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候常常抱着这只兔子玩偶,望着窗外的夜色发呆。遗落很久之后,还是会想起它,想起那时的我。白天休息,晚上进行光合作用。打开身体的每一个气孔,吸收着世界的孤独与思念。琛,你是否也觉得,那时我们的不安与困扰,也是我们喜欢彼此的地方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