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25

小旅馆,沙皇的宫殿,芭蕾舞剧

1月25日,抵达圣彼得堡。学姐又甩我老远。

搭乘轮船附送的免费巴士抵达市中心。没有网络,手机地图也不好用了,找了好久才到达住的旅馆。小旅馆在一栋古老的水泥建筑的四层,看上去就像普通的人家。(这栋楼让我想起了玉泉的教学楼,应该也是六七十年代的遗产。)还有一个英语不错的俄罗斯青年见我们有麻烦,帮我们找到了这里。这一天遇到的大部分俄罗斯人民都很友好。旅馆里面装修还是很好的,干净整洁。整个旅馆都是一个俄罗斯姑娘在打理,我们用崩溃的英语交流。

下午去了沙皇的冬宫。虽然从外面看这个建筑不那么突出,但里面却是金碧辉煌。沙皇聚敛的珍宝,不论数量和质量都令人惊异。最喜欢的是大理石雕像,木乃伊石棺,还有油画。半天下来只是粗略地看看,意犹未尽。

俄罗斯食物真不错。中午吃的俄罗斯快餐,包括俄罗斯煎饼,俄罗斯饺子,俄罗斯汤。晚上在餐馆吃的烤小兔子肉。

圣彼得堡的建筑都很古典,文化气息非常浓。

晚上和学姐一起看了芭蕾舞剧。虽然我以前都没有看过芭蕾舞,但也觉得这东西不错。剧院里人满满的,俄罗斯年轻男女都打扮得非常庄重仔细。可能这种高雅场合比较适合发现优质伴侣。

夜里静静看窗外肆意飞舞的雪花,有一点安宁的感觉。

2015-01-24

登船

1月24日,在和同学讨论完项目计划之后便匆匆离开了。

码头风很大,很冷。船的名字是玛丽亚公主号(Maria Princess)。曾经很多次路过这艘大船,远远看着好漂亮。

却从上船之前学姐就发脾气,走得很快把我甩老远。“你能不能走快一点?!”“所以现在怎么办呢?”“你说呢?”“你干嘛?”“你倒是走啊!”之类……现代人的进步之处在于拥有权利(Right)和权力(Power,这个词也可以解释成“力量”避免混淆,即个人决定和改变事物的可能性)。而正因如此,人与人越来越难以互相理解。要理解亲近的人,更是难。要跳出自己的身份,才能看清这两个“同物种”之间,发生过什么。

上船第一件想做的事就是登上甲板看看海吧,虽然这是夜里。冬天的海,风又大又冷,船后的浪花看着都很重。甲板上一层霜一层雪,有点走不动步子。还能望见赫尔辛基的灯光,小小的,像不甚有趣但乖巧的小女孩。吹了一会儿,就只。轮船里面很大很复杂,又很小很容易探个清楚。

回到船舱,吃膨化食品和橘子汽水,看动画片。开心片刻,免不了又闹别扭。被踹了一脚之后,我就搬到外面了。旁边有个空房间,清洁工具。虽然没有被子,有点冷,但是已经蛮不错了。第一次坐轮船,海上颠簸,却睡得很好。

临近圣彼得堡,开始有大块的冰偶尔碰到船体。沉闷的响声沿着船体传递,有点睡不着了。在茫茫大海上,即使巨大的钢铁之躯也像纸一样脆弱。在危机四伏的海浪上若无其事地生活,人就无所畏惧了么。

2015-01-10

赫尔辛基找工作始末

本来没打算找工作的。

因为小琛在芬兰找不到工作,要去德国实习了。我想再趁着小琛还没有去芬兰,再努力一下找找。

1月7日,在学校的网站上找了一个做Wiki的公司,招Front End Developer,和我的能力经验比较接近。于是就去投了一下,对方很快便回复了,希望我能周五过去面试。

1月9日,上午上完课,坐公交车到了Kamppi Center,一个购物中心,在芬兰语里好像是“战斗”的意思。在周围的古老建筑里转了一大圈才找到地方。工作环境不错,整洁,简单,安静。还有独立空间,如果你想专注思考,或者休息一下,可以屏蔽干扰。聊了聊,对方也觉得我的能力背景比较符合他们的需求,他们之前也找过不少人,但了解MediaWiki的很少。我就借机向他们推荐了小琛,问他们需不需要图形设计和交互设计。他们询问了小琛的专业技能,对做过的项目也很感兴趣,尤其是WikiStroll的交互和一些手机应用界面。最后给了我一个Task作为入职测验,并希望下次可以带小琛一起来面试。 (更多…)

2015-01-06

回芬兰

1月3日晚上翻看邮件才发现回芬兰的机票是1月5日的。(我原本以为是1月10日左右……)晚上就全家动员,妈妈帮我收行李,姐姐帮我查路线和订机场旅馆,老爸负责指导讲话……

1月4日忙一上午,下午一点多出发去徐水汽车站。妈妈送我上了大巴。到了北京,地铁票也涨价了。转了两趟地铁,不到两个小时,到了首都机场。在首都机场里晕头转向地总算出来了。打了个出租车,提行李的时候把腰扭了一下。酒店的牌子超小,晚上还不开灯,司机差点开过头。进了酒店发现在装修,乱糟糟。房间里倒是比较干净,但是连牙膏牙刷都没有。WiFi死活连不上呀呀呀,只能和学姐打电话了。

mmexport14205512728321月5日七点就起床了,为了赶早上送机场的酒店班车。到了机场排队领登机牌,托运行李。在真功夫吃了早餐,皮蛋粥+包子。然后就匆匆忙忙过安检了。在等登机的时候看到了一个背影特别像小琛的女孩子。可能是双马尾太突出了。

飞机一路上遇到好多次不稳定气流,我都要吐出来了,好难受。飞行时间八小时。

到芬兰下午两点,虽然是晴天,温度也只有零下十一度。坐了两班车,总共一个小时才到家。虽然走的时候关了暖气,家里温度还有十六度,全靠厨房小小的一片暖气片没有关。要是全部关掉的话,估计水管就冻爆了。冰箱走之前没有刷,结果里面变成了霉菌森林。花了一个小时组装好了显示器支架,感觉效果不错。去超市简单买了点面包,蔬菜,鸡蛋,配上带来的食材,做了顿晚饭。躺在床上超累。

今天醒的时候六点半,没有日夜颠倒。一个人在家,孤单。

Shadowsocks + openSUSE

入墙回国之后,不能上 Dropbox 和 Gmail 非常头疼。原来用的大路货 GoAgent 现在也不能用了。本想买个 VPN 帐号但是都死贵,还限制一台设备登录。于是网上搜索一番,还是决定用 Shadowsocks 代理了。

Shadowsocks + Linode 东京 VPS,速度很快,可以看 YouTube 高清(720p)。 Linux, Windows, OS X, Android, iOS 都能用。由于是代理的形式,需要应用支持代理才行。大多数浏览器, Thunderbird 邮件客户端,以及 Dropbox 等都支持代理。可以满足基本上网需求了。

我的服务器操作系统和桌面操作系统都是 openSUSE ,也是这篇唯一的特色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