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梦想

如果说我们所做的事情都在表达一个态度,那这个态度是什么呢?是自我意识,不屈服,还是不懂认输

我想

我想有时候,可以在一个地方静静呆着。那或许是个雨天,有来往的伞,地上的积水,水滴的声音。也想一个人慢慢走,不会重复的路。偶尔遇到谁,微笑,打个招呼,继续走。

我想有双灵巧的手,可以常常做很多有趣的东西,送给别人。我想有人记得我,或者记得是我送他的。

我想有个不大的房子,到处堆满奇奇怪怪的物件。要有风筝,缝纫机,有瓶瓶罐罐,大大小小的盒子,要有高脚床。要有好多好多灯泡,晚上有黄色的光。

我想有个工作,可以不大喜欢。会觉得累,会忙里偷闲。想有一件事,可以在闲暇时一直投入。辛苦而没回报,但会快乐。

我想有场婚礼,在河畔的草坪上。上午的阳光,明媚却清凉。没有喧闹的喜宴,人们只是默默注视,两个人的欣慰。

我想家人都平静,不要争吵。有老人和孩子,家里不会空荡荡。

我想静静变老,不要有人提醒。在最后的日子,去很远的地方,不告诉谁。

摇滚精神

我很喜欢摇滚,它有一种意念,我们称为摇滚精神。

现代,工业,城市,催生了摇滚精神。那时它还没有名字。一些人觉察到,渐渐趋同的文化,信仰,生活,让我们的世界生病了。除了钱可以衡量的之外,大家再也看不到价值。每个人一出生就按照写好的剧本上台了。上学,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和一个看起来合适的人结婚,养几个儿女。一生中都在忙忙碌碌地在死板的社会框架里找一个位置,把自己变成他们需要的那种人。等老了,只能翻着照片,证明过去的意义。但人生来的那份渴求,有几分实现了呢?我们甚至都没来得及去想。

现实的惯性,让每一个人感到自己的弱小。年轻的时候总是有一堆愿望,要改变,不甘心平凡。要寻找像金子一样爱情,把他人看法丢到垃圾桶。要自己的故事不落俗套,砍掉所有泛滥情节。要世界改变现在模样,不要禁锢和压迫。但是啊,事情总不会这样。爱过的人总没有如金子一般闪亮,生活还是口是心非的旧桥段,世界什么都没有变,只是我们变了。

我们都活得太假了!从一出生就要刻意善良,刻意幸福。在公车上让座与老人幼童,不知道是因为我们真的想那样做,还是社会准则压制,或者只是一点虚荣。感觉生活无望的时候就把真善和希望拿出来治伤。如果不喜欢我们现在的样子,换一个就好了——都是假的。接受真正的我很善良,不会怨恨,一直很幸福,当然很容易。如果真正的我们,是挣扎,是愤恨,是悲伤孤独,要怎么真实地过活?

这世界又是怎样的?肯定和爸爸妈妈说的不一样。我们的人生太短了,腿也太短了。来不及走遍世界每个角落,好好端详她。或许世界就和我们生活的这个能看到的角落一样,很多无奈的规则。一样的建制,不一样的名字。美好的感觉,现实中好难觅。挫败的遭遇,书里从没写。口中描述的理想社会,是一张永远和眼前景象重合不了的胶片。

渐渐遇到的挫折,不幸,和心里面的愿望不断冲撞。人会累,痛苦,孤独,也一定会老。但头脑里的声音,一直在呐喊。即使在生活中妥协,也要高呼反抗。即使处处被束缚,也要追求自由。

摇滚精神,是爱,是真实,是自由,是抗争,是勇往直前。其实,何止是摇滚乐,人生,社会,不都应该这样吗?

低血糖

低血糖的一天,又飘荡到了晚上。在走进教室之前,阳光还能照亮我的脸。等从教室走出来,只看到一个个人,跳进夜的黑海里。

每次昏睡的时候,发生的一切都是怪异的。回想起很多好似没有发生过的事。

年幼的我仰起头,圆圆的脸还不会假装表情。我说我要做一个厨师,盖一个漂亮的房子,还要在院子里种好多花和树。我说我年纪还小,长大了就会好。小时候的话真的很不可思议,突然觉得,那是我吗?还是我长大了,变了。

从上学开始,就再没有好好想过,自己真正觉得开心的事是什么。是考试又得到了不错的分数?是大人们夸我是个好孩子?是自己又重新计算了一个新的理想?只是越长大,就越孤单。曾经以为遇到了心上人就是最大幸福,曾经以为自由自在无牵挂就好,曾经以为在日子的磨砺中好好活才充实。但是越往前走,就越害怕。

是什么让我放弃了做一个厨师的愿望,不再想起漂亮的房子,花和树。是现代的价值观让一个平凡厨师不再幸福;是这个拥挤的城市里找不到一个角落搭我的小屋;是人们疲惫的眼睛让我心里的花树渐渐枯萎。我们喜欢听同样的音乐,吃同样的食物,在同样的时间堵在路上。悲伤时不懂表达,开心时不会感动。我们用来形容自己的词,只剩下好和不好。

