久了。如果可以穿梭在中国和芬兰生活,就不怕喧嚣也不怕寂寞了。

忽然很想念 JZL 君,虽然他既不穿绣花大氅,也不是忍者。

下雪了,白色圣诞节应该会有的。如果那时也下雪的话,就吃泡面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