卒业记录

我今年大四,这是最后的夏天了。

一个月之后,我就要离开这个学校。如果能够顺利毕业的话,我可不觉得会很顺利。但是最后一次,总要偏爱我一次吧。

三年前。

考试前一天,宿舍里在开泡面大会。中学食堂的饭菜一定很糟糕吧。午睡前的“新闻时间”也没有进行,我躺在床上睡不着。阳台的风很舒服,阳光也恰到好处。

考试最后一天,傍晚。

赶回宿舍搬东西回家。楼道里满是杂物,阳台那面开始撒下满天的书和试卷。校园里停满了大大小小的汽车,楼道里人多得挤不动。这么多年都很整洁的校园,忽然乱糟糟。倭瓜帮我搬东西,并肩走在路上却不说话。

不算暑假的夏天。

夏日的残暑,席子留在背上的凉。每天都有很多时间发呆,日子格外长。和倭瓜告别时没有觉得难过,未来的事情完全没想好。好多次与亲人朋友聚会,似乎开心过头了。等我一个人离开时,才觉得有点慌。

来到大学。

刚来到城市里生活,非常紧张呀。学校里面的运作方式,也非常不一样。不知道怎么在食堂打饭,不知道洗衣房怎么用,不知道桶装水要怎么订……

只能按照“别人在做什么,我也做什么”的原则行动。参加社团,自习,听演讲。

秋冬学期活得超级匆忙。最害怕的数学课得了97分,而一些政治课就刚刚及格。总体成绩还不错。

春夏学期有点慵懒,整天不想动。常常跑出去发呆。在学机器人和编程技术上花费的时间也越来越多。了解到有趣的东西之后,便觉得课堂开始乏味了。

入学时属于“科技与创意设计大类”,目标是修读工业设计或数字媒体。了解越来越多,发现专业都不大满意。最后还是选择了工业设计,家里人也不大能够接受数字媒体这种虚拟的东西。

在学习设计美术时,我还很活跃,课程结束时,还办了小展览。

由于非常讨厌绘画,也画不好,常常觉得自己以后能不能应付这种生活。

保持着平平的成绩,得到了数额不小的奖学金。在自己的爱好上,折腾得很开心。

大一就这样结束了。初恋也结束了。

工业设计。

大二进入专业学习,感觉好多事情搞不明白。最大的问题:这个专业是做什么的?至今没有很好的解答。

好多不用考试的课程。为了大作业要熬夜,要做PPT,要设计版面,一堆奇怪的软件。

大家在热情洋溢地讨论要投红点和IF,而我完全在状况外。不安于和他们一样的生活,我只好躲远远的。

工业设计=坑蒙拐骗+自我陶醉

比起大家都在追求的设计理念和哲学,我更喜欢那些小小的技巧。比其他人懂得都多的软件,编程技术,电子和机械能力,操作过各种各样的设备,甚至手工也比很多女孩子多。大三的时候学会了用电动缝纫机。不断获得新的技巧,让我有一些满足感。而想法却一直在变,不知到现在的明智还是原来的朴实。能做的事情变多了,做的事情却还是显得很少。

但是,这每一件事情,都是存在于真实世界中的,不是永远不会实现的想法。

从大二到大三,一直存在感非常低。也不想和同班同学有太多联系,刻意保持距离。怕接近被同化,怕被了解而不被理解,怕被发现而不被关注。

我一直在观察他们,当作一门有趣的课程。尝试单独的了解一些人,不考虑理念的差异。作为旁观者,是有点小开心。

淡如水的生活,漫漫长。

在机器人协会。

我只是碰巧加入的,因为他们摆摊的地方离我最近,可以走最短路程。大学加入社团好像是必要的过程?

学机器人好难呀!关键是刚开始的半年一直在对着一块电路板写一些似懂非懂的代码,没有见到机器人的影子。当时我相信等我学会了就好了。

大一下的时候已经完全被编程洗脑了,电脑成了我的最爱。我学会了C,Java和Fortran,还懂一些Matlab。那时候花了不少时间去看一些算法,用Java写能够帮我算微积分的程序……

最后一次培训,还剩下四个人。虽然最后一次课没听懂,不过我还是算结业了。最大的成就是做了一个计算器,有加减乘除。我自己加了开平方根的功能。现在想不明吧为啥要那么做,即便再添加功能也不如十几块钱买的计算器。或许只是沉浸在技巧的自我满足里。我后来见到了好多这样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