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31日

新年

P30101-000234遇终会分别,成长伴随悲伤,唯有自由,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看过浮华,方知生命本身,才是意义。

2012年12月26日

只要远远望着

有些人,

只需要远远望着,

虽然我可以再走近一点

 

再走进一点,

越过心房里重重帘幕,

踏进崭新的世界

 

世外仙境,

我却不小心,

抖落一缕尘土

 

我像见到蛋糕的孩子,

迫不及待地抓起,

却留下一个脏兮兮的手印

 

那如梦中的人,

永远在那里,

熠熠生辉

2012年12月21日

重要

世界转来转去,最被人看重的往往最不重要

2012年11月6日

机器人的故事,不会结束

2012年11月6日晚,在浙江大学玉泉校区,机器人协会自创始来的几代人聚餐,送别即将参加工作的创始人谷复兴。
2012年11月6日晚,在浙江大学玉泉校区,机器人协会自创始来的几代人聚餐,送别即将参加工作的创始人谷复兴。

距离2004年机器人协会创立已经过去八年。这个风雨飘摇的小团体已经经过了几代人。

再过几天,组织创始人——谷复兴将离开浙大。他会到上海理工大学做一名讲师,或许不及浙大名气,但对他来说这是再好不过的。在那里他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为了发论文而发论文。

他说自己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能在这段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成就和名声不能带给我们的东西,那到底是是什么。我们的故事还没有结束,新的人永远会寻找新的答案。

我们这一代一定要比所有人都自由。

2012年10月30日

作为学长

从踏进大学校园,又变成了一个新人。这个环境中的很多东西都是不同的,要重新学习。那时候自己好多东西不懂,因此也就没什么顾虑地逢人便问就好。

日子久了,渐渐增长了知识,知道了好多东西。在生活中游刃有余,学习上可以有目的地投机,社会工作得心应手。不过我们心里还是把自己看成是新人,因为前辈都比我们要年长,应该也更有经验,更智慧。

当第一次被别人称呼为“学长”,仿佛自己就突然变成前辈了。

然而,除了这种称呼的变化,实质上的演进有多少呢?微乎其微。

我们可以从这里得出一个结论:在成为学长是一个被动的过程,我们可能并未做好准备。然而过早接受这个名字是十分危险的,在后辈面前我们往往变得自负、执拗:轻易做出判断,不愿承认错误,未经深思熟虑就给出建议,以为自己知道的就是事实的全部……对于那些对前辈抱有极大信任的后辈来说,这种误导带来的损失是不可估量的。

前辈和后辈之间,维系这种尊重的纽带——信任,是十分珍贵而脆弱的。作为学长,本身意味着一份责任,我们的言行对后辈影响巨大。

我们不能因为自己学业上的失败,就随便告诉后辈“看书有什么用”。

我们不能根据自己的一知半解,就不负责任地为后辈定义“大学的意义”。

我们不能以自己的能力评估他们的理想,告诉后辈“这不现实”。

我们不能用“混”大学的态度去行动,为后辈作这样不堪的榜样。

可能我们偶尔一句对教育的牢骚,就令听闻的人对自己的大学生活产生悲观。

可能我们一味宣扬考研或者留学,就引导一个人走上了不属于自己的道路。

可能仅仅是一点点对理想的悲观,就将消极的情绪轻易地感染了其他人。

孔子说: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

他自认为比常人更懂礼,还要七十岁才能“从心所欲”,可见“从心所欲”并非易事。人的一言一行都发挥着作用,作用意味着责任。人不能谨言慎行,便是抛弃了责任。

那些仰望我们的后辈,我们用什么回报他们的信任呢?

2012年10月17日

我的20岁

20岁是个坎儿,
不再如18岁那样充满活力,
不再如16岁那样飞快成长,
不再如14岁那样天真果敢,
不再如12岁那样无知无畏,
不再如10岁那样知足长乐

20岁是个坎儿,
开始感伤岁月,
开始审视自我,
开始陷入迷惘,
开始承受压力,
开始担负责任

20岁是个坎儿,
知道了父母是多么辛劳,
知道了朋友是多么珍贵,
知道了爱情是多么深奥,
知道了世道是多么无常,
知道了自己是多么渺小

岁月带走了青春和梦想,
时光偷走了珍贵的东西

小小的脑壳装下满满的回忆和问号,
这四分之一的人生,
留下了怎样的意义?

让时间来验证吧!

