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物质性

人的大脑和躯体都是有损耗的,因此懒便是人们的天性。不管如何勤奋的人,还是需要放松和休息的。持之以恒的努力和克制,可以削弱天性懒惰的控制力。但这毕竟是很难的。

人是物质的,靠物理化学反应运转。甚至我们的思维也受限制于神经元的结构。

小学的时候,很难认真地听完一堂课。眼睛和耳朵总是不断地被教室窗外的世界吸引。大概我们的感官和神经更擅长发觉周遭的风吹草动,而不是集中注意在一件东西上很长时间。

以人的睿智灵性,本是应该做很多有创造力的工作的。然而我们很多时候,缺喜欢一些看似重复无趣的工作。比如许多打字员和程序员会爱上敲打键盘的感觉,而厨师也会很享受在同一道菜上精益求精。大概我们还是有一种抵触,或畏惧新选项的本能。在做我们很熟悉的工作的时候,会得到一种确认感。

动物生来便能区分同类和异类。而人虽然有着万物一体的理想,而生性还是排外的。我们需要很大的努力,才能去接受那些与我们有着完全不同文化,生活方式和价值观的族群。

人的感情,爱与恨,大概也是被物质所暗中推动的。美狄亚为了心爱之人背叛祖国并杀死了弟弟,而后又杀死了她那移情别恋的丈夫,甚至没有放过自己的孩子。我们在爱一个人的时候,或者恨一个人的时候,头脑都是不甚清醒的。本能的原始冲动与后天的认知在共同运转,碰撞。既非毫无道理,却又匪夷所思。

我们歌颂始终如一,却听闻更多见异思迁。纵使强大的精神,也敌不过一点激素水平的变化或者脑回结构的特性。我们还是知道的,“一心一意”很难做到,更难保持一辈子。但正因如此,它才会是一种闪耀夺目的追求,才会一直一直战斗下去。

未来的人工智能也许能够解决所有人类可以解决的问题,但它们永远不会像人一样思考和行动。因为我们始终是产生在不同的物质基础之上的。用少数总线连接的高密度计算核心,与高度互联的神经网络,相去甚远。机器越来越复杂,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已经不再了解集成电路和程序代码是如何运作的。而对于我们自己,则更是从未真正了解过。

所谓的贤者,就是引导世人脱离物质困囿,以意识主宰自我的人吧。从孔子到佛陀,虽然道不同,本质却是类似的。

圣人的出现总是意外。人的最终方向,是了解自己的物质性,和它一起生活和战斗下去。而不是简单地将其摒弃,像时钟一样存在。

抄书人记

向以为,识人盖如读书。人确似书,但是又似乎不是可以细读的。相识多年,也只是把这本书,誊写了一遍。虽有大概印象,然不能连贯透彻。以后的很多年,再细读其中字句,才能得其真意。誊写疏漏,或与原本相差甚远。虽是副本,皆是辛苦之所得,必珍惜爱护。所藏百千卷,无不是启蒙恩师。

与洵君彻夜相谈,偶有所得。

停止同步

在这篇以前的文章都会自动同步到 Facebook,Twitter 和 Google+。但之后则不会了。这里会专门写一些很长,很隐晦的生活日记而不与人分享。一些技术研究还是分享的。

夏天就要过去了呀,可是你还是哪里都没有去。

持续拔牙补牙的生活,着实是煎熬。

夏天就要过去了呀,可是你还是哪里都没有去。

过去认识一个人,总是靠一时直观的感觉。只是因为被说了不喜欢听的话,就不要再理睬他们了。或者只是觉得他们很俗气,就不要去了解了。这真是很错误的。就像叛逆期的少年,不理解父母的辛苦,只烦父母的念叨。就像倦怠期的恋人,只感受了言语的冷淡,忘却了相互扶持的不易。那些不是很符合自己喜好的人,可能正是人生中需要良师益友。反思过往,还未来得及感谢,就已经无缘再见,是最难过的事情了。

