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成长

逃荒者

总会产生一些无法证实的错觉,开始很幸福,久了却会焦虑。盖棺定论之时,仿佛躯壳被抽空了,茫然。然而从始至终都未尝试去探知真相,等等等,最后还可以说“并不在意”或者“早就知道”这种话。诚实的莽撞,掩藏的谨慎,两扇门。人之间要是没有小心翼翼的试探和无所谓的羞耻心,会节省不少时间,也会失去一些乐趣。但深陷其中之时,或许感受不到什么乐趣吧。

写这种云里雾里的字句,也是一种虚荣。要宣扬自己有些秘密,又不告诉人,让人问,让人猜。真是无良。(《围城》里这样写的)

二十一二岁的时候,对青春有很多期待,不确定是一种美妙感觉。可以贪心地收割友情爱情温馨暧昧,抓住很多宝贵的东西,因为有足够多时间。直到开始失去那些时间,能抓住的就只有自己了。越是不平凡的感情,越容易在平淡冷清中锈废。于是我们现在都孑然一身。

这个年纪仿佛就是要被掠夺的。

有些否定被掠夺之物的价值,解救自己;另外一些与人斗与天争,要再夺回来,也是解救自己。有人成了圣者,有人变坏,有人无所适从。心里爱得死去活来,又要口诛笔伐之。真是可爱。

这是另一个人的故事了。

上学的时候,书读得太浅。没有假设过自己的人生也可能重蹈覆辙,落入俗套。现在已不想读了,《活着》是最后一本。

转变即是,从一个地方逃到另一个地方,然后重新开始,重新失败。

年轻

今天忽然觉得,“年轻”这个词好有趣。

轻,是轻盈,单薄。像一片羽毛,飘到哪里都好。年岁的增长还没有沉淀足够多的东西,抛下负担也很容易。回避纠结而得到快乐,放下责任就能潇洒。就像考试之前放天假,肆意玩耍。

年轻,是什么。

好多人会赞美年华,爱恨,纯真。每一天,爱与不爱,信与不信,留下或离开。有一天他们觉得疼,却找不到伤口。所站的地方变成了舞台,抓破袖子开始舞蹈。发生得很合理,也很诡异。总是在做一件事之后,才找到理由。然后,努力忧伤。

每个人都用柔美的文字,互相砍杀着。

有天路口的班车来了,我们等了好久。涌入的人早就忘了自己刚刚牵手的,拥抱的人,只顾着自己往前——到下一站,重新变成陌生人。冷漠会渐渐让人坚强,因为什么都不在意了。而生活总是折磨诚恳的人,他们承担了自己,和别人的过错。

年轻,是一个人上路。

有时候太轻的风筝会飞不起来,要在下面挂一颗石子。年轻缺少的东西,多是沉重的,坚持也好,勇气也好。

未知的明天让人,害怕得要哭出来。

晨曦照在桌上的时候,才发现黑夜过去好快。

中午吃饭的时候遇到了书柳姐姐。

本来是谈起我刚刚送走小琛学姐,正在忧伤的情绪里。忽然沉默了一会儿,她说:“我和男朋友分手了。”

书柳姐姐和男朋友是高中时恋爱的,两个人异地相恋这么多年都过来了,突然的决定让人很诧异。其实原因也就是,她毕业后要出国,而男朋友毕业后要工作,两个人不能在一起。郁闷很久之后,终于爆发了争吵,好像没法回头了。

她说男朋友很爱很爱她,但总是说“我就是做不到”,没法照顾她,没法体贴她,没法关心她,没法迁就她。电话常常等不到,也没有人接。没有关心的话,想要的礼物。只是有时间等,一直等。

我说,小琛总是能读懂我的话没说出来的意思。当我说“要去吃饭吗”就代表我想她了,想一起去吃饭;当我说“专教里就我一个人”就代表说“小琛过来陪我吧”。我猜书柳学姐的男朋友说的话,意思应该是“我很想为你做这些,可就是做不到”,只是前面一半没有说。我们都太在意说的什么,而忘记了把那些很容易猜到的心思抓出来。

书柳姐姐好像心软了,毕竟两个人不是不相爱。她说大四的时候,男朋友会到上海实习,到时候就有机会在一起了。

我问她,“你们有没有想过结婚呢?”作为一个小结婚狂,这个问题我问过很多人了,每次都会好奇地期待大家的答案。

书柳姐姐的眼睛忽然闪着光,“我想明年就结婚。”

