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生活

大海的颜色

有时晚上睡不安稳,起床迷糊地对着镜子看乱糟糟的头发和红红眼睛。

散步的时候向海边走了很远。结冰的路面,昏暗的树林。工厂的烟囱,似乎也成了景致。路灯的光让人感觉不舒服,沉闷得发不出声。路上遇到的人,除了在打电话的,都是默默地走过去了,或者站在原地等什么。停在始发站的 112 号公交车,只有司机一人。

在自己生活的地方几步之遥,有农田,花园,丘陵,森林和马场。只有偶然的机遇之下才会选择那条岔路,决定走得远一点。即使是这种无名的景色,也能在昼夜寒暑的变化中找到乐趣。

大海其实很近,走几步就到了。大海其实很远,想象中的波纹和色彩,不在此时此地。

10000 步

今天出门的时候,遇到一对父子。爸爸给小男孩买了 PS4 游戏机,小男孩提着大大的袋子蹦蹦跳跳地走过,爸爸也是一脸满意。从旁边晃过的我,也分享了他们的大好心情。

敲出这一段文字的是我新买的键盘。在芬兰淘到英语键盘也着实不易,小开心。

小时候资源缺乏,可以做的选择很少。凡事仰仗父母,得到新物件是极大的乐事。随着年长独立,凡事都体验过一番,随心所欲。这是一个好的时代,物质和信息都相当丰富,也更加自由。节制之少,让物质的乐趣变得难得。在异国,吃到家乡的小吃会很幸福,下午晒着阳光与人聊天大概也不错。要列一个清单,大大小小的愿望全部找回。

人每天所需运动量是走一万步,但我的计步器好像不太准。

几日前,与学姐通信。赫尔辛基与上海,在不同的地点,时间的属性也不一样。时间是人的资源,或者人是时间的原料。这一辈的好多人,都还没有长大。站在岸上不想下水,或者已经被急流冲走。又一天我也会安稳地生活,但现在还不用。

这几日晴朗明媚却也寒冷,出门时瑟瑟发抖。临时的寓所,堆满了未开封的行李。

那时候常常抱着这只兔子玩偶,望着窗外的夜色发呆。遗落很久之后,还是会想起它,想起那时的我。白天休息,晚上进行光合作用。打开身体的每一个气孔,吸收着世界的孤独与思念。琛,你是否也觉得,那时我们的不安与困扰,也是我们喜欢彼此的地方呢。

一周的进展

本周做了 Santakani 网站首页的改版。

对比旧版,新版将首页/设计/设计师三个列表页面合并为全新的首页。导航栏因此得到简化,只有 Design,Map 和 Story 三个选项。首页顶部采用了一种浅色有机纹理,取代了滚动的图片。文字也大大简化,更注重表达简介明了的含义,无需深度阅读。列表我最终还是决定用设计师作为主体,一行照片,一行产品。希望每个设计师的设计风格得以表达,而不是被散落在随机的产品列表中。图片采用了类似 500px 的等高填充布局,让横版和竖版的照片都能完美呈现,只做微小裁剪。

本周做的另一个项目是 openSUSE 的新网站主题。

试用了 Bootstrap 4 Alpha 6 版。虽然还有很多小缺陷,但整体上非常棒。使用 Bootstrap 自身的 Utility 类就能调节各种布局,大大减少了自己写 CSS 的工作量。

在 Google+ 上分享这个 Demo 之后得到了很多好评,感觉动力满满。

另外参考 KDE 的翻译项目,给 openSUSE 的文档项目添加了 XML ↔ PO 转换功能,这样就可以利用 Weblate 网站翻译文档。

毕业设计艰难进行!做了一次范围更大的问卷调查,参与调查的女性 100%,好像很不科学的样子。或许就像老师曾说的,女性更热衷于参与和奉献。

人生精彩只因会修电脑

刚刚帮一个邻居解决了电脑连不上 WiFi 的问题。邻居是巴基斯坦男和伊拉克男,貌似年纪都比我小?为表感谢邻居留我吃了顿饭。

巴基斯坦男学护士的,还在读本科,准备继续读硕士。芬兰非常缺护士,因此是不愁找工作的,还可以一次拿到四年工作签证。

伊拉克男是以难民身份过来的,现在正在工作和学芬兰语,就快拿到芬兰国籍了。伊拉克男正准备买车,芬兰政府给各种福利。不用担心找不到工作,政府会安排好。即使没有工作政府也发补贴,生活完全不愁。

中国男表示马上要毕业,正在憋毕业论文。因为会修电脑,所以未来一片光明。

拉普兰

NANA/a little pain

两年前。

“学姐在看什么?”

“NANA 。”

“NANA 是什么?”

“NANA 就是 NANA ~”

昨天获得了 KDE 的代码提交权限,成为正式开发者。今天用 Subversion 提交了第一个 Commit 。纪念一下。

天然的圣诞树

昨晚在小区的 Christmas Party 上玩类似投壶的游戏,用乒乓球投杯子。这条刚切了个痦子缝了两针的胳膊居然得到了全场最高分,三战三胜。Mr. Professional 感觉甚好。

外国纸牌游戏 Bus Driver 和 King’s Cup 。

窗外静静地落了雪,我们也有了圣诞树。

素食三明治

前天英语课完结,感觉同学和老师都如释重负。状况不断,意外频出的这门课,还是完成了所有预定内容。在中国时的英语课教了很多严谨的语言规则和用法,而这里讲的则是如何灵活地说话,既有礼貌又符合逻辑。甚至有如何去与人搭讪,争论,打断。

今天是 Internet Technology 的最后一课。我们吃着薯片和饼干,老师大谈比特币,加密,Tor 和洋葱路由。在深网中,各种非法交易,色情,赌博,毒品,军火,几乎没有任何限制。醉心于此的我辈,并不在意技术之利害。总会有人被好奇心驱使,涉足一些阴暗的领域。即使有人阻止,好在无人阻止。

至此完成在阿尔托大学的全部课程,欢呼。

下午参加了学长们的毕业典礼。一群写不完毕业论文的人,送一群写完毕业论文的人。晚上大家吃饭聊天。要了一个素食三明治,然整块的蘑菇和大片的茄子竟咬不动,面包却捏散了。吃了许多薯条,饱。

开一瓶香槟,浅尝一杯。夜色醉人,想把世界一口吃掉。