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没有更新博客了,一来时间不多(我写得很慢,可能要花上好些小时才有一篇半幅),二来有很多不是确定的事不知道要如何言说。

大概在二月的时候,我才翻了一下学校的毕业时间表,本来计划赶四月的期限,最后拖到了五月末。毕业设计是颇费功夫的,心思和气力都用尽了。最后的几天,都是写到后半夜。五月二十三日清晨,最后一次保存,再也改不动了。

那天天气格外好,时隔数月,再次复习了一次去 Arabia 的路线。在论文写完前一直有种对学校的恐惧。这天 Aila 一直在等人来,这次可以送她一份礼物了。在芬兰,很多人不把毕业看作一个 Deadline,只有自己觉得够了的时候才会离开。

I have had enough.

在赫尔辛基跑来跑去,找一个能够打印论文的地方。那是我最后的焦虑了。稍微歇息的时候,回忆这三年间的雪泥鸿爪。一无所知地来到这里,漫不经心地过了一年。直到琛忽地走了,我才意识到自己选择来到芬兰,一定是要有某个意义的。之后的日子,我的叛逆和孤高都弱化了。那些我从来没有时间了解的朋友,渐渐填补了被搬空的世界。那些曾经觉得很无聊的课业,也有了新的理解。

在学校学到的最后一件事——这世界上我不知道的和不理解的还有很多。然而那部分,我应该到另一个地方去找。

在毕业论文完成的前两天,得到了第一个工作 Offer。大概投了二十份简历。找工作的过程可能深刻地改变了很多人。即使在周围人眼中闪亮夺目,也是屡败屡战。渐渐地乱了阵脚,不知道是哪里错了。被人选择的状况,总是不让人舒心的。我大概是很幸运的,这个过程只一个月便结束了。

买了一张动物园的年卡,常与飞禽走兽为伴。赫尔辛基动物园在一座小岛上,这个季节常有雨水和冰雹。虽然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做,我还是会花上几个小时在这里发呆。那些烦恼,都留在了海对岸。我暂时只是一个无状态的人,没有在写论文,没有在找工作。围栏里的山羊在咀嚼青草,围栏外的我在咀嚼时光。

回到我的小屋,不停地思考同一个问题:我要回哪里去。

那次骑车走了很远,遇到一个不知名的小湖。曾想找一个如此清静之所隐居,但果然还是不行的吧。

2017.06.0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