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干了咩

每天工作五六个小时好累呀,不想干了咩……

包粽子

今天邀请同学一起包粽子,有 DYX , YXT 和她妹妹。先用麻绳,又用皮筋,最后用铁丝绑……形状不好,味道不错。放了糯米,红枣和豆沙。还吃了薯片,烤薯格,看了《坂本》。吃饱,慵懒的感觉注满全身。

我们是时间的刻度。

IMG_20160611_165426

IMG_20160611_184530

IMG_20160611_185058

才不要做社会人

已经快要二十五岁了,正处在校园和社会之间的无管制地带。接触的人慢慢地从学校的同学老师,到社会中的形形色色的人。我还是喜欢学校。

有一个叫作“社会人”的概念,人从学校毕业步入社会,就成了社会人。社会人到底是啥,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见到的社会人,都是很讨厌的。

我们从学校学到的东西,大部分是很珍贵的,比如谦逊,诚恳,友善,明辨是非,推己及人,遵守规则。

不好的社会人在一些细小的地方注意礼节,却有时对人非常残酷。表象和内在总是差别很大,完全靠不住。奉行双重标准,很难讲道理。

我还是永远做一个学生好了,即使离开了学校。

IMG_20160603_142104

发热,洗脑,设计,论文

我真是太爱 Kebab 了。下午,晒着明媚的阳光,吃着 Kebab ,喝着可乐,看着火车。好像是有点奇怪,不过很享受。

IMG_20160530_141239

忽然之间,整个世界都充满了《禁忌的边界线》。被洗脑的我茫然无措。

接着开始了发热的症状,没有头疼咽痛,也没有拉肚子,就是迷迷糊糊的。坐立不安,无法集中注意力。

在发热的这两天,我把这个博客重新设计了一下。用了些小心思,比如主色用了天依蓝

screenshot

评论框平时会隐藏多余的项目,当点击文本框开始输入的时候,才会展开全部。

2016-06-01 23.02.24
点击文本框之前
2016-06-01 23.03.00
点击文本框之后

看在这用心的份儿上,请读者们多多评论!

终于要开始我的硕士论文了。今天看了看往届学生的毕业论文,有不少都是选了一个很大的题目,得出了一个很小的成果。不想麻烦的我,要如何选择呢。

人类之科学技术,人力物力,皆为有限,当善用之。

窗外的花树

在我住的木屋二楼房间窗外,有一株开满粉色花的树。芬兰的冬天很长,夏天很长,于是春天很匆忙。看着它繁盛得如此张扬,久居家中的人也觉得浪费春日的自由是大罪。

每天阳光最好的时候,我也会出来活动一下。附近有个免费的健身房,锻炼的时候想我以后也能参加大力士比赛吧。(那比赛我每年都看。)沿着小路走进未曾知晓的森林,发现一片小小的足球场。我想学踢球,又怕买了足球之后半途而废。扰。

大多数时候,我都是很着急地醒来。拉开窗帘,正好是朝阳直射在桌上的角度。慢慢回忆起昨日悬而未决的问题,继续探究。不靠定时闹钟,已经很难控制做饭的时间。不管问题是否得以解决,时间都会过得飞快。

前日,还因为高中临近考试的梦而慌神。这些奇怪的梦困扰我很多年。那时候像暗中寻路,只能看到前面一点点,忧虑太多。从高中到大学,变得最多的不是理想,而是描述理想的方式,和在理想之前的心态。

找一个目标,比如成为 Design Director ,发一篇 Nature ,然后规划最有效率的路线。

或者把自己现在在做的事,比如健康生活,比如了解世界,比如认识自我,继续下去。

人不管受过多少教育,最擅长的逻辑仍然是类似贪婪算法。做好现在,选择一种很近的未来。终点不确定,但应该不会太糟。世界是一个近乎无限的有向图,而很多路径都不可知。在寻找最优解的过程中,已损失太多时间。

那盛开的花也在宁静地老去。

不管我们是好是坏,都不会增减别人生命的光彩。现在的孤独安稳,是牢狱也是乐园。我们终将离开。

Have a good day.