买了一大块排骨,挂在屋里做腊肉。

周末借了活动室放电影,吃着廉价零食,点了一盏小烛。《Mr. Bean’s Holiday》和《Flipped》,都是很放松的故事。自娱自乐更需要花心思,既不要那么热闹,也不要太冷清。开心的时光过得仿佛更快,是因为我们更多地注意其他事物而忘记了记录时间。但这并不意味着,过孤寂痛苦的生活可以延长时间。因为当你去回忆它的时候,快乐的日子总是历历在目,而难过的日子却很少留下什么。

每天早晨拉开窗帘,望天空是晴是雨。

邮桶旁的小男孩与狗

傍晚七点半,不太黑的阴天。超市门外的草坪上有一个小男孩正别扭地站着。他躲在黄色的邮桶后面,好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尴尬。手里牵着的小狗呆呆地一动也不动。每当有人看他,他的脸上就飘起一副紧张的,好想赶快回家的神情。他好像马上就要爆发了。

大概我小时候也是这样子吧。熬过很多无聊的日子之后,才想到要把每个无聊的时刻都变得有趣一点。

嘿,小朋友,你看我的动作像不像 Mr. Bean?他似乎更尴尬了。

骑着我的小破车,载着一大包牛奶,意大利面和大米。回忆着爸爸妈妈载着年幼的我去看望外公外婆。没有平坦的柏油路,没有路边的茵茵青草。我总是会漫不经心地睡着。

永远地失去了一颗智齿

早晨去医院拔牙,由于出门匆忙而忘记吃早饭。打过麻药后医生说“Think something you like”。然而在我还没决定要想点什么的时候,牙齿已经被拔走了。第一颗拔掉的牙齿,就这样被丢进了医疗垃圾里。

人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毁伤。拔牙带来的感触却是比理发强烈得多。牙齿拔掉了就不会再长出来了。而且这种体验也是非比寻常,令人好奇且畏惧。

几次阴雨把夏天的余温消耗殆尽。傍晚时,荒野之上会聚集诡异的雾气。

小琛学姐近来身体状况不佳,希望她能慢慢好起来。各种大大小小的不幸,虽然外人可以尽力宽慰开解,终还是要自己承担。在改变现状之前,让内心先强悍起来。

上周五取到了毕业证,一个朴实平淡的完结。

偶然一次路过原来的住处,那屋前的草坪,孤单的秋千,和海边高高的芦苇……好像现在过的日子才是假的。

还好抓住了夏天的尾巴

芬兰工作签证/居留许可申请

记录一下自己申请芬兰工作签证的经验。适合在芬兰读书毕业,并在芬兰找到工作的同学。

从 2017 年开始,签证和居留许可不再由警察局处理,而是转交给移民局负责。赫尔辛基,艾斯堡,万塔的居民都要到赫尔辛基的 Käenkuja 3a 提交申请材料。

工作签证种类

普通工作签证

移民局网站链接(英文)

如果你有芬兰大学的学位,并受雇于芬兰企业或机构,那么申请普通的工作签证是最好的。普通的工作签证不限定工作类型,也不需要特定的专业学位。这种签证的申请费用也比较低,一百多欧元。

特殊工作签证

Specialist 签证,需要 IT 等专业的人才,需要相对应的硕士及以上文凭。工作职位和内容也需要在此限制内。申请费需要四百多欧元。申请材料要求更多,成功率也较低。我猜这种签证主要是对那些不在芬兰境内的外国人的。如果你可以申请普通工作签证的话,完全没有必要申请这种签证。

还有 Researcher 签证啥的,各有各的限制,且不如普通工作签证容易通过。

欧洲蓝卡

这个实际上并没有什么鸟用,大概。和美国绿卡完全没有可比性,每换一个欧洲国家工作,就要重新申请一次蓝卡。申请条件苛刻,工资需要远高于平均工资水平。这是刚毕业的学生几乎不可能达到的。

创业者和自由职业者

Self Employment 签证也是存在的,我也认识几个在芬兰自己经营小工作室的朋友。这种签证的申请条件是每月收入大约在 1200 欧元以上。而且每年要续签证,很是麻烦。创业需慎重。

申请条件和材料

后面说的都是普通工作签证了。

两个基本条件:

