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3日

欢聚之后

一场欢聚之后,
每个人,又回到自己的落寞里。
情绪在夜色里很快蒸发,
马上就回想不起,
欣喜,与希冀。
在人群中悄然离去,
找一个没有视线的地方,
哭泣,或叹息。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晚

2013年5月2日

老屋

老屋,石板路,
池里的睡莲,
又开在古老的夏天

忘记了散步目的,
悠闲和沉醉偶遇,
让思绪快些落地,
趁回忆还没涌起

长椅旁不再留恋,
从少年晃过暮晚,
曾漂泊过的心愿,
又回来了窗棱间

每次想要离开,
寻找新的遇见,
却总无法抛弃,
早已习惯陪伴

老屋,又是夜晚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

曾经被你追问

时间上演 一次莫名遇见
怎么会有 那种特别预感
偶然一天 情节悄悄上演

蔷薇已经 开过整个春天
我们还是 站在差异对面
那个想法 终于讲出嘴边

为何我会 止不住地想念
难道生命 总少一点温暖
我只知道 心正越来越远

记得那些 再无所谓誓言
不能放开 对你深深留恋
你的影子 渐渐消失不见

终归是我 用心少了一点
而你依旧 守着最初心愿
我们之间 理想怎么实现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

2013年5月1日

放不下

树又沙沙响了,
我躺在夏天的懒散,
朦胧回想,那些晴天,雨天。

那张特别的桌,仍躺在沉寂里。
修补的人一直躲在神秘中,
偷笑着看我们,再次相遇。
如准许我,感谢误会。

既然倾慕,为什么会口是心非,
好像都不在意,我和你。
倘若看太重,又会讨个伤心。
那一晚,我看到了月食,
太阳和月亮,正在思念的两边。

已到暮春,才觉察寒冷消退。
花团锦簇时,却忽略了那么多。
如果有一件事,驻留你心,
让所有不曾知晓,不再记得的,
也有了意义。

好像有什么,一直没有完成。
不是未送出的礼物,
没机会去的地方。
想说的话,在出口之前,
就已经回想不起。

生分的话别,
是略带羞涩的幸福。
在天空游过的燕子,
此刻正要回家。

先离开那个,会比较好过,
不用望见,离开的背影。
凝望是勇敢的奖赏。
等夜色将你拥抱了,
微笑着,转身。

真爱不需要证明,
看开,放下,只是自说自话,
什么也不会改变。
只是有一些事情,
终会慢慢湮没,寻不见。

为何不在离别的傍晚,
以一个庆祝的拥抱,为我送行?
即使放不下,永远,忘不了。

二零一三年四月三十

异端研究

这个世界最虚伪的一句话之一叫做“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即便任何时代,文明或野蛮,先进或落后,都不可避免地有正统学说和异端邪说的差别。所谓异端,并不一定错。往往是人们无法以现有的智慧理解,无法证实,亦无法否定。比如没有望远镜,没有几十年的天文观测数据,怎么了解星系运转。

每每谈及异端,常人只是先一声批判,然后只要拼命寻找理由就可以了。这往往能成功,你只要让异端看起来不可思议就可以了。想“意念移物”这类事情,虽然极少有人去求证真伪,但大多数人一听便定论说这是错的。但一些看似使用正统科学阐述的东西,实际则漏洞百出。但人仍会信,因为考证的成本太大。若听闻每一句皆要求证虚实,人生岂不太累。

而人是如何对待异端的呢?避而不谈!

避而不谈是最虚伪的了。就像中学老师不会教授爱情一样,恨不得将“爱”这个字从字典里彻底抹去。情窦初开这种事算是非常异端了,但仅仅是因异端而异端,欲加之罪。既不证实,亦不证反。只是归之为异端,不让人碰罢了。

炼金术之类的古代遗留,不知耗尽了多少人的心血。时至今日,只被一笑而过,从大雅之堂赶出去了。所谓异端,即使错了,就不能留一席之地吗?如果所有异端都被扼杀,那么所谓正统为何方正,也无法证明了。列反证于书,公诸于世,方能明辨真理。

况且今日的异端,可能是还未被接受的真理。即便是错,也有一些特殊价值。若不是葛洪炼丹,就不会有火药之类的偶然所得。允许异端存在,才是包容的气度。一味的拘泥于正统,只会让智慧逐渐凋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