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A/a little pain

两年前。

“学姐在看什么?”

“NANA 。”

“NANA 是什么?”

“NANA 就是 NANA ~”

昨天获得了 KDE 的代码提交权限,成为正式开发者。今天用 Subversion 提交了第一个 Commit 。纪念一下。

天然的圣诞树

昨晚在小区的 Christmas Party 上玩类似投壶的游戏,用乒乓球投杯子。这条刚切了个痦子缝了两针的胳膊居然得到了全场最高分,三战三胜。Mr. Professional 感觉甚好。

外国纸牌游戏 Bus Driver 和 King’s Cup 。

窗外静静地落了雪,我们也有了圣诞树。

素食三明治

前天英语课完结,感觉同学和老师都如释重负。状况不断,意外频出的这门课,还是完成了所有预定内容。在中国时的英语课教了很多严谨的语言规则和用法,而这里讲的则是如何灵活地说话,既有礼貌又符合逻辑。甚至有如何去与人搭讪,争论,打断。

今天是 Internet Technology 的最后一课。我们吃着薯片和饼干,老师大谈比特币,加密,Tor 和洋葱路由。在深网中,各种非法交易,色情,赌博,毒品,军火,几乎没有任何限制。醉心于此的我辈,并不在意技术之利害。总会有人被好奇心驱使,涉足一些阴暗的领域。即使有人阻止,好在无人阻止。

至此完成在阿尔托大学的全部课程,欢呼。

下午参加了学长们的毕业典礼。一群写不完毕业论文的人,送一群写完毕业论文的人。晚上大家吃饭聊天。要了一个素食三明治,然整块的蘑菇和大片的茄子竟咬不动,面包却捏散了。吃了许多薯条,饱。

开一瓶香槟,浅尝一杯。夜色醉人,想把世界一口吃掉。

草间弥生展

我大概很想念你

这周开始了人生最后一门课,名为 Internet Technology & Techniques 。光头老师似乎也是个经典黑客,我们鼓捣了各种合法/非法的计算机技术。在这种轻松愉快的氛围里结束学业,也是一种幸福。

我们一直都不是在开始一段新旅程,而是把已经开始的生活完成。

周末在 Christmas Market 摆摊,推广我们的网站 Santakani 。看到了很多喜欢的东西,漫画书,明信片,画,首饰,陶瓷。买了一幅萌萌的画,挂在房间里。希望可以多一点平静和安心。

看过了热闹,回到了孤单。像是恋爱又失恋了一样。

中学的时候,会在 QQ 空间里发一些莫名难懂的状态/签名,取一些不可思议的昵称。当中二病遇到思春期。花了好多日子完成的课间画册和睡前诗集,不知道哪年就扔掉了。

想念你,总是不开心的晓也。

廉价饼干不好吃

去超市的时候,总是看到很多看起来好吃的饼干。然而最后往往会买那种价格便宜的大大的一包饼干。不好吃呀不好吃呀,这一大包什么时候吃得完。

节约不是买最很多便宜的饼干,而是买的饼干都要开开心心地吃完。

去买饼干吧,买到好吃的,会很幸福;买到不好吃的,会成为哲学家。

Couple

最近读了很多芬兰独立设计师的故事。有些人因为设计而一起工作,相恋,结为伴侣。夫妻经营设计作坊真是令人羡慕。有时间的自由,可以在一起工作,又不会乏味,志趣相投,互相理解欣赏。在平实的生活里发现点点滴滴的趣味。

或许这只是局外人的想象吧。

二十五岁快乐

昨天是二十五岁生日(农历)。收到爸爸妈妈和姐姐的祝福,在中国和欧洲的朋友的问候。晚上借了小区的 Club 办生日聚会,邀请了在芬兰的朋友们。收到好多礼物:毛绒兔子,画册,茶叶,红酒,蛋糕,盆栽,蜡烛,iittala 的杯子。做了一些简单的食物(大部分都是玥辛做的):三文鱼,鸡翅,批萨,拍黄瓜,法棍面包,酱牛肉(梁效涵带来的)。喝了一点酒,切了生日蛋糕,吹了火柴(没有小蜡烛,用火柴代替),拍了照片。许了个愿:成家立业,兴国安邦。大家互相介绍,轻松地聊天开玩笑。看了一半的《你的名字。》。

2016-11-22-21-19-06 2016-11-22-22-05-55 2016-11-23-21-55-43

《初恋僵尸》

峰浪りょう所著的校园恋爱漫画。风格有些怪诞,但主线故事很有趣。

52_1747

普通的高中生久留目太郎,没有恋爱经验。好友八代龙和江火野芽衣一直对他十分关注。偶然的意外,太郎被棒球击中头部昏倒。以为要死去的太郎向神明许愿,想要谈一次恋爱。醒来之后,却看到了惊奇的一幕:空中漂浮着的美少女。

少女能叫出太郎的名字,但太郎却记不起她是谁。没有实体,其他人也不能看到,果然是幽灵吧?踏出病房的太郎,发现整个世界都飘满了其他幽灵少女。跟随太郎的少女唱起了英文字母儿歌,念不好 LMN 的少女,唤起了太郎的记忆。他不由自主地说出:

I LIKE YOU EVE.