其实两个人恋爱,到了再也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分手或者结婚,只是一瞬间转念。

低血糖

低血糖的一天,又飘荡到了晚上。在走进教室之前,阳光还能照亮我的脸。等从教室走出来,只看到一个个人,跳进夜的黑海里。

每次昏睡的时候,发生的一切都是怪异的。回想起很多好似没有发生过的事。

年幼的我仰起头,圆圆的脸还不会假装表情。我说我要做一个厨师,盖一个漂亮的房子,还要在院子里种好多花和树。我说我年纪还小,长大了就会好。小时候的话真的很不可思议,突然觉得,那是我吗?还是我长大了,变了。

从上学开始,就再没有好好想过,自己真正觉得开心的事是什么。是考试又得到了不错的分数?是大人们夸我是个好孩子?是自己又重新计算了一个新的理想?只是越长大,就越孤单。曾经以为遇到了心上人就是最大幸福,曾经以为自由自在无牵挂就好,曾经以为在日子的磨砺中好好活才充实。但是越往前走,就越害怕。

是什么让我放弃了做一个厨师的愿望,不再想起漂亮的房子,花和树。是现代的价值观让一个平凡厨师不再幸福;是这个拥挤的城市里找不到一个角落搭我的小屋;是人们疲惫的眼睛让我心里的花树渐渐枯萎。我们喜欢听同样的音乐,吃同样的食物,在同样的时间堵在路上。悲伤时不懂表达,开心时不会感动。我们用来形容自己的词,只剩下好和不好。

是谁送我们来到大学,却忘记在毕业那天来接我们。是谁给我们梦想的种子,却忘记告诉我们它会不会发芽。

感谢深夜的守候,世界,晚安。

年轻的选择

年轻的时候,
你选择离开她,
不聪明的她,
不优雅的她,
任性地跑得好远,
寻找重要的梦想。

那么坚定地走了好远,
直到一场雨,一点点凉。
和故乡一样的鸟鸣,
忽然会悲伤。

你终于想起她,
那个会把饼干掰一半给你的人,
那个病床旁陪你整个夏天的人,
那个每一天放学都会等你的人,
那个总是担心你会饿肚子的人,
那个很努力做所有你喜欢的人,
那个从没有向你要求什么的人,
那个只是默默地送你走远的人。

你会翻开所有旧箱子,
找她为你求的护身符。
拨出重新找到的号码,
有那么多抱歉与感激,
却沉默很久没有说话。

她为何那么讨厌,
明明不喜欢长发,
却一直还留着它。
是怪你没来得及,
为她买一个辫花,
说一些甜蜜的话。

时光总是在提醒,
过去的为何不会过去。
世上好多你爱的人,
而那样爱你的,
或只有曾经那个。

给亲爱的倭瓜

带我走

夏天的雨水 刚刚停住
你走过我站的走廊
脚步踏出水声
抬头相视的那瞬
让行走的匆匆 多一些慌张

微风随你飘走
留我一个人在陶醉里
无声地叹息

暖风吹散了孤寂 融化成温柔
蜷缩的心情在早晨的阳光里舒展
凌霄花从你的窗头 蔓到我的梦里

我们静静望着 微笑
我用手指在你额头
画一个圈
你闭上双眼
脸被羞涩染红

夕阳把影子推得好远
两个人浸在昏黄里 说不出话
望着你金色的脸颊
脚只是抬起 放下

任你傍着臂弯 抓得很紧
你的眼神望着我
好像有那么多要告诉我 却什么也未说
又靠在我的肩头 抓得更紧

空空的广场上
只剩下你 和我
还有那总等不来的巴士
今天来得特别早

手搭在你肩头
望着你眼眶里那滴 慢慢凝结
盘起的头发 被风吹乱

雨夜的叮咚 敲打着
假寐终还是要醒来 坐起
人在灯下落泪
心在窗外淋水

找一只老旧信封 展平折痕
想寄给过去 只言片语
若有什么能承载
请一定 带我走

那么勇敢

这一篇,写给另一位挚友。纪念年轻的勇气,无知无畏。

记得初次见面,我就感觉到,我们应当是同样的人。怀着对世界的憧憬与质问,从来不会轻易相信。因为珍视自我,而无法甘心平凡。来到大学找一个梦想,却发现什么也没有。所有宝贵的东西,都要自己营造。

