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日记

分手一周年

分手一周年,我们都在继续生活。没有成为路人,也未成为朋友。不会思念过度,不会惶恐不安。曾经不够了解,如今更不相知。学姐不是原来的学姐,学姐还是学姐。独立,敬畏,理解,纵容。绕了一个好大的圈,回到了少年的无知。

土豆柿子不能多吃

上个月上了一门课,主要讲 Leadership 的。其中有一篇论文,以安然和雅虎为例,论证 Strategy As Simple Rules 。当然这篇论文是 2001 年发表的,那时候安然的骗局尚未被揭发,雅虎也还没衰落。

教育实际上已经偏离了朴素主义,他们提出一两个新概念,如果能找到些例证,那就成了。事件的发生都具有偶然性,这往往是研究所无法解释的。因为众多条件无法还原,复制模式的不确定性非常高。大部分的非科学研究成果,不论是基于数据还是逻辑,都不甚可靠。问题太复杂,理论更复杂。很多关键环节只能用“我认为”的逻辑,这就不靠谱了。

每天早起然后听一整天课,累。有时候回家太累,就去吃汉堡王。可乐还是含糖的好喝。

昨天看了朱利安·阿桑奇的采访。他已经在厄瓜多尔大使馆避难四年了,与世隔绝,几乎失去了所有自由。或许那种每天都可能死去的感觉,我们穷尽一生也不能体会。他是个悲剧色彩的英雄,他活在另一个世界。

One of the best attributes of human beings is that they’re adaptable; one of the worst attributes of human beings is they are adaptable. They adapt and start to tolerate abuses, they adapt to being involved themselves in abuses, they adapt to adversity and they continue on.

人类最大的优点是适应性,这也是最大的缺点。他们适应了痛苦,忍受虐待压迫。他们也适应了逆境,继续前进。

大雪,最后一颗苹果还没有落。

心如室,贵在无杂物。既不要经历太多,也不要体验太少。无空虚,无烦恼。像这样写一篇日志,稍稍满足了对生活之期望。

遇见几个人

中午在学校食堂吃饭,遇到了土耳其同学 Orcum 。他原来是和我一个班,现在转去 Product Design 了。和身边那些标准 Service Designer 不一样,他总是很一针见血地批判 Service,Experience 和 Strategy 什么的。

产品设计,创造力和原材料来源于设计师自身。设计师对自己的设计负责,没有既定流程和方案,每一步都能直接看到设计的结果。好就是好,不好也藏不住。每时每刻都在修正,再试。他们遇到的 Negative 可能比 Positive 更多。对结果不满意,就是自己的失败。因为那设计,都是从你的灵魂里诞生出来的。

服务设计,有好多方法。数据从用户那里来,从企业那里来,从环境那里来,你是采集者。靠数据做设计,那更像是计算。大家歌颂创造,粉饰前景。一直相信自己在做绝佳设计,因为看不到它。严肃的艺术家,与空气雕塑。当设计完成,它被交给其他人,其他部分。它已经不是你的孩子了。

遇上不认识的学妹,问我的名字。她说认识我,从网上读到了我的博客。

在汉堡王吃大份汉堡。有个老婆婆背着很多垃圾袋,颤颤地走过去了。我们学的设计,对他们来说,什么用也没有。设计不能改变世界,它只能让幸福的人更加幸福一点,然后对不幸的人,一声抱歉。

十月四日,赫尔辛基动物园免费开放。

已是多么长的离别

天气,未知。

我整天都在家里,踏不出门。窗外的那小树,苹果已经是暗红色。就这样散落在草丛里,只有昆虫来吃。白天依然很长,阳光却没有盛夏那样恣意。凉凉的空气让我咳着,发觉自己的羸弱。从窗子飞进来的异国小虫,初时很吓人,现在觉得很蠢。

手机里有各种各样的聊天软件,却找不到一个可以发送的账号。这个时代的我,想要可以无视意义的交谈。如果活在短信的时代,我还能慢慢地拼字,每一条信息都会激动地等好几分钟。如果活在电子邮件的时代,我还能写一段长长的心情,好好打磨每一点果敢温柔,撒娇任性。如果活在书信的时代,我还能用一张小小的纸,别扭的字迹,浅浅地关心。

爸爸妈妈在老家盖新房子,很期待新的家。怀念小时候喜欢和妈妈一起养花种菜,与兄弟姐妹玩耍。或许回家种田也不错,可惜要从头学起。要教我的孩子,不要捉蚂蚱和螳螂来吃。还乡的愿望,总是留在最后。

