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了几盘桌上足球

起了个大早到 Otaniemi 的 Startup Sauna 听早餐会。早餐真是奇了怪呀,一堆水果配几盆酱。我就默默喝了点牛奶,吃了根蕉。有个大叔讲电子商务,我就想张无忌学太极拳,听完就忘个精光。后来 DYX 君也到了,跟那个大叔聊了聊就决定我们要电子了个商务!

转移到 Design Factory

弄了个大表格比较现有的一些想法的用户需求,商业模式,技术难点,投资成本,风险什么的。创业真是不轻松。

中午约见印度同学,感觉思路真是不兼容,两边都只能 Yes, but…

注册公司什么的事情也很繁琐,现在还摸不着头脑。希望能找到对的政府部门或者咨询机构帮忙解决吧。没大想清楚细节,也还没想好取啥名字。加油干活儿吧。YHY 君不要撒手不管呀。

打了几盘桌上足球,感觉我还是蛮会玩的。想买个足球踢。

晚上看了陈冠希的纪录片,补点变异的原动力。

最近我的潜意识里总能闻到猪蹄味儿。

搬出来住了咩

今天不可避免地成为了悲伤的一天。分手之后还住在一起的两个人,做饭给对方吃,见面不知道要不要说点啥。好奇怪。

于是我就突然搬出来了,等学姐办完事回慕尼黑,我再回家。临走的时候学姐很诧异,或许会因此再生气吧,却没再说什么。

刚到同学家就收到学姐的邮件,除了埋怨我突然搬家,还细数了我一年来的罪过。我没好好帮她找工作,不能分担她的工作压力云云。即便分手了,还会有躲不掉的追加伤害。

我有点分不清楚是自己太容易觉得委屈,还是真得受了很大的委屈。其实都没有什么意义,无聊的情绪。辩解也是无聊的。

突然发现,我们之间的感情,只是满满的误解。好的也是,坏的也是。很久之前的某一天,抱着哭泣的她,那担忧和爱怜,必定是假的。很久之前的另一天,久别重逢,她那无限温柔的拥抱,应该也是错觉。现在的恨来得没有根由,愤怒只是为了最后的互相伤害。

虽然说了“恨死你了”那种话,很多任性的事惹恼她……曾经喜欢一个人不会因为被抛弃被否定而改变。只能吓走所有人,躲进兔子洞里,等待下一个季节。

写呀写,删呀删

上午花了好一会儿删除了学姐的微信, Facebook, Twitter, Dropbox 等联系方式。留下一堆照片,放在一个文件夹了。看着它看了好久,要不要删除呢?延宕搁置。

Tour of Design 的两个关键页面的 Demo 做好了。现在暂时在这个服务器上:

http://tourofdesign.guoyunhe.me/design/1010

http://tourofdesign.guoyunhe.me/location/1000

渐渐发现 Node 和 NPM 好多时候很麻烦呀。比如安装包的时候常常会内存溢出,1 GB 都不够用。包依赖是一层套一层,不仅浪费存储空间,出了依赖问题就大麻烦了。还是大爱 PHP 呀,Composer 也超好用,没有那种一层套一层的依赖。

最近看了法国人拍的纪录片《Human》,又恰逢法国刚刚遭受恐怖袭击。坏人之坏不只是伤害别人,还使受害者再伤害其他人。生活富裕安稳的欧洲人要他感恩社会,与人为善并不难。但那些不断遭遇不幸的叙利亚人,利比亚人,阿富汗人,就很难再让他放弃仇恨了。

今天钓了个垃圾

昨晚没睡好,超级不爽想打人想吃人。

早上继续研究了一下在 GNU/Linux 中实现彩色 Emoji 的问题。 SVG in OpenType 应该是最好的实现方式。

这需要主要 UI 框架的支持,包括 Qt, GTK, wxWiget, tk 等。Mozilla 已经自己实现,只要安装了彩色 Emoji 字体,Firefox 和 Thunderbird 就能显示。其它软件只能显示为单色字体。

设计彩色 Emoji 字体,目前只能用 Adobe 的 Font Tool Kit for OpenType。Adobe Source Code Pro 就是用此工具整合了少量 Emoji 字体。

中午自己做了煎饼吃,原料好像不是很对。

下午学姐回来了,貌似感冒又加重了。气氛好尴尬。

晚饭吃了糖醋白菜(糖过量)和番茄炒蛋。

丢垃圾的时候把吸尘器里的一个关键部件也给扔掉了。于是黑灯瞎火用铁丝弯了个钩,用手电筒照明,成功从大垃圾洞里找到我丢的垃圾袋然后钓上来了。真是奇趣。

晚上忙活了半天,把学姐的网站转到她自己的账号里了。删除了双方网站的友情链接,删除了 Facebook,Twitter 和 Google+ 好友。以后再把微信删掉就完全不再有联系了。

从构思开始不到一周时间, Tour of Design 的 Prototype 也有一点小成果了:

tour of design prototype 1


tour of design prototype 2


tour of design prototype 3

回芬兰

1月3日晚上翻看邮件才发现回芬兰的机票是1月5日的。(我原本以为是1月10日左右……)晚上就全家动员,妈妈帮我收行李,姐姐帮我查路线和订机场旅馆,老爸负责指导讲话……

1月4日忙一上午,下午一点多出发去徐水汽车站。妈妈送我上了大巴。到了北京,地铁票也涨价了。转了两趟地铁,不到两个小时,到了首都机场。在首都机场里晕头转向地总算出来了。打了个出租车,提行李的时候把腰扭了一下。酒店的牌子超小,晚上还不开灯,司机差点开过头。进了酒店发现在装修,乱糟糟。房间里倒是比较干净,但是连牙膏牙刷都没有。WiFi死活连不上呀呀呀,只能和学姐打电话了。

mmexport14205512728321月5日七点就起床了,为了赶早上送机场的酒店班车。到了机场排队领登机牌,托运行李。在真功夫吃了早餐,皮蛋粥+包子。然后就匆匆忙忙过安检了。在等登机的时候看到了一个背影特别像小琛的女孩子。可能是双马尾太突出了。

飞机一路上遇到好多次不稳定气流,我都要吐出来了,好难受。飞行时间八小时。

到芬兰下午两点,虽然是晴天,温度也只有零下十一度。坐了两班车,总共一个小时才到家。虽然走的时候关了暖气,家里温度还有十六度,全靠厨房小小的一片暖气片没有关。要是全部关掉的话,估计水管就冻爆了。冰箱走之前没有刷,结果里面变成了霉菌森林。花了一个小时组装好了显示器支架,感觉效果不错。去超市简单买了点面包,蔬菜,鸡蛋,配上带来的食材,做了顿晚饭。躺在床上超累。

今天醒的时候六点半,没有日夜颠倒。一个人在家,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