Museum of Broken Relationships

Helsinki City Museum 的一个展览,那天是第一天开展,人很多。

IMG_20160513_172115展览都是一些日常生活中的小物件,旁边写着它被保留的时间,以及与曾经的恋人的故事。

“我的丈夫有了其他女人,那时候我们正打算要个孩子。”↓

IMG_20160513_173631“我们买了一双小孩的鞋子,每人保留一个。在后来的日子里,我们想过很多未来孩子的名字。但是我们从来没等到那天。”↓

IMG_20160513_173721“因为同样喜欢日本武术,我们走到了一起。一段短暂的远距离恋爱之后,我来到芬兰看望他。一切都变了,我伤心地离开了芬兰。但我们的感情依然很强烈。我一直在学习芬兰语,他很高兴。”↓

IMG_20160513_174332“飞机上的呕吐袋成了我们逝去感情的纪念。我还找到了安全指南,介绍飞机坠落的时候怎么做。然而我却从来没有发现爱情坠落时该如何应对。”↓

IMG_20160513_174417“他买了这瓶药来停止打呼。过去因为呼噜声,我无法入睡;现在因为心痛,我无法入睡。”↓

IMG_20160513_174634“我亲手缝了这个小熊给她。我知道我犯了很多错误……”↓

IMG_20160513_175006“我喜欢上了我的上司,一个有丈夫和孩子的年长女性。虽然只能把感情埋在心底,我仍然感觉幸福。这个转笔刀是我工作结束时得到的礼物之一。”↓

IMG_20160513_175730

IMG_20160513_175741“这是我女儿的婚纱。挑选婚纱,做一天的公主,这感觉成为了此生独一无二的经历。把它卖掉好像很庸俗,而保留它又令人难过。所以它一直藏在衣橱里,等待合适的结束方式。”↓

IMG_20160513_175833 IMG_20160513_175905“现在我知道这段感情是没有意义的。当它结束的时候我感觉一身轻松。他总是要求我穿得很妖娆,特别是要穿高跟鞋。他不喜欢我所喜欢的一切。现在,我很开心我又能做我自己了。”↓   IMG_20160513_180818

IMG_20160513_180809“因为信任,他把选民证交给我,让我替他投票。我从没想过这会成为我们恋情的终结。我仍然保留着它,也保留着我们美好的回忆。我很感谢他教给我的一切,希望他有美好的未来和幸福的家庭。”↓

IMG_20160513_181040 IMG_20160513_181645

“他总是喜欢毁掉我喜欢的一切,包括这幅画。这是我弟弟送给我的。我决定把这些画捐赠给博物馆。”↓

IMG_20160513_181852 IMG_20160513_182001 IMG_20160513_182015“他把他的手机给了我,所以我就再也不能给他打电话了。”↓

IMG_20160513_182125

IMG_20160513_182217

IMG_20160513_182314“你和来自遥远恒星的星光,经过漫长岁月的旅程,最终在这里相遇。你和我也在这里相遇。”↓

IMG_20160513_182418 IMG_20160513_182526 IMG_20160513_182732 IMG_20160513_182752

补:倭瓜和明哥

与高中同学倭瓜和明哥约好去北京玩。

倭瓜是三年同班,前后桌,冤家,初恋。倭瓜的事情已经写过很多了。明哥是两年同班,前后桌,与倭瓜是同桌和室友,感情很好。开始时明哥是我们班学习最好的,平时文文静静的,非常仰慕。后来她变得比较普通了,更平易近人,时常和我们打闹。高中毕业后大家就没见过了,近六年。过去的平平淡淡的日子已经不记得多少,只剩下一些怀旧的心情。

第一次在徐水火车站坐火车,车票还是倭瓜给买的。

在北京西站地铁站碰头,她们还是原来的样子,口音没变,好像没有长高,留了长发。

一起吃了烧烤,倭瓜请客。聊起高中同学们,名字已经记不全。没有吃完的炒饭和豆腐汤。

走过长安街,沿途有故宫,国家大剧院,国务院。街道宽阔,却不便行走。又去了南锣鼓巷,看了很多有趣的工艺品,吃了冻酸奶。最后去了一家很大的医院,倭瓜去买药,我们等了一下。

