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ron Swartz

Aaron Swartz为什么而死?那不是失败或者结束,是抗争的开始。他为人类的自由和未来做出了贡献和牺牲,我们怀念他。

偶遇

每远行必有奇遇,欢欣莫名。

手工的乐趣

昨天收到杨帆同学的“呼救”,寻求人帮着做模型。不知道为什么就答应下来了,好像我身边总是多“可怜人”,需要帮一把。帮人写程序、搬东西、画画、做海报这种事情我做得太多了。不是我不懂得拒绝,因为我的确很有时间。

从昨天下午,到今天凌晨4点钟。这是我做的第一个建筑模型,那种用PVC软板、透明塑料板等等粘贴起来的,盒子一样的模型。我原来也做过模型,只不过工业设计做的模型大多是泥、石膏、泡沫,那种大块大块,需要捏或者切削打磨出优美曲面的东西。我已经差不多不记得当初是怎么样熬过来的,一个月一个月,面对一堆脏兮兮的泥巴(那东西时间长了会变质发臭),恶心的泡沫(聚氨酯的粉末让人无法忍受)。现在,又是面对这从未玩过的东西。我却并不讨厌,有点略微感兴趣。这是第一个,算得上是个挑战。

你是否了解那种面临未知,不断取得进展的感觉?我按照电脑里的三位模型(那模型可谓“漏洞百出”)分离出每个面片,画下来并编号,再测量尺寸。然后将PVC板切割成零件,我的技术不赖,做得很快。但没有什么比数量更让人生畏了,我从下午4点钟一直做到0点才将每一块零件切割好。那算不上是精品,我很赶时间——我还想晚上能多少睡一会儿。那样的话明天,不,是今天,我就不会上课迟到了。将它们拼装起来比想象的简单,你可以选择尽量简化,虽然那意味着偷懒和低质量。

那个模型拼装起来不算难看,方盒子样的建筑大概都这样吧。我见过很多建筑设计,模型做得很粗糙却风格独具;而一旦做成了精致的建筑,却有点令人失望。

在回宿舍的路上,我感觉有点晕。熬夜不是一件我喜欢的事情。上一次熬夜是我在和邹洵、范腾龙做机器人的时候,我们在一个乱糟糟的实验室里待了好几天,只是吃饭的时候出来。那时我对自己说,这苦差事我再也不干了(但那正是我喜欢上做机器的开始)。走在路上,我不知道该想点什么。我想起了我刚刚来到这所大学的时候,夏天,雨后的早晨,我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画画。那时能看到窗外绿树,鸟儿的叫声听得特别清楚。

回忆的阳光不能照亮夜的路,明天会有自己的明亮。

爱情带来了什么

晚上教室里,两个女生在倾诉自己的恋爱经历。不知道为什么女生们并不在意我的存在,也许我平时不言不语,亦不评论,仿佛成了环境的一部分。

成长到这个年纪,大家似乎都开始寻求倾诉自己感情经历。那是岁月留下的遗产,而我没有。

我没有感情吗?不,每个人都会有吧。有时遇到一个人,让你怦然心动。可能是个漂亮的女孩子,或者有某种特质。这是一种猜测的开端,我有时会假设会和某个人发生怎样的故事情节。当虚构的差不多了,觉得现实也应当“差不多”。

爱情,从来不是“差不多”就可以了。

我们会幻想得到爱情会更有安全感,会找到真正的幸福,会找到人生的方向,会变得完整。那些曾经喜欢的人,给我们带来了什么。那些我们爱的人,现在是何种结局。感情带来了不安全感,幸福浸满泪水,一次次把你带到十字路口,每个人都变得残破不堪。

一个人的自由是另一个人的放手,一个人的幸福是另一个人的牺牲。最后才发现,一个是冰,一个是火。

枷锁

吾曾慕博学大方之家,后知其亦为世俗所困,受制于人,不禁悲其事,悯其人。俗务皆可抛,拂袖出庙堂,谁能留?

忙碌中的展望

今天是个忙碌的日子。临近考试,又是年末,事情突然堆起来了,虽然知道那是平时就已经积累起来的。

早晨起床已经是八点钟,赶上吃早饭。上午两个小时完成了下午要展示调研报告,是一个关于食堂用具和设施的设计改进调查。

浙大食堂的饭菜

下午对设计报告做了一些改进,还绘了几张设计草图。

存伞架设计草图

晚上是科技管理课的汇报,虽然时间很短,还是将最核心的概念传达给了听众。而此课题的前景仍存在争议。柳老师的最后一句话是对的——还差临门一脚。

忙碌了一天不禁开始回顾半年,甚至一年来的数不过来的事情。我们的下一代机器人还没有建成实体,而学习网浙大百科和ZJUBOT的规划设计都还没正式开始,还有3D打印机联网打印不知道能不能实现。

事情很多,忙碌的年尾。

静于喧嚣

深居闹市,心在原野。忧而不表,喜而不言。生虽无畏,难舍心愿。

生而自由

聚散虚实,生无所息。世间万道,自由唯真。

再次出发

我们不能留在过去,细数自己失去了什么;睁开眼,看看现在拥有的一切。人生还长,现在说成败,还太早。加油,朋友!P30103-113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