  1. 本科或以上学位,最好是芬兰高校毕业。
  2. 芬兰企业或机构的劳动合同。如果已经工作了一段时间,那么应该提供工资单。

毕业证/学位证

如果你在芬兰大学毕业,最好使用芬兰的学位证。芬兰的毕业证发放比较慢,通常在毕业后一两个月才能拿到。你可以从学校的 Coordinator 那里要一张自己已经毕业的证明,这个可以替代学位证。

拥有更高学历的申请者,申请成功的概率更高。

如果你还没有毕业,或者打算先开始工作,暂停学业,那么需要提供以前的本科学位证。需要请有翻译资格的专业人士将中文的学位证翻译为英文。

劳动合同

找工作的时候一定要问好是不是长期工作合同(Permanet Contract)。短期的,比如三个月,六个月的合同,是很难申请签证的,即使申请到了有效期也很短。所以优先选择长期合同。

一般正常的企业都是会给长期工作合同的。给短期工作合同的有两种情况:

  1. 这家公司是创业公司或者经营困难,难以长期雇佣一个员工。在芬兰,公司要裁员会受到严厉惩罚,两年内被禁止招聘同样岗位的新员工。
  2. 这家公司并不是特别需要新的员工,只是临时有一个项目需要人手。

不管是哪种情况,合同期满之后的都是很难保障继续有工作的。

警惕 AcademicWork 这家机构。虽然他们有很多招聘广告,但是都是一年期的合同。这会导致你也只能申请到一年期签证。劳动合同短,对于申请签证是很不利的。另一方面,也反映了雇主对你不太重视。

工资单

如果在申请前已经开始工作超过一个月,则必须提供过去的工资单。工资单增强了申请人的可信度。如果公司没有开工资单,说明这家公司很不靠谱,甚至不合法。

理论上说,拥有学生签证的人只能工作每周不超过 24 小时。但是实际上并不会有人来核查。

其他材料

  1. 护照。
  2. 证件照片。是 Visa 尺寸而不是 Passport 尺寸。去照相馆大概 20 欧元。用自助照相亭 10 欧元。
  3. 网上申请表,或者打印申请表。下载
  4. 申请费。

申请表

申请表可以通过网站填写,或者下载表格打印。网上申请有利于提高移民局处理速度,推荐。

网上申请

Enter Finland eService

芬兰的很多网站需要用网上银行进行身份认证。不是所有开通了网上银行的账户都可以认证,还需要和银行签订一份特殊的协议,银行会检查你的护照和居留卡,才可开通认证功能。如果你无法通过网银登录,那么就需要跑一趟银行了,或者下载表格打印。

网上申请需要填写基本信息,雇主公司的 Business ID 和办公地址,以及公司的联络人。需要上传护照,学位证,劳动合同的扫描件或者照片。

打印表格

下载表格

选择正确的表格下载,然后填写。请仔细检查每一项,因为提交的时候工作人员并不会仔细检查。准确无误的信息也会加快处理速度。

打印的表格也需要填写基本信息,雇主公司的 Business ID 和办公地址,以及公司的联络人。

预约和办理

申请预约大概要提前两个月预约。基本上,只要你刚签了工作合同,就要抓紧开始预约了。最方便的方法是通过网站预约。预约网站

大部分已有的学生居留许可都是 8 月 1 日过期,但是这并不是说你不可以在 8 月或者 9 月申请。如果预约太晚,只能在 8 月以后,也不需要太过担心。

如果实在预约不到,也可以工作日早上提前到移民局门口排队。预约大概早晨 8 点就开始处理了,所以 7 点就要开始排队了。晚到的人可能就拿不到号码了。

即使预约了时间,也有可能需要多等半个小时或者一个小时。因为前面预约的人可能会有各种状况而导致办理时间延长。

办理完成之后,会得到一张纸质的证明,标明你的申请正在被处理。在申请处理决定之前,你都是合法在芬兰居住和工作的,也可以凭此证明进出芬兰。

居留卡发放

居留卡会邮寄到你在申请表上填写的地址,并通过短信和邮件通知。如果你在此期间搬了家,需要去警察局注册的地方改地址,所有旧地址的信件会转移到新地址。

我是 2017 年八月 10 日申请。在九月 8 日得到邮件通知,已经签证已经批准。得到居留卡还要再等两三个星期。

悄悄地离开学校,普通地开始工作

硕士毕业前夕,找了一份软件开发的工作。一家小小的公司,原本有四个人,后来又招到我和另一个印度小伙。平时大家都被外派到其他的公司去帮他们开发软件,所以一开始都没有见过全员。工资不高也足够养家糊口,很知足。工作比较轻松,上班时间不长,也不用加班。每天下班都会骑车或徒步锻炼,周末会去动物园或者周边的森林湖泊。