倭瓜提起自己的对象,好像是很幸福的。明哥说我还是像以前一样温和,但是还要多和人打交道。

我是不热衷旅行,但见见故人还是很好的。

回来的火车票是明哥买的。急急忙忙还好赶上火车了,北京的票贩子还是很让人敬畏的。路上遇到了奇怪的人,回家已很晚。

拍了一张角度不好的照片,白衣的是明哥,粉衣的是倭瓜。

IMG_20160424_135009

补:志民的婚礼

最近回家,一直没有写。懒惰是不好的。原就少的读者大人们又要少了。

已经熟悉到可以闭着眼还是会迷路的赫尔辛基机场,坐飞机七个小时。降落的时候只能看见大雾前几十米。北京的早晨还不热。回家剪了头发,第一次剪这么短的头发,好不适应。小睡了一会儿。

明天是初中好友的生日,晚上就来接我去喝喜酒了。我并不喝酒,好友给递热水,挺好。晚上大家聊小时候的事,那时候喜欢过的女生,后面发生的种种意外。介绍我的时候说这个人是那一代人最聪明的,现在在国外读书。喝醉酒的人哭了,说找个会疼人的,早点结婚。

志民是入赘到女方家,晚上我们一班人就在这边躺了一会儿。三点多起来,收拾一下准备去接新娘。路上有人拦婚车的,就要给几盒香烟。进门前还要扔红包,取亲真不容易。传统婚礼的本意是让人珍惜得来不易的家庭。而我是断然不想要这种麻烦的。

匆匆忙忙的婚礼。

IMG_20160422_060854

感觉好累好困,加上时差的关系,两天少睡了十几个小时。家里把旧房子拆了,现在是一个大工地。花草树木每年都有一些不一样,鸟儿的叽叽喳喳,隔壁学校里小孩子的吵吵嚷嚷。

到了一个每天都会不自觉地把“结婚”思量一下的年纪,感觉此生的意义就是找到一个可爱的姑娘。但这终究是暂时的现象,有天我也会忽地明白,有件更重要的事还未做。

不会迷路的人

在屋子里呆久了,出门有点睁不开眼。阳光晒在皮肤上,好像产生了密集的化学反应。阳光真好呀,带走了噪声,改变了空气的味道。

有时候可以预计到前面那辆要出发的公交车要赶不上,所以不需再跑。于是又等了二十九分钟,比往常要长很多。看到流浪的大叔大妈,习以为常。芬兰不是理想乡。然而在困境中互相扶持的他们,又是令人嫉妒的。流离的相伴,安居的失散。

每当人问起我“开不开心”,都有种被冒犯的感觉。可以说季节很好,温暖,遇到了有趣的人,牙疼刚好,要回家了。却无法说开心,或者不开心,好,或不好。被这样定义真得很粗暴呀,讨厌。

看到一个人的做的视频,里面穿插了他的故事。他喜欢做视频,做了很多年。身边的人都问,做这个有用吗。他一直坚持,一直得不到认可。后来他沉湎于打游戏,宅寝室。他曾经一直想证明别人是错的,现在连他自己都怀疑了。做这个,有用吗。他又回来做视频了,没有理由。这件事,以前做过,现在在做,以后还会做。

云被吹走了,天是蓝色的。我想找一个位置角度,感觉整个世界都是我的。

人们总是互相否定,已是习惯。也许现在很不走运,以后也不会好。越来越无法和人比较。害怕,什么也不敢做。可是啊,只要花一些时间思考,就能继续行动。坚持也好,换一个目标也好。

我从来没有迷路,只是忘记了这条街的名字。

IMG_20160402_162152

还是眼镜最萌了

写日志的时候常常过了午夜,所以内容是关于昨天的。

早晨起床,拉开窗帘,阳光照进房间,暖。屋子不保暖,暖气也不热,夜里总是睡得冷冷的。

今天做了不少事,为 KDE 做了一些翻译,为创业项目写了几段代码。感觉肚子饿的时候,效率很高。

牙疼。照镜子看看,下边的牙齿还真是歪得离谱。

去参加了一个创业讲座,介绍股权分配的问题。遇到一个胖胖的眼镜娘,果然眼镜什么的最萌了。

在 Minecraft 里挖了一个巨大墓穴,却在里面迷路了而放弃。又开始玩《火炬之光》,一个人在荒野中探索,被包围,只能逃跑。

季节太长,后一半都用来无所事事盼望下一个季节了。回忆几年前的六月,总是下雨,有爱咬人的蚊子。想念越多,记忆就被篡改越多,好像还有了背景音乐和旁白。

无法分担,你的喜与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