我会把画板丢到一边,跑去做自己的机器人。你会去尝试很多新奇的事,环保,急救,做志愿者。我们不是不喜欢设计学呀,只是怀有一点希望。希望一生的路,更多自己选择。

年少无知是最难得,可以把握自己,一起否定世界的观点。我们争论很多问题,仿佛总是关于自我的意义。我们走过那么多地方,你会看来往的人,而我只关心风景。青春让不同的人,思考相同的问题。

那一次雨中,你我困在博物馆,待过好久。聊了很多,也许不算多。我们都是没有梦想的人,没有一件一定要做的事。但愿望是存在的啊,比任何人都强。或许是自由无拘,或许是寻求改变,或许只是向现在这样,无目的地否定。可能只有这样,才能找到真的自我,虽然已经如此接近。

但是呀,我们终究还是不同,我没有你那样勇敢。

你我都看到了现实与自我无法相容的真相。大学给我们的梦早就过了保质期。你走了,去寻找自己真正的归宿,为实现自由。或许此刻你在某个画展上找到了新的启发,欣喜若狂。而我,依旧留在原地。在等待中放弃一些自我,只为濒死的愿望能短暂存活。

你寻找自由的路一定不平坦吧。你会遇到那么多挫折,却不必与谁说。迷失的思考,追寻中受伤,生活的磨难,还有很多误解。这些,都算不得什么。路上那么多风景,有趣的事情,是他们无法体会。我一直能看到,你离我们的自由越来越近,那是最最重要的。

我一直希望像你一样,那么勇敢。我有一天,也会踏上你走过的路,站在自由的顶端。

给亲爱的卓凡

我的20岁

20岁是个坎儿,
不再如18岁那样充满活力,
不再如16岁那样飞快成长,
不再如14岁那样天真果敢,
不再如12岁那样无知无畏,
不再如10岁那样知足长乐

20岁是个坎儿,
开始感伤岁月,
开始审视自我,
开始陷入迷惘,
开始承受压力,
开始担负责任

20岁是个坎儿,
知道了父母是多么辛劳,
知道了朋友是多么珍贵,
知道了爱情是多么深奥,
知道了世道是多么无常,
知道了自己是多么渺小

岁月带走了青春和梦想,
时光偷走了珍贵的东西

小小的脑壳装下满满的回忆和问号,
这四分之一的人生,
留下了怎样的意义?

让时间来验证吧!

——献给我的20岁

资助为我打开另一扇门

大学是一扇门。

或许小时候唯一比较长远的计划就是上学。小学,中学,一直到大学为止。少年生活很平淡,因为身边的人都同样艰难。因为习惯了,因为这个环境中的所有人都一样。乡村生活只需要把想象留在村子就够了,只需要考虑到今天和明天,不必想得太多。当生活自给自足,自己种粮食和蔬菜,住在自己的小房子里,一家人围坐在桌边吃饭,人特别容易知足而不会忧虑。

生活总会发生变故,想要维持那种平静的生活越来越难。高考不是最难的一次考验。在我踏进大学校门之后,才发现乡村之外的世界更加危机四伏——这危机更多来自心里。进入大学的经济压力慢慢变成了心理负担,这种压力也蔓延到了整个家庭。作为父母,不仅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有学上,也希望孩子能自信。爸爸妈妈一直在辛劳工作,而这带给我更大的压力。我期望的是能够完成学业尽快找到工作,为父母不久就能免于劳累。更希望即便现在他们也不要太劳累,然而我没有能力完全负担起自己的大学生活。这种理想和现实的反差,令人分外沮丧。

大学生活之初充满了矛盾。生活拮据使我与身边同学的生活格格不入。大学生都喜欢聚会,而这是让我最尴尬的。有些人都不愿意告诉别人自己的窘迫境遇,我就慢慢变成这样。掩饰是环境的产物,发现自己与别人不同的时候,第一反应是隐藏秘密而非开诚布公。总是在心里暗示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久而久之自信心和热情减损,也难以融入其他同学的圈子。人际关系难以展开,生活就更加困难。缺少交流,朋友也就少了很多。在一些团体活动中,无所适从。

