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记事

中秋节和玥辛,小童,Paula 去了一家蒸汽朋克风格的酒吧。在芬兰也就去过两次酒吧,上次也是和 Paula 一起。自己一个人是完全不会想到来这里的。玥辛说,听你讲要来酒吧玩,大家都吃了一惊。其实最奇怪的是,为啥庆祝中秋节要来酒吧呢。

向玥辛学着点了一杯酒,告诉调酒师你想要什么感觉的,他会发挥创意给你调一杯。得到的东西总是出乎意料,比如我的是一种奇怪的水果调配而成,酸酸涩涩的无酒精的酒。小童喝了一杯又点一杯,如果不是因为心疼钱的话,她大概要一直喝下去吧。

酒吧里到处是各种十九世纪的装饰。吧台上吊着一个飞艇,墙上装的是各种蒸汽管道和机械仪表。随处可以见到飞行员的眼镜,或是潜水员的头盔。大概是海底两万里那种感觉。参加完活动的芬兰学生,在酒吧里坐得满满的,走了一拨,又来一拨。舞台上的重金属摇滚歌手用尽力气嘶吼,面对面都能很难听见谈话的声音。偶尔从管道喷出的蒸汽,像是原始潜艇里的某种机器在运作。

互相品尝了以下别人的酒,分了一块蛋黄莲蓉月饼,还有芥末豆。聊了好多好多,直到乐队演出开始,说话的声音几乎完全听不到。

上一次聚在一起,还是夏天最明媚的时候。太阳好像不会落下,人也会忘记回家的时间。

每天晚上,打开台灯,拿起铅笔,伏在画纸上画一些喜欢的东西。画画的时候,时间会很快地过去。只要能稍微温暖自己的话,这样继续画下去也不错。

前些天,发狂一样地想离开芬兰。在这里孤身一人,好像在慢慢地枯萎下去。在这里或是在其他地方,又有多少不同呢。如果一直去追随或依赖某个人的话,会永远孤独下去的。那些幸福的人,大概都是能从不断变化的环境,和来来往往的人之中,获得温暖的吧。那些像水和空气一样平常的陪伴,才是好好活下去的关键。

要表达自己,确实是很难的。

即使是这样,也要一遍遍去表达那些重要的东西呀。

2017.10.0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