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旅行

被预支和超支的夏天:瑞士德国游记

临走得时候,芬兰还不是夏天。

昨天才提交了毕业论文,离毕业还有一段时日。六月初就要开始上班,虽然是个很自由的工作,但是初来乍到也不能请假出去旅游。由这几个因素来看,现在是最适合出去玩一次的了。写毕业论文的日子甚是乏味,放松是必要的过程。

有快两年没来过欧洲内陆了。上一次来苏黎世只留了两日,没有仔细看各处好玩的地方。此次时间充裕,可以慢慢探索。 (更多…)

拉普兰

赫尔辛基周边旅行

慕尼黑周末记

慕尼黑之行

9 日下午从赫尔辛基出发。由于那天还要上班,就拖着两个行李箱去公司了。走的时候,同事们还帮我提行李箱,开电梯,芬兰人民很热心。在赫尔辛基市中心,去机场非常方便,有好几班直达机场的公交车。

那天赫尔辛基好不容易是晴天,但是风很大,有点冷。中午没吃饭,在机场买了个三明治,味道怪怪的。等飞机的时候,有一个奇怪的越南老奶奶和我聊了半天。她说年轻人不要浪费时间在学校里,要长见识赚大钱,不为工作而学习,成为智者之类的。我就听着呗。

虽然很惧飞机,但是芬兰航空已经是世界上最安全的航空公司了,也没得更好的选择了。我喜欢从窗口望机翼和引擎,在浙大的时候还计算过机翼的气流。飞行的时候耳朵很不舒服。 (更多…)

斯德哥尔摩,塔林,圣彼得堡

登船

十三日下午出发。四点左右上船时阳光还很明媚,于是和小琛学姐在甲板上逛了一圈。虽然春天还没有真正到来,温度也只有四五摄氏度,但阳光照在身上好暖。喜欢拍漂亮照片的学姐忙着取景,而我依旧技术不佳,照片总是拍不好。我却喜欢比较随意,真实的照片,不用很好的相机,不用后期处理。 (更多…)

塔林

圣彼得堡

1月25日,抵达圣彼得堡。学姐又甩我老远。

搭乘轮船附送的免费巴士抵达市中心。没有网络,手机地图也不好用了,找了好久才到达住的旅馆。小旅馆在一栋古老的水泥建筑的四层,看上去就像普通的人家。(这栋楼让我想起了玉泉的教学楼,应该也是六七十年代的遗产。)还有一个英语不错的俄罗斯青年见我们有麻烦,帮我们找到了这里。这一天遇到的大部分俄罗斯人民都很友好。旅馆里面装修还是很好的,干净整洁。整个旅馆都是一个俄罗斯姑娘在打理,我们用崩溃的英语交流。

下午去了沙皇的冬宫。虽然从外面看这个建筑不那么突出,但里面却是金碧辉煌。沙皇聚敛的珍宝,不论数量和质量都令人惊异。最喜欢的是大理石雕像,木乃伊石棺,还有油画。半天下来只是粗略地看看,意犹未尽。

俄罗斯食物真不错。中午吃的俄罗斯快餐,包括俄罗斯煎饼,俄罗斯饺子,俄罗斯汤。晚上在餐馆吃的烤小兔子肉。

圣彼得堡的建筑都很古典,文化气息非常浓。

晚上和学姐一起看了芭蕾舞剧。虽然我以前都没有看过芭蕾舞,但也觉得这东西不错。剧院里人满满的,俄罗斯年轻男女都打扮得非常庄重仔细。可能这种高雅场合比较适合发现优质伴侣。

夜里静静看窗外肆意飞舞的雪花,有一点安宁的感觉。

1月24日,在和同学讨论完项目计划之后便匆匆离开了。

码头风很大,很冷。船的名字是玛丽亚公主号(Maria Princess)。曾经很多次路过这艘大船,远远看着好漂亮。

却从上船之前学姐就发脾气,走得很快把我甩老远。“你能不能走快一点?!”“所以现在怎么办呢?”“你说呢?”“你干嘛?”“你倒是走啊!”之类……现代人的进步之处在于拥有权利(Right)和权力(Power,这个词也可以解释成“力量”避免混淆,即个人决定和改变事物的可能性)。而正因如此,人与人越来越难以互相理解。要理解亲近的人,更是难。要跳出自己的身份,才能看清这两个“同物种”之间,发生过什么。

上船第一件想做的事就是登上甲板看看海吧,虽然这是夜里。冬天的海,风又大又冷,船后的浪花看着都很重。甲板上一层霜一层雪,有点走不动步子。还能望见赫尔辛基的灯光,小小的,像不甚有趣但乖巧的小女孩。吹了一会儿,就只。轮船里面很大很复杂,又很小很容易探个清楚。

回到船舱,吃膨化食品和橘子汽水,看动画片。开心片刻,免不了又闹别扭。被踹了一脚之后,我就搬到外面了。旁边有个空房间,清洁工具。虽然没有被子,有点冷,但是已经蛮不错了。第一次坐轮船,海上颠簸,却睡得很好。

临近圣彼得堡,开始有大块的冰偶尔碰到船体。沉闷的响声沿着船体传递,有点睡不着了。在茫茫大海上,即使巨大的钢铁之躯也像纸一样脆弱。在危机四伏的海浪上若无其事地生活,人就无所畏惧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