年龄增长带来的压力也很大。作为成年人,在经济上不能自力更生令我十分惭愧。焦虑成为生活的基调,让很多事情变得手忙脚乱。时间让我增长了增长了知识,但知识积压在头脑里,没有用武之地。加上已经过了20岁,求学的信念不觉动摇了些。为兴趣而学更多了些现实的目标,理想渐去渐远。现实不断涌进心头,迷茫泛滥开来。

大学是一扇门,那一面的世界让我无力招架。

国家资助是一次机遇,将我从巨大的压力中解救。疲于应付生活困境的我,开始有精力去进行学业上的拓展。我可以暂时不再担心当年的学费,专注于学业上的问题。如果整个大学生活都在忙着赚学费,天天为生存而忧虑,可能就无法静下心来学到应该学的东西。国家资助移走了头顶的大石头,我的脚步也走得更快。除了本专业的学习,我还选学了很多不同专业的课程,丰富了自己。在大一末的时候,我选择了读一个我很喜欢的辅修专业。如果没有国家资助,现实不会允许我做这样的决定。选择的权利渐渐回到我的手中,我重新掌握了生活。

减少的不仅有生活上的负担,也有心理上的。告别“生活无着”状态,可以放松绷紧的神经,焦虑情绪也慢慢降温。安下心来,可以从容面对生活。在学习时我可以更加专注,耐心;也更愿意与人交往,融入环境。告别那种焦虑中度日如年的日子,告别灰色的心情,告别自怨自艾,告别心中没有希望的日子。难得的平静生活,我十分珍惜它。

国家资助的激励,让我重拾对生活的热情。我在学业上的奋斗又有了动力,不能辜负国家的期望。原本只是为实现自己和家庭的愿望而来读大学,现在有了新的意义。填充了更多责任,我也更多地思考自己求学的目标,重新审视自己的价值。在大学这短暂的两年以来,思考从来没有停滞过。现在我更加珍视自己的意义,坚持对理想的追求。

国家对贫困学生的扶助,让我相信社会公平是可以达到的目标。我愿意用自己的努力,为实现这个目标做出贡献。我的余生要为更多人的幸福而奋斗,而不止是自己一人一家。已经接受了如此多的帮助,唯有以帮助他人来回馈社会。

难以入眠的日子里,我想过很多。如果没有国家资助计划,我的生活现在会是什么样?

大家可能不会在意这诺大校园中的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他朝来暮往,不会与别人交谈,也没有什么目的地。甚至,找不到自己要做的事情,一直盲目地游荡。有了住所,心却在漂泊,没有目的地的船永远靠不了岸。

这不是很可悲吗?

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期待帮助,却没有能获得。我是幸运的一个,有这么多人在帮助我。在国家资助的背后,是这个社会的成员们在默默支持,让援助能够一直延续下去。而我获得资助的同时,也接过了他们的期待与嘱托。我相信自己去不断追求理想,实现自己的社会价值,就能对这世界有所回报。这是我将这些帮助回馈社会的方式,奉献与回馈让爱心的力量代代相传。对那些仍然身处不幸的人,我有了更深的感触。在我接受帮助的同时,我对他们同样负有责任。

父母之恩无以为报,暮年的双亲仍在辛苦工作也是我心理的酸楚。国家资助减少了父母的负担,他们不必再那样不顾辛劳地工作。在孝顺父母与完成学业之间,达到了两全。如果没有国家资助,这又要如何实现呢?

国家资助不仅帮助我完成学业,也使我对人生和社会有了更深的体会。青春的年华短暂易逝,弥足珍贵。能够在这么多的帮助下,完成学业,使我心怀感激。这份帮助教我撑起责任,感恩父母,回馈社会。我成长了很多。

再还故乡

故乡,只是小小的村子
小时候,世界不过是从这一头
跑到那一头

俊俏的少年,脏兮兮的娃娃
在槐花的季节追逐
好像忘了时间在一点一点流
等下一次树染成霜白
你我 在哪里

离开的孩子,在外乡长大
多了陌生气息
再记不起槐花的味道
听到故乡的口音
一时间竟不会回话

只有老人
还会用手比划
我们是如何,一点点长大

二零一零年六月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