是谁送我们来到大学,却忘记在毕业那天来接我们。是谁给我们梦想的种子,却忘记告诉我们它会不会发芽。

感谢深夜的守候,世界,晚安。

意义所在

每过一段时间,我就会开始思考:我,我们,至今为止做的这么多事,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是过了这么久,那一定会有个意义吧。

的确,是有意义存在的。

我们做的事情可以分为两类:有些用来磨砺自己,有些用来达到梦想。

或许你会夜以继日地为一个很小的问题忙碌着,深陷其中。或许你遭遇困难种种,而依然感到一无所成。或许你曾经怀疑,这条路是否有终点。每个人,可能都会有。

我们总是不断追逐下一个目标,总是让自己面临困境。在一次次最纠结的时候,都做了相同选择——坚持。

当你在机器人身上品味过所有困难、挫折和沮丧,生活中的很多事情都将不再令你恐惧。人世间的难事大抵如此,每个人都需要勇气和毅力。

或许已经习惯了去挑战困难,令自己沉醉其中。但别忘了,最重要的事并非于此。

或许重复昨日的辛苦和喜悦,令人获得一点点满足。但我们永远无法靠这一点点欣慰度过此生。那些你一直期盼的,才是不得不为。

人总有一些对自己非常非常特别的事情要完成,或大或小,可多可少。或许我们都不是天才,一生走过不少弯路;或许我们都不是先知,一生犯下许多错误;或许我们都不是英雄,一生没有功成名就。但至少我们行走于路上,一直在为那些特别,燃烧自己。

我们青春的意义。

是否等不及

总有一天,机会回来的。如果今天,机会来了,就像它应该的那样,彩霞和光环。又怎样?

机会很多的。今天没有,明天还可能会有。

我们只有两只手,太少了不是吗?牢牢地抓住一个,便意味着,没有办法再抓住其它。

即便机会无限多,对我们来说,有效的不过寥寥几个。那么,我们是否会耐心等待,等到最正确的那一个机会。

好多医生做了律师,天才厨师成了车手。未来是难以估计的,可能我们等了太久,以为自己成为一个好厨师的的机会永远不会来了,恰好这时舒马赫从门前经过。当我在踱步的时候,眼前的东西总会比幻想更加清晰。好了,我走了。后来会怎样?那个期待已久的机会会来吗?不会。因为,已经没有人在等他了。

一群小孩子在等校车来接他们。但今天会来的很晚。等待是可怕的,每一秒都是一个问题:留下,或离开。总会有人走的,如果校车一天后才到。

如果再等一等,校车会来的。这是特别的,没有办法替代的。

未发迹的天才厨师,你会等吗?如果我向你保证。

留下的话语

人都应该学会记录,记录还没变之前的自己。

现在很宝贵,不是么?我看着杭州的夜空,被高楼的灯光映成橙红色,回想家乡,我依然可以借着银白的月光看路,偶尔也独享黑漆漆的宁静。在珍惜的日子里,总把时间看的很淡,而把人看的很重要。离开了那间教室,那扇窗,人早就已经不在了,留下的只是那天早晨,一缕阳光。

时间哪,能不能放进瓶子里,埋在幽静的荒园。13岁的日记,是否还记得怎样去写,把一件很开心的事写得那样平常,又透出一点点的喜悦。擦干眼泪,还是能够微笑。有心事,总是迫不及待地说出来,让所有人都知道。而现在,只是想找一个地方躲一躲,却又无处可躲,到处都是幸福的人,带着幸福的表情。

如果给我一本日记,我能否认出那是我高中时写的?如果能的话,一定是因为那些人的名字,一次又一次地出现。有埋怨,有依赖,这些人就是那段时光的记录,不会消失的证明。第一个喜欢的人到底是谁,在我明白的时候,我想不出答案,在我不明白的时候,我得到的答案似是而非。

日历一页页翻过,我们总是去问明天是某月某日,昨天的事来不及回想。多么的奢侈,挥霍的时间没有一点痕迹地流走。

我们是不是过于慷慨,对一个人浪费过多的时间。渐渐地,时间的口袋瘪了。是不是该多留一点时间,陪陪爸爸妈妈;是不是该多留一点时间,和好朋友聊聊天;是不是该多留一点时间,让自己的梦慢慢成长;是不是该多留点时间,留给未来有趣的事。人生的最后一秒与现在的30帧画面有何不同,为什么留到最后的那一秒,总是最珍贵的。

一个人,无论他有怎样的信仰,都不得不思考一些重要的问题,比如,生与死,时间,生命。生活的意义有很多,困惑也是其中之一。许多问题,因为想不明白,才成为精神寄托。

虽然我不明白,生活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生活依旧让我看到它是多么美丽。

守护浪漫

还记得少年时,大家有着各种各样的梦。

有多少孩子要当科学家,要当未来的爱迪生;有多少少年要做像雷锋一样的好人,要像李素丽一样被大家喜欢。有多少孩子想当漫画家而不是为了赚钱,有多少孩子想当宇航员而不怕被人笑“太天真”,有多少孩子想当厨师只因为喜欢,有多少孩子想当警察只是因为对英雄的崇拜。

然而当我们长大,一切都变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