那是幼儿园的时候,太郎在英语教室遇到了一个名叫 EVE 的同龄女孩。EVE 总是背错英文字母的 LMN 而被太郎笑话。他们非常喜欢彼此,那句 I LIKE YOU EVE 便是太郎与 EVE 的初恋。后来年幼的 EVE 随父母搬家到国外,含泪告别了太郎。

而眼前的 EVE 的幽灵竟然已经长大,成为了太郎喜欢的最可爱美少女。

通过观察周围的人和幽灵,太郎发现这些幽灵是每个男性的初恋对象。在恋情实现之前,她们会一直以幽灵的形式存在。而且只有太郎可以看到漂浮在空中的她们,并将她们称为“初恋僵尸”。初恋表白成功的话,初恋僵尸就会修成正果而消失。而真正的 EVE 远在外国,太郎似乎要和他的初恋僵尸伴随一生了呢。

巧合的是,EVE 居然在此时转学回来,与太郎重逢。更令人惊讶的是,EVE 指宿凛凛澄居然是个男生!还是人见人爱的白马王子。太郎十分苦恼,为什么小时候会把 EVE 错认为女孩子,还把长大的她想象成了漂亮的美少女呢?指宿凛凛澄说是小时候被母亲打扮成女孩子,所以令太郎误会了。而太郎为了让 EVE 修成正果,只好硬着头皮和身为男生的凛凛澄表白,却惨遭拒绝。爆炸性大新闻让太郎成为了知名人物,形象也由“节能男”变成了“基佬”。

此后,能够看到初恋僵尸的太郎和 EVE,一直在帮助身边的人们实现初恋,避免初恋僵尸因为恋情破灭而黑化暴走。而指宿凛凛澄也展现了能看到初恋僵尸的能力!只有久留目太郎和指宿凛凛澄能够看到初恋僵尸的世界。而指宿凛凛澄的能力则是在幼年分别之时,被太郎撞到头而获得的。这份能力给指宿凛凛澄的童年带来了极大的困扰,于是他转学回来找太郎,希望解决这个麻烦并向太郎复仇。然而指宿凛凛澄真的是女生,为了报复太郎才装作男生出现。对太郎的不满,其实是因为太郎忘记了她。而她依然对太郎抱有复杂的感情。

离别之日的真相,奇怪的能力,初恋僵尸 EVE 的存在。两个人在初恋的谜题里越走越近。

久留目太郎和 EVE 之间的感情,既不是人与物的感情,也不是人与人的感情。EVE 是太郎幻想出的初恋僵尸,却有着自我意识。与原型指宿凛凛澄的执拗和口是心非不同,EVE 毫不掩饰毫不动摇对太郎的爱意。而太郎也渐渐地喜欢上了 EVE ,把她当作真实存在的。甚至不希望初恋达成而使 EVE 消失。仿佛是一场存在于青春期妄想的恋爱故事。

而太郎和凛凛澄之间,则是高于友情的某种特殊情感。以为凛凛澄是男生的太郎,仍然无法忘记初恋的那个小女孩。虽然被凛凛澄讨厌,仍然想要靠近她,了解长大后经历了很多的凛凛澄。而凛凛澄则既有对太郎的怨恨,却又还是喜欢着太郎。内心的矛盾,身份的阻碍,让这一对发展成了特殊的亲密关系。

江火野芽衣对太郎也有着超出朋友的关心,也对突然出现的凛凛澄非常在意。然而太郎和凛凛澄之间的秘密,让江火野十分困扰。仿佛那两人设了一道无形的墙,让自己无法靠近。

很多成年人都会有对初恋的幻想。即使他们已经在高中或者大学达成了初恋,仍然不妨碍他们有更加完美的期待。更早更早,在刚刚有记忆的时候。那时年幼的男孩女孩美妙地相遇。他们不会因为长大而变得疏远,厌烦,不会因为升学搬家而抛弃彼此。即使分离,仍会不顾一切地抓紧彼此。即使没有开花结果,也会将这段漫长的旅程珍藏在心间。而现实的初恋,有些开始得很普通,结束得很仓促,年少无知,令人悔恨不已。如果能重新经历青春,我们会更努力,更聪明,更坚强吧。

名为初恋的僵尸,是永远不会消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