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生活

夏天就要过去了呀,可是你还是哪里都没有去。

持续拔牙补牙的生活,着实是煎熬。

夏天就要过去了呀,可是你还是哪里都没有去。

过去认识一个人,总是靠一时直观的感觉。只是因为被说了不喜欢听的话,就不要再理睬他们了。或者只是觉得他们很俗气,就不要去了解了。这真是很错误的。就像叛逆期的少年,不理解父母的辛苦,只烦父母的念叨。就像倦怠期的恋人,只感受了言语的冷淡,忘却了相互扶持的不易。那些不是很符合自己喜好的人,可能正是人生中需要良师益友。反思过往,还未来得及感谢,就已经无缘再见,是最难过的事情了。

买了一大块排骨,挂在屋里做腊肉。

周末借了活动室放电影,吃着廉价零食,点了一盏小烛。《Mr. Bean’s Holiday》和《Flipped》,都是很放松的故事。自娱自乐更需要花心思,既不要那么热闹,也不要太冷清。开心的时光过得仿佛更快,是因为我们更多地注意其他事物而忘记了记录时间。但这并不意味着,过孤寂痛苦的生活可以延长时间。因为当你去回忆它的时候,快乐的日子总是历历在目,而难过的日子却很少留下什么。

每天早晨拉开窗帘,望天空是晴是雨。

邮桶旁的小男孩与狗

傍晚七点半,不太黑的阴天。超市门外的草坪上有一个小男孩正别扭地站着。他躲在黄色的邮桶后面,好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尴尬。手里牵着的小狗呆呆地一动也不动。每当有人看他,他的脸上就飘起一副紧张的,好想赶快回家的神情。他好像马上就要爆发了。

大概我小时候也是这样子吧。熬过很多无聊的日子之后,才想到要把每个无聊的时刻都变得有趣一点。

嘿,小朋友,你看我的动作像不像 Mr. Bean?他似乎更尴尬了。

骑着我的小破车,载着一大包牛奶,意大利面和大米。回忆着爸爸妈妈载着年幼的我去看望外公外婆。没有平坦的柏油路,没有路边的茵茵青草。我总是会漫不经心地睡着。

永远地失去了一颗智齿

早晨去医院拔牙,由于出门匆忙而忘记吃早饭。打过麻药后医生说“Think something you like”。然而在我还没决定要想点什么的时候,牙齿已经被拔走了。第一颗拔掉的牙齿,就这样被丢进了医疗垃圾里。

人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毁伤。拔牙带来的感触却是比理发强烈得多。牙齿拔掉了就不会再长出来了。而且这种体验也是非比寻常,令人好奇且畏惧。

几次阴雨把夏天的余温消耗殆尽。傍晚时,荒野之上会聚集诡异的雾气。

小琛学姐近来身体状况不佳,希望她能慢慢好起来。各种大大小小的不幸,虽然外人可以尽力宽慰开解,终还是要自己承担。在改变现状之前,让内心先强悍起来。

上周五取到了毕业证,一个朴实平淡的完结。

偶然一次路过原来的住处,那屋前的草坪,孤单的秋千,和海边高高的芦苇……好像现在过的日子才是假的。

还好抓住了夏天的尾巴

悄悄地离开学校,普通地开始工作

硕士毕业前夕,找了一份软件开发的工作。一家小小的公司,原本有四个人,后来又招到我和另一个印度小伙。平时大家都被外派到其他的公司去帮他们开发软件,所以一开始都没有见过全员。工资不高也足够养家糊口,很知足。工作比较轻松,上班时间不长,也不用加班。每天下班都会骑车或徒步锻炼,周末会去动物园或者周边的森林湖泊。

我在想如果以前没有做机器人学编程的话,现在这种情况就完蛋了。首先要感谢当年在文化广场拉我加入机器人协会的春姐,车干,以及秀了一手好技术的华哥。感谢机器人协会的学长们教会我各种机械,电路,传感器,设计软件和编程。感谢小范和邹洵陪我鼓捣了好多机器。感谢印涵把我诓进学习网学会了网页编程。感谢待我入开源社区的苏姐和老K。感谢琛哥带我来了芬兰开阔眼界。也感谢浙江大学和阿尔托大学,给我这个对设计不怎么上心的学生太多的包容和鼓励。

或许在学校的这几年,只是为了找到一件真正喜欢做的事情吧。即使不受欢迎,即使成绩不佳,即使在彷徨犹豫中比别人多花了几年时光……

被预支和超支的夏天:瑞士德国游记

临走得时候,芬兰还不是夏天。

昨天才提交了毕业论文,离毕业还有一段时日。六月初就要开始上班,虽然是个很自由的工作,但是初来乍到也不能请假出去旅游。由这几个因素来看,现在是最适合出去玩一次的了。写毕业论文的日子甚是乏味,放松是必要的过程。

有快两年没来过欧洲内陆了。上一次来苏黎世只留了两日,没有仔细看各处好玩的地方。此次时间充裕,可以慢慢探索。 (更多…)

很久没有更新博客了,一来时间不多(我写得很慢,可能要花上好些小时才有一篇半幅),二来有很多不是确定的事不知道要如何言说。

大概在二月的时候,我才翻了一下学校的毕业时间表,本来计划赶四月的期限,最后拖到了五月末。毕业设计是颇费功夫的,心思和气力都用尽了。最后的几天,都是写到后半夜。五月二十三日清晨,最后一次保存,再也改不动了。

那天天气格外好,时隔数月,再次复习了一次去 Arabia 的路线。在论文写完前一直有种对学校的恐惧。这天 Aila 一直在等人来,这次可以送她一份礼物了。在芬兰,很多人不把毕业看作一个 Deadline,只有自己觉得够了的时候才会离开。

I have had enough.

