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2

补:志民的婚礼

最近回家,一直没有写。懒惰是不好的。原就少的读者大人们又要少了。

已经熟悉到可以闭着眼还是会迷路的赫尔辛基机场,坐飞机七个小时。降落的时候只能看见大雾前几十米。北京的早晨还不热。回家剪了头发,第一次剪这么短的头发,好不适应。小睡了一会儿。

明天是初中好友的生日,晚上就来接我去喝喜酒了。我并不喝酒,好友给递热水,挺好。晚上大家聊小时候的事,那时候喜欢过的女生,后面发生的种种意外。介绍我的时候说这个人是那一代人最聪明的,现在在国外读书。喝醉酒的人哭了,说找个会疼人的,早点结婚。

志民是入赘到女方家,晚上我们一班人就在这边躺了一会儿。三点多起来,收拾一下准备去接新娘。路上有人拦婚车的,就要给几盒香烟。进门前还要扔红包,取亲真不容易。传统婚礼的本意是让人珍惜得来不易的家庭。而我是断然不想要这种麻烦的。

匆匆忙忙的婚礼。

IMG_20160422_060854

感觉好累好困,加上时差的关系,两天少睡了十几个小时。家里把旧房子拆了,现在是一个大工地。花草树木每年都有一些不一样,鸟儿的叽叽喳喳,隔壁学校里小孩子的吵吵嚷嚷。

到了一个每天都会不自觉地把“结婚”思量一下的年纪,感觉此生的意义就是找到一个可爱的姑娘。但这终究是暂时的现象,有天我也会忽地明白,有件更重要的事还未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