外面有无限的美好景色,或近或远。做不了一个背包客,总是走不远。有远行的能力,却总少些动力。双脚能走到的地方,就已满足。回想去过的地方也不错,圣彼得堡,塔林,慕尼黑,苏黎世,香港。旅游其实并不好玩。错过火车,错过飞机的笨蛋,应该早早打消这种旅行的念头。匆匆忙忙的话,只能看看一些知名景点。我却偏偏喜欢无名的街区,偏僻的去处。

还是要用心学习,虽然越发枯燥。学习和工作,可以维系自身的秩序。失去秩序的人类,多是毁灭了。

零点三十三,借着音乐继续写。

作为独居者,时而不快,时而幸福,皆莫能名。若没有现在的状况,或许不会真正思考一些简单的问题。更肆意妄为地计划,更直白明了地行动。读读希特勒,看看马克思。一些有用无用但有趣的知识,总是很喜欢用来填补脑内空白。有些枯燥的游戏,奇怪的漫画也是最爱。减少对人际关系的期望,就能享受安宁的生活。如果它是对你有意义的。

李小龙真是了不起,因为他说了

Don’t think. Feel.

那些具有种种名义的,消失得更快。重要的是可感不可知。抛开称谓,我们都是人呐。即使讨厌喜欢的人,痛恨深爱的人。即使对不重要的人偏偏执着,对珍贵的人轻易放弃。即使幸福却不满足,悲惨却心安。即使对大起大落全然无感,却又在平凡的某天幡然醒悟。放弃了争论,才得到结论。

难怪那么多人,最后都疯掉了。

想念的人,都已是如此遥远。想不起名字和样貌,想不起为何牵挂。像梦一样模糊,没有实感。总想创造一种不可能存在的现实,有期待发生的一切,在过去没来得及的时间。以往的意外也并不讨厌,还挺有趣的。不会再感到空荡荡的了。

两点三十六。

2016-08-26-20-25-19

馒头事件和艺术节

周三晚上蒸馒头,第一锅效果非常棒。

2016-08-24 23.15.53

然而第二锅的时候我忘记定时,结果锅烧糊了,馒头烧成了炭,竹制的蒸笼也烧焦了了。黑烟和呛人的味道,所幸烟雾报警器没有响。

周四晚上有个艺术节,赫尔辛基市里很多人。还没写完毕业论文的我又出来闲逛了。

这辆小电车里面是个酒吧,之前从未见过。

2016-08-25 19.30.27

芬兰锣鼓队,还邀请观众现学现卖。

2016-08-25 19.44.14

戏法,魔术师找了姑娘来配合,然后要从胸里把扑克牌变出来……警察快来抓变态 O_O 然后这个发型炫酷的少年挡住了我的镜头。

2016-08-25 20.02.13

中国戏法,三个杯子里三个球,变来变去。他好像还念了中文咒语。

2016-08-25 20.07.39

最后还变出了水果……

2016-08-25 20.10.57 2

一只大章鱼,爪子很长很长。制作材料是当地超市和店铺的塑料购物袋。

2016-08-25 20.42.09

带了巧克力曲奇来,然而并不好吃。还剩一大袋,皱眉。

吹巨大泡泡,仅限小孩子。

2016-08-25 19.49.13

孤高的艺术家,没顾客的摊主。年轻的歌手,谢幕的魔术师。我们的生活是没有滤镜的,放眼望去,都是朴素的背景,漫不经心的角色。每一点精彩,都是难得的。

海边很安静。摩天轮还在转,尽管没有什么风景。

八月半

新学期开始,最后选了一门英语课,一门设计趋势分析。这是我最后一个学年。不是新人,也不成熟。

我现在很少出门了。门外好像没有什么可以召过去的。大概是我认识的人太少,兴趣也不多。我每天就从小小的窗外望那棵小苹果树,其实它还是海棠。早晨或傍晚,我会穿戴整齐,出门倒垃圾,收信。

天气很冷,晚上睡不好。常会梦见我喜欢的女孩子们。想起教室,车站,山路,峡谷,小岛,轮船,游乐园,水族馆。还有年幼的我,在小菜园里给番茄苗浇水。

昨天去吃 Kebab ,新店员用土耳其语和我打招呼。几个大叔坐在各个角落,互相离得很远。我们在此刻成为了同一类人,虽然找不到有意义的理由。我突然想,我得找个喜欢 Kebab 的姑娘结婚才行。