在赫尔辛基跑来跑去,找一个能够打印论文的地方。那是我最后的焦虑了。稍微歇息的时候,回忆这三年间的雪泥鸿爪。一无所知地来到这里,漫不经心地过了一年。直到琛忽地走了,我才意识到自己选择来到芬兰,一定是要有某个意义的。之后的日子,我的叛逆和孤高都弱化了。那些我从来没有时间了解的朋友,渐渐填补了被搬空的世界。那些曾经觉得很无聊的课业,也有了新的理解。

在学校学到的最后一件事——这世界上我不知道的和不理解的还有很多。然而那部分,我应该到另一个地方去找。

在毕业论文完成的前两天,得到了第一个工作 Offer。大概投了二十份简历。找工作的过程可能深刻地改变了很多人。即使在周围人眼中闪亮夺目,也是屡败屡战。渐渐地乱了阵脚,不知道是哪里错了。被人选择的状况,总是不让人舒心的。我大概是很幸运的,这个过程只一个月便结束了。

买了一张动物园的年卡,常与飞禽走兽为伴。赫尔辛基动物园在一座小岛上,这个季节常有雨水和冰雹。虽然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做,我还是会花上几个小时在这里发呆。那些烦恼,都留在了海对岸。我暂时只是一个无状态的人,没有在写论文,没有在找工作。围栏里的山羊在咀嚼青草,围栏外的我在咀嚼时光。

回到我的小屋,不停地思考同一个问题:我要回哪里去。

那次骑车走了很远,遇到一个不知名的小湖。曾想找一个如此清静之所隐居,但果然还是不行的吧。

大海的颜色

有时晚上睡不安稳,起床迷糊地对着镜子看乱糟糟的头发和红红眼睛。

散步的时候向海边走了很远。结冰的路面,昏暗的树林。工厂的烟囱,似乎也成了景致。路灯的光让人感觉不舒服,沉闷得发不出声。路上遇到的人,除了在打电话的,都是默默地走过去了,或者站在原地等什么。停在始发站的 112 号公交车,只有司机一人。

在自己生活的地方几步之遥,有农田,花园,丘陵,森林和马场。只有偶然的机遇之下才会选择那条岔路,决定走得远一点。即使是这种无名的景色,也能在昼夜寒暑的变化中找到乐趣。

大海其实很近,走几步就到了。大海其实很远,想象中的波纹和色彩,不在此时此地。

10000 步

今天出门的时候,遇到一对父子。爸爸给小男孩买了 PS4 游戏机,小男孩提着大大的袋子蹦蹦跳跳地走过,爸爸也是一脸满意。从旁边晃过的我,也分享了他们的大好心情。

敲出这一段文字的是我新买的键盘。在芬兰淘到英语键盘也着实不易,小开心。

小时候资源缺乏,可以做的选择很少。凡事仰仗父母,得到新物件是极大的乐事。随着年长独立,凡事都体验过一番,随心所欲。这是一个好的时代,物质和信息都相当丰富,也更加自由。节制之少,让物质的乐趣变得难得。在异国,吃到家乡的小吃会很幸福,下午晒着阳光与人聊天大概也不错。要列一个清单,大大小小的愿望全部找回。

人每天所需运动量是走一万步,但我的计步器好像不太准。

几日前,与学姐通信。赫尔辛基与上海,在不同的地点,时间的属性也不一样。时间是人的资源,或者人是时间的原料。这一辈的好多人,都还没有长大。站在岸上不想下水,或者已经被急流冲走。又一天我也会安稳地生活,但现在还不用。

这几日晴朗明媚却也寒冷,出门时瑟瑟发抖。临时的寓所,堆满了未开封的行李。

那时候常常抱着这只兔子玩偶,望着窗外的夜色发呆。遗落很久之后,还是会想起它,想起那时的我。白天休息,晚上进行光合作用。打开身体的每一个气孔,吸收着世界的孤独与思念。琛,你是否也觉得,那时我们的不安与困扰,也是我们喜欢彼此的地方呢。

一周的进展

本周做了 Santakani 网站首页的改版。

对比旧版,新版将首页/设计/设计师三个列表页面合并为全新的首页。导航栏因此得到简化,只有 Design,Map 和 Story 三个选项。首页顶部采用了一种浅色有机纹理,取代了滚动的图片。文字也大大简化,更注重表达简介明了的含义,无需深度阅读。列表我最终还是决定用设计师作为主体,一行照片,一行产品。希望每个设计师的设计风格得以表达,而不是被散落在随机的产品列表中。图片采用了类似 500px 的等高填充布局,让横版和竖版的照片都能完美呈现,只做微小裁剪。

本周做的另一个项目是 openSUSE 的新网站主题。

试用了 Bootstrap 4 Alpha 6 版。虽然还有很多小缺陷,但整体上非常棒。使用 Bootstrap 自身的 Utility 类就能调节各种布局,大大减少了自己写 CSS 的工作量。

在 Google+ 上分享这个 Demo 之后得到了很多好评,感觉动力满满。

另外参考 KDE 的翻译项目,给 openSUSE 的文档项目添加了 XML ↔ PO 转换功能,这样就可以利用 Weblate 网站翻译文档。

毕业设计艰难进行!做了一次范围更大的问卷调查,参与调查的女性 100%,好像很不科学的样子。或许就像老师曾说的,女性更热衷于参与和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