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艺术

草间弥生展

馒头事件和艺术节

周三晚上蒸馒头,第一锅效果非常棒。

2016-08-24 23.15.53

然而第二锅的时候我忘记定时,结果锅烧糊了,馒头烧成了炭,竹制的蒸笼也烧焦了了。黑烟和呛人的味道,所幸烟雾报警器没有响。

周四晚上有个艺术节,赫尔辛基市里很多人。还没写完毕业论文的我又出来闲逛了。

这辆小电车里面是个酒吧,之前从未见过。

2016-08-25 19.30.27

芬兰锣鼓队,还邀请观众现学现卖。

2016-08-25 19.44.14

戏法,魔术师找了姑娘来配合,然后要从胸里把扑克牌变出来……警察快来抓变态 O_O 然后这个发型炫酷的少年挡住了我的镜头。

2016-08-25 20.02.13

中国戏法,三个杯子里三个球,变来变去。他好像还念了中文咒语。

2016-08-25 20.07.39

最后还变出了水果……

2016-08-25 20.10.57 2

一只大章鱼,爪子很长很长。制作材料是当地超市和店铺的塑料购物袋。

2016-08-25 20.42.09

带了巧克力曲奇来,然而并不好吃。还剩一大袋,皱眉。

吹巨大泡泡,仅限小孩子。

2016-08-25 19.49.13

孤高的艺术家,没顾客的摊主。年轻的歌手,谢幕的魔术师。我们的生活是没有滤镜的,放眼望去,都是朴素的背景,漫不经心的角色。每一点精彩,都是难得的。

海边很安静。摩天轮还在转,尽管没有什么风景。

我不是萝莉控。

Dancing Shoes, by Helene Schjerfbeck. Oil on canvas. 1882.

赫尔辛基艺术博物馆: Moomin ,艾未未,和其他人

昨天收到杨帆同学的“呼救”,寻求人帮着做模型。不知道为什么就答应下来了,好像我身边总是多“可怜人”,需要帮一把。帮人写程序、搬东西、画画、做海报这种事情我做得太多了。不是我不懂得拒绝,因为我的确很有时间。

从昨天下午,到今天凌晨4点钟。这是我做的第一个建筑模型,那种用PVC软板、透明塑料板等等粘贴起来的,盒子一样的模型。我原来也做过模型,只不过工业设计做的模型大多是泥、石膏、泡沫,那种大块大块,需要捏或者切削打磨出优美曲面的东西。我已经差不多不记得当初是怎么样熬过来的,一个月一个月,面对一堆脏兮兮的泥巴(那东西时间长了会变质发臭),恶心的泡沫(聚氨酯的粉末让人无法忍受)。现在,又是面对这从未玩过的东西。我却并不讨厌,有点略微感兴趣。这是第一个,算得上是个挑战。

你是否了解那种面临未知,不断取得进展的感觉?我按照电脑里的三位模型(那模型可谓“漏洞百出”)分离出每个面片,画下来并编号,再测量尺寸。然后将PVC板切割成零件,我的技术不赖,做得很快。但没有什么比数量更让人生畏了,我从下午4点钟一直做到0点才将每一块零件切割好。那算不上是精品,我很赶时间——我还想晚上能多少睡一会儿。那样的话明天,不,是今天,我就不会上课迟到了。将它们拼装起来比想象的简单,你可以选择尽量简化,虽然那意味着偷懒和低质量。

那个模型拼装起来不算难看,方盒子样的建筑大概都这样吧。我见过很多建筑设计,模型做得很粗糙却风格独具;而一旦做成了精致的建筑,却有点令人失望。

在回宿舍的路上,我感觉有点晕。熬夜不是一件我喜欢的事情。上一次熬夜是我在和邹洵、范腾龙做机器人的时候,我们在一个乱糟糟的实验室里待了好几天,只是吃饭的时候出来。那时我对自己说,这苦差事我再也不干了(但那正是我喜欢上做机器的开始)。走在路上,我不知道该想点什么。我想起了我刚刚来到这所大学的时候,夏天,雨后的早晨,我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画画。那时能看到窗外绿树,鸟儿的叫声听得特别清楚。

回忆的阳光不能照亮夜的路,明天会有自己的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