学校走廊的一扇窗。

2016-08-17 17.27.48

六月末,杭州的连阴雨刚结束,保定的雨水刚开始。不一样的热。而 Espoo 和 Helsinki 还是很凉爽,晚上五六点钟才有点热。

前几日去医院检查两次,第一次验血和测心电图,第二次测肺功能。目前的真实体重 55 kg ,真实身高 174 cm 。舌头上破了一个伤口,半个头都疼啊。据说盐水漱口管用(来自百度经验)。每日去小区的免费健身房锻炼,玩会儿游戏,看会儿动漫,其余的时间都在好好工作。

在宁静,整洁,绿树成荫,不与人接触的地方生活,有的人会发疯,有的人会颓废。我们的思想已经无法重返自然。

七月的目标:

  1. 完成网站的第一版,投入使用。
  2. 写毕业论文的第一章。
  3. 去动物园散心。

最近在看《男子高中生的日常》。

六月已去大半。

赫尔辛基一带的气温忽然变得很低,出门总带外套和雨伞。雨伞还是彩虹伞好呢,在 Tiger 买了一把,也不贵。

续签证的麻烦还是每年一次,今年更棘手。好在就快毕业,不需要怕。和人打交道,总会遇到顺利和不顺利的情况,若能真得看开就好了。我还需磨练。

创业的事情在慢慢进行,网站已经快要完成投入使用,最后的完善和修补却是件熬人的活儿。

看似挺顺利的呀,虽然遇到的全是不顺利的情况。明明想要放松一下,却还是停不下来。有时间休息的时候,已经睡不着了呀。

昨天是暴雨,让我想起六月这个时候的杭州。杭州是一个浪漫的城市,多半是因为雨水和撑着伞的男男女女。

此时你已回到祖国了吧,愿你一切顺利。山重水复,柳暗花明。

雨后的小路上,有慢慢爬的蜗牛。我们有天也会长出硬壳,但保留着柔弱,也好。

Wake up, wake up.

写日志的时候常常过了午夜,所以内容是关于昨天的。

早晨起床,拉开窗帘,阳光照进房间,暖。屋子不保暖,暖气也不热,夜里总是睡得冷冷的。

今天做了不少事,为 KDE 做了一些翻译,为创业项目写了几段代码。感觉肚子饿的时候,效率很高。

牙疼。照镜子看看,下边的牙齿还真是歪得离谱。

去参加了一个创业讲座,介绍股权分配的问题。遇到一个胖胖的眼镜娘,果然眼镜什么的最萌了。

在 Minecraft 里挖了一个巨大墓穴,却在里面迷路了而放弃。又开始玩《火炬之光》,一个人在荒野中探索,被包围,只能逃跑。

季节太长,后一半都用来无所事事盼望下一个季节了。回忆几年前的六月,总是下雨,有爱咬人的蚊子。想念越多,记忆就被篡改越多,好像还有了背景音乐和旁白。

无法分担,你的喜与忧。

这两天参加了一个叫 TeamUp 的活动,就是有创业想法的人,有不同能力的人组成创业团队。

我和 DYX 已经开始创业三个月了,工作进展也不错。来 TeamUp 的主要动机实际上是因为想参加创业比赛 Summer of Startups ,团队只有两个人的话,不容易被选上。于是后来我们遇到了四个新加入的成员,两个商业背景的,一个管理背景的,一个计算机背景的。

之前看 Paypal 创始人的一段谈话

“大部分年轻创业者最可能犯的致命错误,就是和一个错误的人一起创业。他说他最喜欢问创始人和合伙人都是怎么认识的,如果答案是大学或者工作中就认识对方,彼此了解对方的优缺点会是他比较看好的团队,而如果创业者回答我们是在一两周前的某个大会上认识的,或者刚好有个好的点子一拍即合就一起创业了,那就只能呵呵了……”

超级不安。

这个活动要每个团队都上台介绍自己的点子和团队,然后评选。准备 PPT 的时候新团队有很多矛盾,我和 DYX 吵了两天。上次跟人这么吵架还是大二的时候跟刘旭学长。有种啥都不想干了的冲动。虽然认识到是自己情绪化的问题,但是不愿意服气。

最近搬家,门牌还没有摘走。我曾觉得我会在这里一直幸福地生活,只要努力的话。很慌,对所有事情都抱有敌意。

心里很难的时候,想要是有个人能够在身边安抚一下……然而人的问题最终都是要自己解决的。越被关心,越不开心。

又一次大雪纷飞,零下二度比零下二十度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