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花树

在我住的木屋二楼房间窗外,有一株开满粉色花的树。芬兰的冬天很长,夏天很长,于是春天很匆忙。看着它繁盛得如此张扬,久居家中的人也觉得浪费春日的自由是大罪。

每天阳光最好的时候,我也会出来活动一下。附近有个免费的健身房,锻炼的时候想我以后也能参加大力士比赛吧。(那比赛我每年都看。)沿着小路走进未曾知晓的森林,发现一片小小的足球场。我想学踢球,又怕买了足球之后半途而废。扰。

大多数时候,我都是很着急地醒来。拉开窗帘,正好是朝阳直射在桌上的角度。慢慢回忆起昨日悬而未决的问题,继续探究。不靠定时闹钟,已经很难控制做饭的时间。不管问题是否得以解决,时间都会过得飞快。

前日,还因为高中临近考试的梦而慌神。这些奇怪的梦困扰我很多年。那时候像暗中寻路,只能看到前面一点点,忧虑太多。从高中到大学,变得最多的不是理想,而是描述理想的方式,和在理想之前的心态。

找一个目标,比如成为 Design Director ,发一篇 Nature ,然后规划最有效率的路线。

或者把自己现在在做的事,比如健康生活,比如了解世界,比如认识自我,继续下去。

人不管受过多少教育,最擅长的逻辑仍然是类似贪婪算法。做好现在,选择一种很近的未来。终点不确定,但应该不会太糟。世界是一个近乎无限的有向图,而很多路径都不可知。在寻找最优解的过程中,已损失太多时间。

那盛开的花也在宁静地老去。

不管我们是好是坏,都不会增减别人生命的光彩。现在的孤独安稳,是牢狱也是乐园。我们终将离开。

Have a good day.

2016.05.2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