我在想如果以前没有做机器人学编程的话,现在这种情况就完蛋了。首先要感谢当年在文化广场拉我加入机器人协会的春姐,车干,以及秀了一手好技术的华哥。感谢机器人协会的学长们教会我各种机械,电路,传感器,设计软件和编程。感谢小范和邹洵陪我鼓捣了好多机器。感谢印涵把我诓进学习网学会了网页编程。感谢待我入开源社区的苏姐和老K。感谢琛哥带我来了芬兰开阔眼界。也感谢浙江大学和阿尔托大学,给我这个对设计不怎么上心的学生太多的包容和鼓励。

或许在学校的这几年,只是为了找到一件真正喜欢做的事情吧。即使不受欢迎,即使成绩不佳,即使在彷徨犹豫中比别人多花了几年时光……

被预支和超支的夏天:瑞士德国游记

临走得时候,芬兰还不是夏天。

昨天才提交了毕业论文,离毕业还有一段时日。六月初就要开始上班,虽然是个很自由的工作,但是初来乍到也不能请假出去旅游。由这几个因素来看,现在是最适合出去玩一次的了。写毕业论文的日子甚是乏味,放松是必要的过程。

有快两年没来过欧洲内陆了。上一次来苏黎世只留了两日,没有仔细看各处好玩的地方。此次时间充裕,可以慢慢探索。 (更多…)

很久没有更新博客了,一来时间不多(我写得很慢,可能要花上好些小时才有一篇半幅),二来有很多不是确定的事不知道要如何言说。

大概在二月的时候,我才翻了一下学校的毕业时间表,本来计划赶四月的期限,最后拖到了五月末。毕业设计是颇费功夫的,心思和气力都用尽了。最后的几天,都是写到后半夜。五月二十三日清晨,最后一次保存,再也改不动了。

那天天气格外好,时隔数月,再次复习了一次去 Arabia 的路线。在论文写完前一直有种对学校的恐惧。这天 Aila 一直在等人来,这次可以送她一份礼物了。在芬兰,很多人不把毕业看作一个 Deadline,只有自己觉得够了的时候才会离开。

I have had enough.

在赫尔辛基跑来跑去,找一个能够打印论文的地方。那是我最后的焦虑了。稍微歇息的时候,回忆这三年间的雪泥鸿爪。一无所知地来到这里,漫不经心地过了一年。直到琛忽地走了,我才意识到自己选择来到芬兰,一定是要有某个意义的。之后的日子,我的叛逆和孤高都弱化了。那些我从来没有时间了解的朋友,渐渐填补了被搬空的世界。那些曾经觉得很无聊的课业,也有了新的理解。

在学校学到的最后一件事——这世界上我不知道的和不理解的还有很多。然而那部分,我应该到另一个地方去找。

在毕业论文完成的前两天,得到了第一个工作 Offer。大概投了二十份简历。找工作的过程可能深刻地改变了很多人。即使在周围人眼中闪亮夺目,也是屡败屡战。渐渐地乱了阵脚,不知道是哪里错了。被人选择的状况,总是不让人舒心的。我大概是很幸运的,这个过程只一个月便结束了。

买了一张动物园的年卡,常与飞禽走兽为伴。赫尔辛基动物园在一座小岛上,这个季节常有雨水和冰雹。虽然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做,我还是会花上几个小时在这里发呆。那些烦恼,都留在了海对岸。我暂时只是一个无状态的人,没有在写论文,没有在找工作。围栏里的山羊在咀嚼青草,围栏外的我在咀嚼时光。

回到我的小屋,不停地思考同一个问题:我要回哪里去。

那次骑车走了很远,遇到一个不知名的小湖。曾想找一个如此清静之所隐居,但果然还是不行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