——献给我的20岁

2011年8月2日

我的爱

我的爱像一盏灯,照亮了夜色。没有这一点微光,我的眼前不会有这么美好的景象。微小,短暂,可是,很难得。

我第一次见到她,她看起来很……乱糟糟的头发,低着的头,藏起来的眼睛。为什么她总是乱来,为什么她总是麻烦缠身,为什么我们被一件事联系到一起。

渐渐看清乱蓬蓬的头发下,她清晰的脸颊,低着的头,总是挂着微笑,藏着的眼睛是那么明亮。真的有一天,开始谈起她的故事,谈起我的故事。没有很长时间的了解,但是已经把她当作,可以托付的人。很难遇到这样一个人,让我把所有的心事倒出来。长大后才发现能够说说心里话的人太少了,我不能将烦恼说给熟识的人,一个陌生人是我最好的选择,然而,这个人已经不再陌生。

习惯着这种微妙的联系,特别的感情,脆弱、危险的平衡。人是永不满足的,总以为更多的感情才会更美好。不论是咖啡还是红茶,太浓了,就会苦的。当我恋爱了,我发现,美妙的事件要结束了。

爱情本身没有错,付出太多又算得了什么。我们不应该有太多期望,山盟海誓、矢志不渝,做不到也没有关系。我们不应该有太多剧本,不必每一个情人节的桥段都要这样精致。

没有过去,亦无未来。我的爱悲惨收场,在爱情的葬礼上,我捧着百合花,却等不到她。

她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留给我静静的夜,叮咚的心跳。相思的病永远好不了,她的笑现在觉得那么美好。她从来没有坚定地握住我的手,静静地望着我,什么也不说。灯灭了,才发现月光已经照亮了我的桌案。我起身望着窗外,差点哭出声来。

她是昼,我是夜。

2011年7月30日

概不退货

“概不退货”有时候是件好事,它省去了很多麻烦。

虚假广告是难免的,你买了一个长生不老的苹果,其实只是个苹果。虽然受骗了,但是苹果,还是苹果,慢慢觉得还不错。一个甜甜的苹果,一个酸酸的苹果,在下午的庭院里,放在石桌的边缘,是无法替代的美好。终于有一天,你发现再也离不开这个苹果。如果放弃了你现在所有,去追寻未来应有,会不会伤心。

削一支铅笔,让它漂漂亮亮的。渐渐地,舍不得用它来画那棵树。你可能会得到一个美丽的画面,而你一定会失去这只铅笔。改变,可能会很幸福,很美好;保持,一定能守住这点乐趣。

每交换一次,便失去更多。用生命交换了荣誉,用时间交换了财富,用浪漫交换了感情。最后只剩下那些最没有价值的东西:懊悔、沮丧、悲伤、仇恨……

留住假苹果不一定是件坏事。命运是个贪婪的商人,他总是用砂粒换走你的珍珠。

2011年6月25日

留下的话语

人都应该学会记录,记录还没变之前的自己。

现在很宝贵,不是么?我看着杭州的夜空,被高楼的灯光映成橙红色,回想家乡,我依然可以借着银白的月光看路,偶尔也独享黑漆漆的宁静。在珍惜的日子里,总把时间看的很淡,而把人看的很重要。离开了那间教室,那扇窗,人早就已经不在了,留下的只是那天早晨,一缕阳光。

时间哪,能不能放进瓶子里,埋在幽静的荒园。13岁的日记,是否还记得怎样去写,把一件很开心的事写得那样平常,又透出一点点的喜悦。擦干眼泪,还是能够微笑。有心事,总是迫不及待地说出来,让所有人都知道。而现在,只是想找一个地方躲一躲,却又无处可躲,到处都是幸福的人,带着幸福的表情。

如果给我一本日记,我能否认出那是我高中时写的?如果能的话,一定是因为那些人的名字,一次又一次地出现。有埋怨,有依赖,这些人就是那段时光的记录,不会消失的证明。第一个喜欢的人到底是谁,在我明白的时候,我想不出答案,在我不明白的时候,我得到的答案似是而非。

日历一页页翻过,我们总是去问明天是某月某日,昨天的事来不及回想。多么的奢侈,挥霍的时间没有一点痕迹地流走。

我们是不是过于慷慨,对一个人浪费过多的时间。渐渐地,时间的口袋瘪了。是不是该多留一点时间,陪陪爸爸妈妈;是不是该多留一点时间,和好朋友聊聊天;是不是该多留一点时间,让自己的梦慢慢成长;是不是该多留点时间,留给未来有趣的事。人生的最后一秒与现在的30帧画面有何不同,为什么留到最后的那一秒,总是最珍贵的。

一个人,无论他有怎样的信仰,都不得不思考一些重要的问题,比如,生与死,时间,生命。生活的意义有很多,困惑也是其中之一。许多问题,因为想不明白,才成为精神寄托。

虽然我不明白,生活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生活依旧让我看到它是多么美丽。

2010年11月26日

守护浪漫

还记得少年时,大家有着各种各样的梦。

有多少孩子要当科学家,要当未来的爱迪生;有多少少年要做像雷锋一样的好人,要像李素丽一样被大家喜欢。有多少孩子想当漫画家而不是为了赚钱,有多少孩子想当宇航员而不怕被人笑“太天真”,有多少孩子想当厨师只因为喜欢,有多少孩子想当警察只是因为对英雄的崇拜。

然而当我们长大,一切都变了。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